回忆紫阳夫妇的一段奇缘(图)
 
赵大兆
 
2014-1-5
 



赵紫阳夫人梁柏琪安详过世,享年95岁。

【人民报消息】时任中共总书记、总理赵紫阳1989年6月因反对六四镇压而被撤职,后被软禁在家长达15年,于2005年1月17日去世,享年85岁。遗孀梁柏琪在2013年12月25日晚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95岁。家人表示,梁伯琪辞世时宁静安详。

2014年1月5日一位女士回忆与赵紫阳夫妇的一段奇缘。引发她写这篇回忆文章的原因是「前几天看到梁柏琪阿姨去世的消息」。赵紫阳夫妻都去世了,有些真实消息说出来就没有任何顾虑。什么消息?这老夫妻俩都与法轮大法有缘,赵紫阳本身看到法轮功创始人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而且过目不忘。

写紫阳夫妇和法轮大法有奇缘的是一位中国大陆的知情者,其父亲与赵紫阳有世交。文章说:「前几天看到梁柏琪阿姨去世的消息,感触良多,和赵紫阳伯伯和梁柏琪阿姨在一起时的一幕幕不时地在脑海浮现。」

「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期间,赵紫阳伯伯和梁阿姨曾两次来到我所在的城市。第一次来时,我父亲打电话让我去看望他们,要求我力所能及地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带着父亲的嘱托给赵伯伯打电话,自报家门,随后到他们下榻的宾馆去拜望。」听起来这位女士是位有正义感的高级官员的孩子。

她说。「虽然是初次相见,他们慈祥和蔼,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的拘束。我们在一起大多聊些家常、保健的话题,有时我会给二老送一些喜欢吃的粗粮。梁阿姨有时也到我家吃点家常饭,我也会去宾馆和他们共进午餐。」

赵紫阳的夫人是这样接触法轮功的:有一天,梁阿姨打电话跟我说她要到XX单位去听一个气功讲座,约我同去。我应邀前往,不巧的是我去晚了,没能进去。梁阿姨便中途出来和我一起散步。谈到气功,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个功法非常好,修炼「真、善、忍」,对强身健体有奇效。我举了些具体例子,她立刻表示也要炼法轮功。后来,梁阿姨到我们炼功点请了《转法轮》、炼功动作图解和其它所有资料,并学会了炼功动作。

赵紫阳也看过书练过功。这位女士回忆道:有一天,我去她(梁柏琪)那里一起学法交流。赵伯伯坐在旁边听,他不时插话说:「这个问题你们老师是这样讲的……」我觉得很奇怪,就问:「您怎么知道?」他说:「我看过书,书上就是这么讲的。」我又问:「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他说:「我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我高兴地说:「书上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修炼真、善、忍不仅对强身健体有奇效,也有益于社会安宁、稳定……赵伯伯,您也一起炼吧!」当时他没有马上表态,说要考虑考虑。后来不久,他也开始炼功。有一次提起炼静功,我说自己打坐入不了静,赵伯伯说:「我打坐时什么也不想。」

他们返回北京后,这位法轮大法修炼者也曾去北京富强胡同看望赵紫阳夫妇。「我向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洪法,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北京时,我曾经和梁阿姨一起去参加集体学法。那段时间我们感到身心愉快,一片祥和。」

「后来,赵伯伯和梁阿姨又来过一次我所在的城市。当时对他们的限制是:不许出国,不许到沿海城市。」

「赵伯伯和梁阿姨身体不是太好,炼功就是为了祛病健身,赵伯伯患有纤维肺等疾病,炼功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赵伯伯很高兴。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赵伯伯停止了炼功。」

作者最后一次见赵紫阳夫妇是进北京为耄耋之年的父亲过生日。她写道:「赵伯伯和梁阿姨都走了,他们把正直和善良留在了人间,愿他们在人间与大法结下的这段善缘能给他们生命的未来带来美好。愿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得到神的护佑。」

我和赵紫阳同姓,也许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退党后紫阳先生真正获得了自由!(人民报制作)

紫阳先生2005年1月17日去世,他的女儿王雁南发手机短讯说,他终于自由了!

后来,我作了一个梦,居然是关于赵紫阳退党的,梦是如此清晰,以致于使我无法分清这到底是不是梦。

在梦中,向我走来的紫阳先生看上去并没有临终时那么衰弱,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我欣喜的说:「您终于自由了!」他没有我预想的那么愉快,说:「我没有真正获得自由,如果你肯帮忙的话,我就真的能自由。你肯帮我吗?」

我受宠若惊:「当然肯,不过我能做什么?」

「帮我发表退党声明!废除过去我对共产党的一切誓言和承诺!」


赵紫阳儿女挽联:支持你的决定
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我想起媒体上报导过紫阳先生在软禁期间两次提出退党未果,我说:「您不是要求过退党吗?」

「那时要求退党,要等待党批准,现在是声明退党,和共产党彻底决裂,这两个本质上完全不一样。」

「您怎么发现不一样的?」

「我发现身边一些人前额上打着兽印,有人帮忙发表声明以后就没有了,可我前额上还打着兽印!我女儿说我终于自由了,到这边一看实际上我并没有真正自由,还在归共产邪魔管!」

「我一定替您做,……您怎么想到要我做呢?」

「我知道,你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尽力去做。」紫阳先生微笑着说。

「怎么不让您的孩子们去做呢?」

「他们有实际困难。不过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就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2005年3月19日,是个星期六,我受托为赵紫阳先生退了党,到今天已近九年了。

那年清明节过后的一天,我居然又梦到了紫阳先生,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梦到他。在梦中,紫阳开心的笑着向我走来,还没走到跟前,他已经伸出了右手。我只顾望着他的脸,忘记把手伸过去。那脸真是神采奕奕,好精神!和我在网络上看到的被软禁中的紫阳完全不是一个人。相差起码三十多岁!

2005年3月有八十多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2014年1月5日刚才看了一下是154,419,779人次,一亿五千四百四十一万余人。大家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