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爆頭哥”周克華是怎樣“煉”成的
 
啃鹹菜談天下
 
2012-8-18
 
【人民報消息】本周第一件大事,是8月14日早晨6點40分左右,在重慶沙坪壩區童家橋一帶擊斃系列持槍搶劫殺人案犯罪嫌疑人周克華。

周克華是一個嚴重暴力刑事犯罪份子,這樣的人不管在哪一個社會裏,都是需要清除的。但是在網上,周克華的名聲卻並不怎麼壞。大家叫他“爆頭哥”。一個“哥”字,拉近了這個暴徒與大家的距離。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為什麼會稱他為“哥”?這說明在今天的社會心理層面,普通小民,特別是下層男青年,對周克華的行為是認同的。

這說明什麼?說明我們這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下層青年看不到人生的前途,他們的內心深處也和周克華一樣,有橫行江湖,殺人越貨的衝動。這是一種不正常的心理,但這種不正常心理的來源,並不是下層青年自身的問題,而是社會的問題,是我們這個社會病了,這個社會扼殺了下層青年的發展希望。周克華最早跟著父親在江邊砂場打工,收入極低,地位卑微,心中鬱悶。後來學開車,又因為乘客帶毒進了監獄。中國監獄是個犯罪學校,從監獄出來後,周克華就成了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立志與社會為敵了。

這樣一種對生活的絕望之情,目前正在下層青年中蔓延。他們沒錢沒房,想找個女朋友,也不可能找到。現在略有點姿色的女孩子要麼被官員們包養了,要麼到KTV去當小姐了。全部的社會資源都被官僚階層所占有,小民們流血流汗,也只能混個溫飽。改革開放之初,只要你有勇氣,你也可能掙到大錢,而今天,每一個角落都已經被權力所控制,你沒有背景,你就不可能掙到大錢。在這樣的情況下,每一個人都會有殺人搶劫的衝動。

當然,人的地位不同,說話方式也是不同的,對於有權有錢的那一批人來說,他們是不可能理解下層青年的這種內心衝動的,在他們看來,現在的社會公平得很,正義得很,你們這些賤民就活該生活在底層,你們的收入只配這麼低。中國工人的收入現在比非洲還要低,這是政府故意對下層民眾壓榨的結果。但是我們中國的“高等”人,是不願意承認這一點的。

在中國這兩個階層目前已經不可能達到溝通了,雙方都認為對方沒人性。最後的結局,肯定是下層青年聯合起來,殺光這些上層的“高等”人。為什麼一定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因為上層的“高等”人們,僅僅有錢,有武裝,但是掌握武裝的人也全是下層的吊絲青年,兩個階層真到了對決的那一天,就會出現大量倒戈,“高等”人肯定只有死路一條。當然目前還沒有達到對決的那種激烈程度,但是這個社會正在向那個方向發展,而且這個趨勢目前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

這兩天看了一個視頻,敘利亞自由軍占領了一個政府大樓,從樓頂把政府官員們一個個扔下來。樓很高,扔下來當場氣絕身亡。有些人說以暴易暴,太殘忍。哈哈,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下層青年們的絕望情緒。我們的下層青年現在就非常渴望把我們的官員從樓頂上一個個扔下去。他們今天不痛恨周克華,反而對他暗含同情,叫他“爆頭哥”,就是這種反抗情緒的一種表現。

當然,反抗也有兩種,一種是盲目的反抗,一種是自覺的反抗。周克華對命運的反抗是一種盲目的反抗,他給民眾造成的恐懼要遠遠超過他給上層“高等”人造成的恐懼。這樣無差別的殺戮,對社會進步沒有任何意義,只能加重這個社會的黑暗。本周有一個盜竊團夥,專偷政府部門,與周克華相比,他們對於社會進步的積極意義倒是要大得多。

周克華殺了人,最後被公安部門擊斃。同樣是殺人者,有背景的人,就可以輕鬆面對。本周在東莞,一位富二代,駕車狂飆,一下撞死四人,撞傷兩人。這讓我們想起了哈爾濱寶馬殺人、杭州七十碼、我爸是李剛等等一系列汽車殺人案。中國富二代官二代飆車其實根本不是什麼交通事故,他們是有意殺害弱勢群體。在他們看來,軋死你們幾個無非賠點錢,好玩啊。在國外,這樣的駕車行為應該定為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是在中國,因為法律是為權貴說話的,他們把這種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事情一直定為交通肇事。

敘利亞自由軍把政府官員從樓上扔下來,有些人說太殘忍。那我問你,富二代官二代,一而再,再而三在大街上飆車,撞死人無數,這叫不叫殘忍?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今天作孽,日後是要還的。卡扎菲死前屁眼裏被插了一把刀,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你們對人民殘忍,就不能怪人民將來對你們殘忍!

(轉自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