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判薄 决策层一定犯了精神分裂症(多图/视频录音)
 
李晓
 
2013-9-23
 



济南市中级法院审判长正宣读对薄熙来的审判书。


薄熙来听闻判决时的CCTV视频录像截图。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

【人民报消息】自由亚洲电台9月23日独家刊登了一篇很给力的文章《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文章一共七段,如下:

我不关心判薄。薄熙来认罪态度是好是坏,与我无关。法院对薄量刑是轻是重,我无法知道。

我关心的,是公诉人代表「国家」的起诉。

我注意到,起诉薄熙来贪污受贿,限于他在大连的2500万。由此看来,代表国家的公诉人认为,在商务部长、重庆市委书记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内,薄熙来已经洗手不干,干净了。社会上所流传的,只是恶意攻击薄熙来的谣言,中纪委从来就没有掌握过确凿的证据。这到底是真是假,我无法知道。

我注意到,没有起诉薄熙来在「打黑」中无法无天乱没收、乱抓人、乱杀人的罪行。由此看来,代表国家的公诉人认为,薄熙来的「打黑」,是应该肯定的,甚至是应该继续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的,至少是合法的,没有罪。

我注意到,没有起诉薄熙来调动几十辆警车,武装包围外国领事馆的罪行。由此看来,代表国家的公诉人认为:要么所谓「薄熙来调动几十辆警车,武装包围外国领事馆」查无实据,纯属恶意攻击薄熙来的谣言,那就应该彻底查谣严厉打谣,绳之以法;要么「薄熙来调动几十辆警车,武装包围外国领事馆」是合法的,今后其他政治局委员兼省市委书记大家都有权效尤,统统都是合法的,公诉人决不起诉,法律决不追究,国家一概予以承认和保护。

我不关心审判薄熙来,因为此案和反腐败无关。因为就在处理薄案期间,在全国范围内逮捕了要求官员(特别是要求领导人带头)公布家庭财产的公民。他们是反腐败的坚定的支持者。如果一面要打老虎打苍蝇,一面又巧立名目逮捕反腐败的支持者,那一定是犯了精神分裂症,而精神分裂者是不应该当领导人的。所以,我认为,审判薄熙来想必别有动机,和反腐败无关。

我不关心审判薄熙来,因为此案和「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的正路无关。就在审判薄熙来同时,当局先后逮捕了许志永先生和王功权先生。他们都是推进公民监督政府权力的倡导者。逮捕他们,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危险的信号,表明当局自食其言,公然违反了「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宣言,准备转入把民意关进笼子的非法的邪路。所以,我认为,审判薄熙来,对维护「宪法的生命」和「宪法的权威」不会起什么积极的正面的作用。至于会不会起消极的负面的作用,我现在还看不清楚,不知道。(全文完)

另外,《追查国际》出了一个2012年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的调查录音。

播通电话后,调查员对这位610办公室主任说:「知不知道你们是个犯罪机构啊?这场迫害一旦结束的话,你们怎么办,想过吗?看没看到谷开来今天的下场啊,……」

这位主任马上问:你指的是不是「谷开来卖那个法轮功的人体器官?!」后来这位主任又重复一遍:「我说,你说谷开来呀,(是不是指她)卖法轮功人体器官的(那档子事)?!」

调查员说:「对呀,她在大连建了两个尸体加工厂,她一具完整的尸体在国际上卖一百万美金,一个脏器被摘除的尸体她卖八十万美金,她是魔鬼!」

蓟县610办公室主任马上明白了调查员的身份,纠正说:「她卖的也不都是法轮功的。」调查员问:「这个你知道不都是法轮功,是吗?」610办公室主任肯定道:「啊,啊(是,是)」。

调查员说:「里面有一些是这个上访的那些藏族人和蒙古族人…… 」话没说完,这位蓟县610办公室主任就把电话挂上了。


这两个新闻摆在一起才是真正需要关注的消息,是世界需要了解的真实的中国共产党、山寨政府、江泽民以及薄熙来。 江泽民曾经告诉薄熙来,要想官升的快就要下狠手镇压法轮功,所以谷开来只不过是薄熙来升官路上的一位共同利益者,没有薄熙来就没有谷开来的今天。薄熙来在庭审时把责任都推到谷开来和薄瓜瓜头上,和当年踹断父亲三根肋骨同出一辄。

其它东冒出一个、西冒出一个的花边儿新闻更是扰乱视线、博得同情的工具。例如什么《薄熙来听到无期徒刑,大口深呼吸双手颤抖》《薄闻判决特写:喉结上下跳动 吞咽口水》等等。

关于薄熙来「双手颤抖」的新华网视频我看过几遍,不存在颤抖问题,那是刚戴上手铐不舒服,双手上下动一动,在调整位置。没有「人」的手大波浪式的上下挪动几下叫「颤抖」,这个渲染「颤抖」的始作俑者是香港的苹果日报,而无良的苹果日报早已成了江系的御用传媒工具。

如果读者都把精力集中到薄熙来的双手以及喉结上,那江系血债帮的阴谋就得逞了。但是,想骗所有的人,没那么容易。△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