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锅砸了!一个好端端女孩被中共收编为经济“特使”(多图)
 
单京京
 
2013-10-4
 



此佛佗雕像是来自鹿野苑的笈多王朝公元四世纪的真品,现藏于印度鹿野苑博物馆。

【人民报消息】一个好端端女孩被中共收编为驻尼泊尔经济「特使」,说起来这是一个短短的故事,但是翻开它的背景彻底晒一晒,原来是编造出来吹嘘中共的,连尼泊尔的现任总理都被编排到里面。

如果不谈背景,光看表面,很多女孩子都要羡慕死了,说她实在好命啊,在北京帮助了一个不起眼的外国老爷爷,没想到是尼泊尔高官,从此她的命运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因此,了解故事的背景对于读者很重要,起码脑袋不会随着中共官媒的煽乎而随便发烧。最富有戏剧性的是报导中的最后一锤子,把锅砸了。

尼泊尔是释迦牟尼佛出生之地,佛祖涅盘于现在的印度境内。尼泊尔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古国,历史上的多个王朝为尼泊尔留下了许多独特而精美的遗迹,被称作「佛比人多」的国家。首都加德满都的许多古建筑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保护对象。

尼泊尔王国是一个内陆国家,国土扁平,形状像一只吃桑叶的蚕,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北面与中国西藏毗邻,东界锡金小国,东南、西、南与印度接壤。其东西长885公里,南北宽大约145──248公里。总面积147181平方公里。略小于中国的湖北省而稍大于辽宁省。

一个湖北热心姑娘的「奇遇」


高誉珊
新华网10月4日在「金融」栏目里转载了武汉晚报的一个重要经济消息《湖北女生「尼泊尔奇缘」:毕业仅3年和多位政府高层成熟人》。这个政府高层指的是尼泊尔政府高层。

报导说:高誉珊是湖北江汉大学文理学院2006级旅游英语专业学生。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江汉大学文理学院受托安排几百名义务「奥运司机」,负责到北京奥运场馆内开电瓶车,高誉珊就是其中的一名「奥运司机」。

报导还说:奥运会期间,有一天正值高誉珊休息,她向老师请了假,到首都军事博物馆参观。正玩着,她发现前方角落蜷缩着一个人,走近才发现是一位外国老爷爷,满脸痛苦的表情,左手扶着膝盖,右手拿着一本《毛泽东语录》。

2008年一位外国老爷爷拿着一本《毛泽东语录》!这确实有点……在中共国那时候连薄熙来都没这么过火,也就是摘录些话,然后自己写个前言,说是让重庆人看毛语录,实质是让看薄熙来语录。

报导说,好心热肠的高誉珊赶紧上去询问。老人说,自己来自尼泊尔,一个人在外游览,步行过久,导致膝盖的旧伤复发,现在都没办法站起来了,刚好手机也没电了,无法联系上协助他的志愿者。也住在奥运村的高誉珊说:「我送您回去吧。」

据报导,回到奥运村,老人非常感激,想留下高誉珊的联系方式,但高誉珊觉得只是捎带手儿,这一点小忙无所谓,就婉拒了。过了几天,高誉珊在奥运村开电瓶车的时候,再次遇到这位老人。这次,老人坚持要她的联系方式,高誉珊就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报导说,没想到的是,老人是尼泊尔奥委会主席Maskey。尼泊尔奥委会主席在中共国会自己单独行动,旁边没有一个随从和中方陪同?!


2013年关于马斯基先生的消息。
经查证,尼泊尔奥委会确实有个马斯基(Maskey)先生,不过他是现任尼泊尔奥委会副主席,而不是主席,其英文名字翻译为 Sita Ram Maskey,出身名门望族,在尼泊尔有着非常高的知名度和地位。这也许就是被中共瞄上成为故事主角的原因。

官媒报导说,奥运会快闭幕的时候,尼泊尔代表团在奥运村举行庆功晚宴,高誉珊接到Maskey的电话邀请,请她出席晚宴。和带队老师请假后,高誉珊并没有只身赴宴,而是和奥组委负责尼泊尔团接待的其他几位老师及志愿者「准时赴宴」。Maskey邀请了一个人,怎么会去了一帮不请自来的「客人」呢?!报导说,晚宴中,Maskey介绍她认识了尼泊尔驻华大使馆的官员们。

住在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家里

江汉大学文理学院外语学部外语学部下设英语系和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下设《英语》(本科)、《商务英语》(本科)、《师范英语》(本科)以及《旅游英语》(大专)和《商务英语》(大专)等模块。高誉珊是江汉大学文理学院2006级《旅游英语》专业,大专学生。 大专一般是三年,两年半专业课,半年实习。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结束后,高誉珊和所有担任「奥运司机」的同学们一道回到学校继续学习。9月27日,奥运会结束一个月,高誉珊找到外语学部主任陆先鉴老师,请教问题:「陆老师,有几个外国客人来找我,我不知道该如何接待?请您教我一下。」

通过高誉珊的述说,陆老师了解到,这几位客人当中有尼泊尔奥委会主席的儿子。老人回到尼泊尔后,还是非常挂念高誉珊,正好儿子要到中国旅游,他就委托儿子专程到武汉,给高誉珊送一份尼泊尔的特产。这么一来,陆老师对高誉珊就刮目相看了,并发现这名女生单项成绩「英语」非常好。

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高誉珊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正好是陆先鉴。

有一天高誉珊提出要请系主任、毕业论文指导老师陆先鉴吃饭,参加的人中还有陆老师的夫人。这个时候请陆先鉴这种敏感身份的人吃饭,在外国是忌讳的,因为有贿赂之嫌。

「一顿饭吃完,陆夫人就对高誉珊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她盛情邀请高誉珊到自己家里做客,并安排一间房间给小姑娘住。从那以后,高誉珊在陆先鉴家住了4个月,每天晚上,她都会陪陆老师夫妇谈天说地,老两口也把她当成了亲闺女。」

高誉珊原来住在哪里?她没有房子住吗?毕业时住在系主任家里,哪个老师敢不让她毕业。

这个故事好像发生在新闻联播里

从2008年8月经尼泊尔奥委会主席介绍与尼泊尔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认识以来,到2010年年末,高誉珊接到尼泊尔大使馆的电话,邀请她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及周边城市做志愿者老师。「一向对志愿者工作感兴趣的她马上答应了」。

这两年中高誉珊与Maskey和尼泊尔大使馆有无联系,报导没有提及,相信是有联系的,否则2010年年末,尼泊尔大使馆不会贸贸然给高誉珊打电话,邀请她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及周边城市做志愿者老师。


Maskey先生
当年11月份,广州亚运会举行。Maskey率团到中国参赛,期间专程到湖北来,拜访高誉珊的父母。按照中共国规矩,Maskey必须在中共专人陪同下才能去要去的地方,不是想上哪儿拔腿就走。

报导说「在宜昌远安,maskey很快融入了当地的气氛,还和高誉珊的父亲『称兄道弟』。」在买把菜刀、上个网都实名制的国家,这番报导的后面必定还有很多幕后的故事。

报导说,「得知高誉珊想到尼泊尔当志愿者的想法,Maskey非常支持。走的时候,他带着高誉珊一起回到尼泊尔。」多美的故事,高誉珊要去还得申请护照,中共还得同意。这不是在美国啊,这可是在躲猫猫死、洗脸死的国家!

「此次志愿者老师的工作服务期是三个月,这三个月里,Maskey将自己在尼泊尔的亲戚朋友逐一介绍给高誉珊,并让她称自己为Buwa(尼泊尔语「父亲」的意思)。而高誉珊乐观开朗的性格也获得了尼泊尔Buwa的大家族以及朋友们的认可,这其中包括了不少尼泊尔的政要、政府官员高层和商界大腕。」

在这些描述里,我们看不见中共国政府和中领馆的影子。连中领馆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两个人以上才能外出,高誉珊生活在真空里吗?她毕业以后在干什么?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尼泊尔的志愿者老师只有她一个人吗?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好像在CCTV的新闻联播里!

尼泊尔官员为了国家利益,没让生意谈成

报导说,「2011年3月份,Maskey因为和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业务往来,请高誉珊再次返回尼泊尔协助项目开展。基于之前对高誉珊的信任,一些尼泊尔政要点名要求她陪同参会。虽然获得了大量的支持但由于其他原因,项目最终没有成功。」

从这个欲言又止的报导中,可以读出其中的意思:不是中共不干,而是尼泊尔方面不干。

2006年8月,尼泊尔议会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将国号由「尼泊尔王国」改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国王只是个象征,不管朝政。尼泊尔目前有四个主要党派:最大党派和执政党是「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其次是「尼泊尔大会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和「马德西联合民主阵线」。现任尼泊尔首席大法官及临时政府总理是基尔-拉杰-雷格米(Khil Raj Regmi)。

2013年3月14日,「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成员雷格米在尼泊尔总统府宣誓就任临时政府总理(临时选举委员会主席),接替因第一届制宪会议解散而辞职的看守政府总理巴布拉姆-巴特拉伊。据说今年11月要进行正式选举。

根据四党达成的协议,由雷格米领导的11人组成了临时政府暨选举委员会,以便在今年11月举行第二届制宪会议选举。据民调,尼泊尔大会党是最有支持率的党派。即使尼泊尔执政党叫「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也和中共国的共产党不是一回事,而且为了本国的利益,尼泊尔政府没有答应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提出的苛刻要求。

尼泊尔与印度关系特殊,不用签证即可到达对方国内。印度与中共国关系疏远,而与美国亲密,这是中共的一块心病。印度是尼泊尔最大贸易伙伴和重要援助国。2005-06财年前8个月,尼对印出口约4亿美元,同比增长21.5%,占尼出口总额的69.1%。尼从印进口约9.75亿美元,同比增长34.8%,占尼进口总额的63.3%。2006-07财年,印对尼发展援助达35亿卢比(约合4700万美元),为上一财年的3倍。如何把印度手中的订单抢过来,这是中共的一个重要课题。

高誉珊主要负责在尼泊尔「拿项目」

Maskey那笔生意虽然没谈成,但尼泊尔高官对高誉珊的信任为中共党的经济输出打开了一扇门。高誉珊回国后,前不久的谈判对手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说是招聘,其实就是冲着找不到工作的高誉珊去的。

高誉珊报名应聘,哪儿有不录用的可能。考虑到她在尼泊尔的工作经历,单位直接把她派到驻尼泊尔办事处工作,具体工作?说的非常赤裸裸:「主要负责在尼泊尔拿项目!」这是邓文迪当年的强项。
  
报导说,今年4月份,高誉珊回国办事,路过武汉,专程到陆老师家做客。她告诉老师:今年她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尼泊尔电力局在加德满都签订太阳能路灯项目,「我现在已经是公司驻尼泊尔办事处的主任了,希望老师有时间到尼泊尔做客。」确实,按照报导,没有人有她那样的人脉,办事处主任非她莫属。

中共在佛佗的诞生地吹嘘造假




左一为高誉珊、左二左三为陆先鉴及夫人,右边说是尼泊尔总理雷格米一家,结果是假货。(陆先鉴老师供图。这是一张漏洞百出的拼图)



左是真正的尼泊尔总理雷格米,右边是雷格米夫人与小女儿。



左起:外国网站上刊登的雷格米大女儿、雷格米抱着小外孙,儿子。

报导说,今年8月中下旬,陆先鉴和夫人一起去尼泊尔加德满都看望高誉珊,是带着院领导给的任务去的,「多拍几张高誉珊和尼泊尔政府官员的工作、生活照片,回来后我们做个展览材料」。
  
据报导说,陆先鉴在加德满都玩了几天后,才把自己的任务告诉高誉珊。她满口答应,口气很大:「好啊,您要什么规格的?」陆先鉴说:「规格无所谓,你安排就是了。」
  
8月25日,陆先鉴接到高誉珊的短信,晚上7点老俩口和高誉珊一起赶去出席尼泊尔高尔夫协会主席的私人家庭聚会。
  
8月26日下午4点钟左右,高誉珊又安排司机接陆先鉴夫妇一起赶往尼泊尔现任总理雷格米的家。报导说,雷格米家的大厅里放着3尊毛泽东的雕像。

报导还说,吃饭期间,雷格米总理聊起了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早年到中国西藏时,和一位淳朴的藏族姑娘产生了感情,回国后因为交通问题,断了联系,他经常思念那位女孩,还写了一首很长的诗,后来这首诗被印成书,并被翻译成英文和中文。

高誉珊的这个传奇故事在很多网站都转载了,但是找不到图片。不过没几个人注意这个,更多人关注和叹息的是自己为何没有如此好的运气。

写完对这个新闻的评论后,我的朋友发过来一张高誉珊、陆先鉴等与总理合照图片,是大楚网10月4日刊登的,乍一看,我感觉这不像总理的家,而且也不像总理和总理的妻子、儿子,没有那个气质。不过既然上面注明是陆先鉴老师供图,那应该就是真的吧。几个小时之后,这位朋友说,这是张拼图。又过了一会儿,他说:「这是一条假消息!」

原来这位朋友用尼泊尔现总理的英文名字(Khil Raj Regmi)到英文网站上去搜寻,轻而易举的就搜出来总理Regmi本人、妻子Shanta Regmi、两个女儿和儿子等家人的图片。一看就知道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大法官兼总理、总理妻子。

陆先鉴确有其人,学院网站上的图片可以证明,而高誉珊也应该有其人,但是图片上那一家子可以确定与尼泊尔现总理雷格米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就是说,高誉珊没有本事在尼泊尔政界翻手云覆手雨。

官媒出这个消息、吹这个大牛皮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要告诉中国人,还有外国政要至今热爱共产党的领袖?热爱中共?换个角度想一想,这种虚假宣传方式岂不是与宣传百岁老人入党一样搞笑?等于中国共产党宣告自己在中国已经完全站不住脚了!

我的朋友很严肃的说:「中共会不会派高誉珊嫁给尼泊尔政界的哪个老头子?!」利用女色达到政治目地,这是中共的重要手段之一,只要你愿意为党卖命,什么事情都可能在你身上发生。

官媒对高誉珊的报导是一出闹剧,年纪轻轻的就被中共收编,真为她扼腕。在佛佗的诞生地为中共卖命,其后果无论如何也不会乐观。△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