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匪與共匪,哪個更匪(圖)
 
九天劍
 
2012-8-17
 

為轉移谷開來活摘器官視線,新華網出吸引人眼球的消息:
“渝貴川警察全體停休假抓周克華”!

【人民報消息】這些天沸沸揚揚,轟動各界的周克華事件,隨著一張血呼喇嚓的搶匪斃命照而達到高潮。我想黨國大肆煽情此事有幾個目地。

其一:炫耀肌肉

據說幾天間西南共警加共軍緊急調兵過萬,一說三萬。知道的是圍捕一個罪犯,不知道的以為地方諸侯閱兵。陣仗之大,堪比局部戰爭。

據網上有關人士當時透露,此次動用的軍警有:武警重慶總隊所有支隊、共軍13軍駐楊公橋部、鳳鳴山通訊部、重慶特警支隊、主城區各交巡警支隊、各派出所治安警等,約1萬余名軍警進行大搜捕大盤查,範圍擴大到周邊銅梁、璧山一帶山林,不排除繼續增加軍警的可能。圍捕指揮部設在歌樂山林園附近的重慶通信學院軍校。

這讓人想起“二王”。中國頻道2007年報導說,1983年過年前,瀋陽教師家庭的三弟王宗瑋去醫院接二哥王宗和二嫂回家吃年夜飯,因故開槍(文革藏下的)殺死4人,兄弟倆逃脫7個多月後,被兩萬多軍警圍殲於江西廣昌。當時開出了最高2000元的懸賞金。圍捕王宗的武警吳增興“因公”犧牲。事後調查稱,王宗根本不會開槍,也沒打死過人,只放了一槍,而吳增興身上有5個彈孔。另一名參與者謝竹生說,“我下來的時候還有武警對我說,我可沒朝你開槍啊!”

我就想,共軍怎麼這麼沒長進啊!1983年圍捕二王出動2萬5千軍警,那還是倆匪。如今一匪就調3萬共軍,若按當前警匪比例追殺二王,除了要Double共軍,可能兵種也要擴大,飛機、坦克都得上了。特別是那銀子,真是與時俱進啊,29年前賞銀2000元變成今日之5400,000,黨國真是不差錢,物價漲了百倍,匪的命都跟著漲了幾千倍。這是多麼肌肉發達的事情。我也真替黨國擔心,按這個圍剿力度,這要30個省每省生出一“王”一“周”,全國共軍、公安武警加一塊不夠用啊,可能要向臺灣小馬哥借用國軍了吧?

我就不明白了,這事兒至於嗎?就算周克華在暗處,有傢伙,不也就一個人嘛!我們英勇的重慶打黑公安在前書記薄三、黑貓王警長的指揮下,不是破獲過數萬起大案要案麼,連老警長文強這樣高明的要犯都逃不脫被注射毒針的下場,區區一個小學文化的持槍農民工,能把黨國唱紅打黑示範區搞得雞犬不寧?我真的搞不懂。本來刑偵隊倆老牌條子就能搞定的事,竟變成幾個集團軍的剿匪大戲,您說,共軍是進步了還是進水了?還是變柴火妞兒了?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周匪克華竟能在蒼蠅都被擊落的鐵幕合圍中,玩兒似的幹掉一名鐵警,在其他慫警狼狽逃竄後,慢悠悠拽屍進草叢,逃之夭夭,去影城看碟,這不太羞臊我強大的共軍掃蕩部隊了麼?難怪擊斃此匪是連開數槍以報羞臊之仇。據傳本次也有誤中戰友搶功黑槍的倒霉蛋。

神武是神武了,誰掏錢?周永康嗎?花錢耍威風他拿了一個子兒嗎?幾萬軍警,人吃馬餵、拎著長槍短槍衝鋒槍加攝槍,滿街設卡截人盤查、滿山摟草打兔子,拉網式掃蕩,最終一聲“報告首長,山洞裏發現一泡新屎,疑似周匪拉的”,你沒看見首長正吃飯嗎?怎奈報功心切,顧不得場合,差一點就描述屎溫、屎型了。黨媒還追蹤報導什麼大便新鮮度,想噁心死我們廣大看客嗎!這樣細緻的描述安的什麼心——我英勇的數萬將士已經發現了敵人的……屎跡,你們供養我們的錢沒白花。

匪偽當局本來是想展示黨國肌肉,藉機告訴百姓:看見沒,一個持械農民工我們都可以調動千軍萬馬圍剿,哪個要想炸刺兒,就是肉腦殼撞花崗岩。都給我老實點!

結果呢?這種高射炮打蚊子的秀腿戰役引來網友如水的嘲笑和質疑,那些集體立“戰功”的兵警只好光榮隱身,當局3萬軍警斃一匪的鬧劇反而讓百姓看穿門道。你說,這不演砸了麼?

其二:王婆賣瓜

本來,這是一個政府應該做的平常事,老百姓花錢養了你,這是你的職責,沒啥可炫的。黨媒卻必須按黨國話語格式自誇一番。新華網這樣說,受公安部長孟建柱委派,副部長張新楓專程趕赴重慶坐鎮一線指揮,重慶市公安局全警動員、全警參戰,副市長、公安局長何挺指揮全市公安民警會同武警和駐渝部隊官兵冒著40多度的高溫酷暑開展嚴密封控、全力圍捕等工作……全國公安機關同步開展案件協查工作,湖南、四川、貴州等相鄰省份層層設卡布控,形成了一張圍捕頑兇的天羅地網。經過連續4天晝夜奮戰,於8月14日凌晨……公安民警將周克華當場擊斃。長沙警方成功獲取周克華體貌特徵,江蘇警方進一步確定他的DNA等重要信息……孟建柱在第一時間簽署命令向重慶市公安局頒發嘉獎令,授予重慶市公安局集體一等功。

公安部匆忙行賞,引發網民直斥:讓天下人恥笑的一等功,份內的事,幹了8年才完/讓他逍遙法外八年之久連續製造數起惡性槍殺案,這個“過”由誰來承擔呢/好像是警察的本職工作哦,為什麼要記一等功?納稅人的錢啊/被擊斃的是否是真正的周克華,這也應該等到DNA出來,驗明正身後再嘉獎吧!?
  
你看文明國家警察執法破案,沒什麼可顯擺的,我拿這份錢幹這份活兒,正常。遇到事主感謝,最多回一句“謝謝,這是我的工作”。況且外國警察可不是好幹的,不少國家槍隻合法買賣,警察不定啥時遇險。而黨國唯有軍警拿槍,像網友“遠在天涯”說的體己話那樣:警察叔叔,你們不是他的對手,你們在我們老百姓面前開個好車提把槍炫耀一下還可以,假裝很神勇,我建議你們回家吹空調免得中暑,然後繼續在老百姓面前裝神勇!

你要把中共3萬軍警圍1匪的故事講給美國警察,可能那藍眼珠子會掉出來:Really?一定以為你在拿他開涮。在他們的概念裏,監獄暴動、社會騷亂、掃蕩毒梟才會出動大警隊,也要看罪犯規模。周犯這樣的小case就是真動手,警察頭子也犯嘀咕,我用30人去對付1人,將來完事怎麼和納稅人和審計交代費用?共軍用30000人打1人?天,瘋了!

黨國不允許它以外的任何人有槍,連切菜刀都要實名制,所以誰有槍都會嚇死它。忘了去年那兩個拿槍回家尋村官講理的共軍戰士,一出軍營即遭海量軍隊、共警、特警擊斃!他倆沒想去殺周永康,但因為動了共匪的奶酪——槍,扭頭就不算共軍而算匪了。

公安頭領從來心照不宣:周匪8年沒找著千萬別張揚,那樣我公安太負面,太草雞;調3萬人殺了他馬上造勢:為民除害!我警驍勇!悍匪不是個兒!百姓們,請歡呼,呼完踏實睡吧。

王婆這瓜60多年都是這麼賣的:你敢說我的瓜不甜?

其三:轉移尷尬

碰巧的是,黨國正要召開18大,北戴河海濱劍拔弩張。說起18大決鬥,周克華的命和他的命案,就成了獅子背上的虱子,顯得微不足道了。

那為什麼扇乎這麼熱鬧呢?就像每年黨慶、國殤那幾個大日子一樣,黨國5年一次的山頭奪權血拼,是讓其極為緊張、躁動不安的時期,因為通通是暗箱操作、揪短拆臺、討價還價,所以拿不上檯面亮相,別說全國P民,就是全黨P奴也毫無資格參選、投票、議論。你想啊,連知情權都沒有,就是讓你上位你都找不到北。你只有乖乖在黨國中宣部、李長春辦公室發布的形勢永遠大好、全黨永遠團結,境外敵對勢力亡我之心永遠不死的假大虛空黨八股的報導中,接受愚弄,每天被它領著做遊戲、猜謎語,以我們中國P民百煉成鋼的智慧,找出編輯、主編直至李長春酒後按摩時漏掉的“錯誤”句子,來揣測哪幾個山大王要來了。

於是乎,高調圍剿周克華的4天,就成了黨國頭領大搏鬥的幾個掩護戲之一。前有奧運劉翔被全國網友暴捶,後有保釣港人遭日逮捕。愛國主題夾著周克華的中場戲,有仇恨有鮮血,更加刺激有懸念,因此黨媒不遺餘力跟風上勁兒。

低保都沒辦下來的黨國本土難民,本來無心參與,可娛樂精神讓我們欲罷不能,這正好被陰險的太監抓住利用,令中宣部掀起一波波高潮,一是煽情掩蓋政權風雨飄搖,二是轉移慘淡換屆尷尬,免得難以對付P民集中火力倒共。

正在大家看著周姓爆頭哥(真假待查)頭裏流出的一地腦血時,悄然間,北戴河偃旗息鼓,人去樓空,真正的大戲即將開場。李長春們也長出了一口鳥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