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脸上的粉底霜掉渣渣儿了(多图)
 
林凌
 
2013-10-3
 



江泽民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

【人民报消息】最近,薄家对江泽民的「控诉」,让江魂飞魄散。于是被江提拔起来的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借着自己掌握着全国的传媒大权,为江泽民唱赞歌。不过,现在看中共山寨政府的门户网站也可以看出江的颓势无法逆转。凡是歌颂江泽民的新华博客博主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不露出名字,不露任何信息。说白了,那就是江系自己在那里玩儿。

最近有个博文《卸任后江泽民如何评价自己的在任岁月?》来源是「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是怎样说的呢?「江泽民临危受命,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谁危了呢,是党危了。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就是江现场亲自指挥的。为什么要赵紫阳下去让江泽民上来?是因为江在上海对学生的镇压有功。

汉奸出身改为「革命烈士」

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来到上海的时候是1985年,这是上海市委书记陈国栋和上海市长汪道涵一起大力推荐的结果。陈和汪这么做是为了还江上青一个人情。江上青是江泽民的六叔,早年和汪道涵在一起,28岁时被流弹打死了。江泽民的父亲是家里的老大,是日伪汉奸高官,专门从事宣传工作,所以江泽民知道宣传的重要性,到现在不放宣传部门的权。为了往上爬,江泽民在档案出身一栏填写的是「革命烈士」,把死了的六叔江上青说成是养父。

江上青曾经是汪道涵的顶头上司。抗战初期,汪道涵担任江上青直接领导的中共安徽嘉山县县委书记,而陈国栋也因为江上青的大力推荐,担任了安徽灵璧县县长。

四十多年后,这两位出身华东系统的中共干部都成了封疆大吏,对假称江上青遗孤的江泽民大加扶持。

上海是好几位中共大老每年过冬必去的地方,尤其是陈云和李先念。这给了江泽民巴结权贵往上爬的可遇不可求的良机。

1986年江泽民在上海拉开了迫害的序幕

江泽民到上海时正赶上城市改革刚刚开始,百姓忽然发现副食品和其它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在一年之间上涨了百分之十七。此次物价上涨,被中共称之为物价闯关。这关不但没闯过去,反倒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不满和学潮,学生要求政府解决两个问题:一、生活费用增加;二、官员腐败的问题。

当时中央还是胡耀邦主政,胡已经开始积极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江泽民自然以改革派的面目出现。江跑到大学去对一万多名师生发表演讲,承认消费品价格的攀升出人意料,但是他又解释说市场经济最终会把价格稳定到一个合理的范围。学生们当时听信了江的话。

1986 年9月,台湾第一个反对党「民主进步党」成立,十四年后,这个党在大选中获胜,开中华民国政党轮替之先河。不少学生从美国之音中听到了这一消息,以为中共国也应该可以成立反对党,感到很兴奋。

到了年底,在安徽省基层人民代表的选举中,科大党委不准许大学生和研究生与官方指定的候选人进行竞选,直接引发学潮。12月初,中国科大等合肥高校上万名学生先后两次上街示威。消息传至上海,令学潮规模扩大,上海同济大学、交通大学学生纷纷上街响应,要求民主、自由、平等,并且提出废除专制独裁。其后学潮席卷北京乃至全国。

上海的学生要求与江泽民对话,并且提出了政治改革、新闻自由、放松控制等要求。江泽民带着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有夫之妇的姘头陈至立在86年12月8日到上海交大与学生对话。拉开了江泽民迫害的序幕。

下面是《江泽民其人》一书中对此的具体描述:

江泽民走上讲坛的时候是带着讲稿的,他带上老花镜,摊开一张纸,开始大谈经济五年计划的成果,但是这显然不是学生们感兴趣的东西,台下三千多名学生嘘声一片。江泽民恼怒的抬起头,摆出严厉的姿态盯着学生,看谁不把他放在眼里。学生们照嘘不误。有学生喊道:「你那个东西,我们在报纸和电视上天天看,现在你应该先听我们讲!」还有学生开始喊抗议口号。

江泽民指着那个嘘得最响的学生声色俱厉的说:「你嘘我是没有用的,我告诉你大风大浪我见得多了!你叫什么名字?你敢上台来吗?你敢上来讲吗?」

没想到这位学生真的起身到了台上,接过了麦克风,开始侃侃而谈他的民主观点。另外十多个学生也立即跳到台上,和江泽民面对面地站着,准备跟他理论,这个阵势让江的两腿有些发软。这些学生要求新闻自由,要求对游行示威进行公开、公正的报导,要求张贴大字报进行辩论。学生们的发言吸引了下面所有人的注意。

最让江泽民大惊失色的是,他们竟然质问到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你是如何当上市长的?」江一边尴尬地赔着笑,一边往后退,一直退到讲台边上,并趁着大家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示意陪他一起去交大的陈至立把每一个上台的学生都用照相机照下来,以便秋后算帐。

学生一阵激动的演讲之后,终于,轮到江泽民说话了,「刚才我一进到校园,就看到你们的大字报,」江尽力堆出一脸笑容说,「你们要求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这是1863年11月19日,林肯在葛底斯堡公墓为了纪念南北战争中阵亡的烈士发表的演讲。现在我想请问你们,谁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这篇演说?」

激动的学生们不知道江泽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不说话了。面对学生的沉默,惯于用作秀转移视线的江泽民恢复了自信。他挺了挺肚子,清了清嗓子,开始用英文大声背诵头一天晚上反复记忆的美国宪法的开篇部份,以及林肯1863年在葛底斯堡的演讲。

不可否认,当年处于文革之后、改革开放的初期,学生们的英文水平普遍不高,江泽民一直背到他不会背的地方才停下来,洋洋得意地问「听懂了吗?我告诉你们,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一样……」正当江泽民滔滔不绝的阐述什么民主要以党的领导为前提时,一位学生高声喊道「我们现在要有宪法规定的游行示威的自由,要新闻公开报导!」江泽民收起了挤出来的笑容,色厉内荏地说:「谁阻断交通、破坏生产,就是阻断改革,谁就要负政治责任!」这当然吓不倒学生。任何一个国家的游行示威没有不妨碍交通的,如果以此理由进行限制,当然也就不存在宪法所规定的游行示威的公民权利了。软硬不吃的学生们虽然再没机会拿到麦克风,但依然情绪激动的继续和江泽民对峙。

下午的会见长达三个多小时,气氛逐渐升温。江谎称有外事活动,离开了会场。因为心慌意乱,急于逃跑,江出门时一头撞在半开的门上,虽然伤口不深,但流了很多血。江顾不上包扎,用手捂着额头急步出门,钻进汽车溜了。江泽民的狼狈逃窜被学生们当作笑话传了很长时间。

江泽民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居然是亲自打电话给上海交大的党委书记何友声,让他到陈至立那里去取下午发言的学生相片,并叮嘱他一定要找出这些学生的姓名和所在班级。何友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声答应一定照办。

随后江泽民指示,上海交大因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必须关闭所有学生社团和学生刊物,除了舞会,不搞学生集体活动。江泽民那个时候就开始用声色犬马的方法转移民众对民主和人权的关心,这一招儿还比较奏效。等到1989年学潮兴起的时候,各地学生游行串联如火如荼,上海交大的学生照样关起门来搞通宵舞会,自此以后直到89年北京学生5月13日绝食,上海其他学校大学生都出来游行声援时,上海交大的学生还日日开舞会。直到1989年5月19日戒严的前一天,交大学生才出来参与了大规模的游行。

在江泽民和交大学生对话的第二天,学生们涌上街头,在人民广场集会后游行到市政府,要求继续与江泽民对话。整个会面几乎是头一天的重复。这次江泽民有了经验,事先紧急命令2000名警察在广场待命。在武力的保护下江泽民不再露出笑容,他非常强硬、寸步不让,和前一天判若两人。对话失败,警察强行疏散聚集起来的学生,将最活跃者用大公共汽车拉走,学生们一哄而散。这两天的经验使江泽民尝到了强权的重要和武装镇压的甜头。

报复心极强的江泽民绝不肯放过任何一个不服从他的人,当然更不会忘记当众挑战、让他下不来台的学生。那些被陈至立拍下照片的学生不是同一年级的,毕业时间不同,当时中国实行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身为市长的江泽民竟然有精力一直追踪那些学生的毕业分配情况,直到他们一个不落的都被分配到穷苦边远地区才算完。

江泽民在六四之夜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说,「赴中央工作后,他对邓小平明确表示:党和人民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定做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两句话是林则徐所写《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中的两句诗,被江引用过来了。

江都做了什么呢?六四天安门镇压学生,拱手送出大片国土,和活摘器官。

2000年,三权在握的江泽民在中南海接见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六十分钟」节目主持人、著名记者华莱士,华莱士非常犀利的问及江与「六四」的关系,江的手下马上打马虎眼说,六四发生时江泽民是上海市委书记。实际上1989年5月份江泽民已经是中共党的总书记,而且主持会议。

李鹏《六四日记》却无情的证实了「六四」清场之夜,江泽民就在天安门附近楼上俯瞰屠杀全景。




六四天安门广场,英雄独胆阻止坦克前行!



六四恐怖之夜,江泽民正躲在天安门附近的楼上俯瞰屠杀全景!

1989年6月3日李鹏的日记是这样写的:「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场方案。江泽民同志在警卫大楼四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

6月4日的日记李鹏写道:「政治局决定加强宣传小组,由江泽民同志负责,丁关根同志协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告全国人民书》。」

李鹏以明确具体的时间、地点证实了「江泽民是『六四』清场的一位决策者与领导者」,告全党全国人民书「这份文件是江泽民同志主持起草的」。

至此,江泽民是六四最大受益者的迷底,终于解开。

江泽民是最大的卖国贼

许多人对江泽民为什么签订卖国条约感到百思不解。 原来1945年前苏联红军突袭东北,获得日本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此后在江泽民留学苏联时,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泽民的档案,发现了江泽民充当汉奸的历史,便利用女色勾引江,让江当间谍。色情间谍克拉娃笑称:「江还需要勾引吗?没有比他更容易上钩的男人了!」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出访苏联,在参观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泽民「巧遇」克拉娃。江一看到她当众就流泪了,当晚江就和克拉娃共度了「美好时光」。回国就开始琢磨着把哪块土地当礼物送出去。

薄家半点名江泽民「要死大家一起死」

谷开来被判死缓,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看起来罪名很小,都是官场通病,但实际上真正的罪行是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薄家大呼冤枉,高调半点名江泽民,说是「某首长」制定的杀人政策,薄熙来夫妇不过是领头人。薄瓜瓜更是说要和江泽民「要死大家一起死」。

薄家豁出去了,党可不打算把「三个代表」江泽民豁出去。党网说:「十三届四中全会后的三年中,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江泽民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带领全党同志有条不紊、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在当时国内形势趋于稳定、中央领导机构刚刚进行调整的情况下,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政策会不会变?对此,江泽民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讲话时明确指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形成的党的基本路线和基本政策没有变。他说:『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我要十分明确地讲两句话:一句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一句是全面执行,一以贯之。』」

尽管薄瓜瓜要和江泽民共生死,但党早已与江共了生死。所以党想不垮,就一定不能让江泽民倒,但会把薄熙来夫妇送上砧板。这是薄家没考虑到的,薄家真正了解党的是已经作了鬼的薄一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