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市級黨官致電海外 集體退黨(圖)
 
2012-7-13
 



【人民報消息】儘管中共在大陸盡力封鎖退黨信息,但是越來越多的人得到來自各方面的信息,紛紛退出中共組織,其中包括一些政府高級官員。

隨著《九評共產黨》和真相的傳播,人們對中共的恐懼心再慢慢地消失,更多的人主動表示退黨的心願。有些中共高層官員獲得海外的退黨熱線號碼,並打電話要求退出中共。

前不久,一名中共政府官員通過退黨熱線,為自己及另外幾名官員辦理了退黨手續,其中包括省級和市級黨官。

那天,退黨熱線的義工接到大陸打來的電話,對方只是聽退黨義工講了話,就掛了。後來對方終於講話了。

這位官員最初開口講話時有些顧慮,聽了真相信息及全球華人在退出中共的情況後,才逐漸變得放心。他沒講很多,只是說,共產黨很壞,“政法委太黑暗了”。

這名中共政府的公務員對中共高官貪污嚴重,把孩子及貪來的錢送到國外表示憤怒。義工說,對方還批評中共的政策使大量工人下崗,把老百姓害慘了。

大陸官員真名退黨

2011年, E女士回國探親,打算給自己的一對夫妻好朋友講講國內聽不到的真相。女方因為是E女士多年的閨中密友,彼此非常了解,加上她們平時經常有電話聯絡,對中共的惡行很清楚,所以很容易就退出中共團、隊。而她的丈夫(以下簡稱A先生)是共產黨體制內的人,雖然沒像有些官員那樣貪,不過也算既得利益者,因此有所顧慮。

不過,A先生的太太對E女士說,A先生前一段在官場上受到挫折,才對中共的真面目看清了許多,現在經常罵共產黨,不管是在外面吃飯、打牌、還是其它公共場所,只要有機會就罵共產黨,“三退”應該沒問題。

E女士還是有所顧慮,想到在中國大陸,儘管有很多人罵共產黨,但他們並不能從本質上認識共產黨的邪惡,讓他們“三退”可能不容易。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E女士要離開中國了。臨行前宴請好朋友。想到還沒有對這位好友講真相,做“三退”, E女士決定不再瞻前顧後了。

E女士說:“A,我要走了,萬里之遙回來一次很不容易,走之前,有一些事情必須要跟你講一下。你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嗎?”他說:“我知道。”

E女士問:“你知道當年共產黨宣傳的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嗎?”他說:“我知道。”他接著說:“我在官場上在那個權力場中,接觸的、看到的,比你們更清楚。我知道共產黨內部更黑。”

E女士問:“你知道60年來,它一直欺騙我們中國人嗎?”

A先生說:“知道,現在看得更清楚了,共產黨以前老罵國民黨,其實它比國民黨壞多了,它講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欺騙的目的就是想維持統治。”A先生越說越來氣,說:“如果將來有一天可以退黨,我第一個申請退出來。”

E女士很吃驚,原以為最難講真相的人,沒想到還挺明白的,就問:“如果我現在就給你退黨,你願意嗎?”

A先生:“怎麼不願意,馬上退。”

E女士:“那我給你起個化名,到海外大紀元網站上幫你退了?”

A先生:“什麼化名,就真名,我才不怕呢,共產黨我早看透了。”

華人退黨 沒忘記把家人也勸退

在加拿大某市唐人街的退黨服務中心攤位,一對大陸來的老年夫妻認真聽了義工給他們講真相,以及如何辦理退出中共的手續。他們當時沒說要辦理退出中共的手續就離開了。

其實,他們是擔心唐人街太複雜。他們不但自己想退出中共,也想好了要把家人也勸退。

大約一個星期後的一天,義工走入市內的一家西人超市,一名付錢後正準備離開的婦女很高興地跟她打招呼,原來就是在唐人街聽過義工講真相的那位大陸婦女。

“她說一直想能碰上我,今天很湊巧。說她家的人也同意辦“三退”,並請我幫他們一家共9人登記退出中共。” 義工說,當時沒有紙,對方就把名字寫在其超市收據後面,包括她的兄弟姐妹,以及她女兒一家。

義工說,這位女士是來探親。她相信中共會解體,退出能解除誓言,抹去當時發誓時留下的印記,免於做中共的陪葬品。她幫家人登記退出中共後,顯得很高興。

(大紀元記者周行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