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與媚日的鬧劇
 
吳少華
 
2012-2-27
 
【人民報消息】日本青年河源啟一郎騎單車環遊世界,在中國武漢自行車被盜,2月17日報警後,武漢警方經過3天偵查於20晚將該案偵破,並於21日凌晨將被盜自行車連夜送還。面對公眾質疑警方選擇性執法,警方表示,並不是日本遊客丟車才重視,只要涉案達到標準都會立案。

據媒體報導,小偷將這輛價值1.6萬元的自行車賣到黑市,武漢市民王先生花1000多元買了下來,獲知來由後交還了車子。河源啟一郎為此在自己的博客上發文稱:“武漢這個可以和東京匹敵的大都會,現在整個城市都在為我尋找自行車。感謝,感謝!我一定會找到的,不會放棄的!”

在中國的大中城市中,大概不少的家庭都有過丟失過自行車的經歷,能夠找回的可能少之又少,無怪網友對此調侃:你說你丟個自行車搞得俺們國家雞飛狗跳的,哥們,在俺們這待長了你就明白這不算個事了,拆遷戶買菜回來,房子沒了。擠個公交車,錢包沒了。擱首都擠地鐵,孩子都能擠沒了。晚上車停馬路邊,有些輪胎都沒了……。

曾經製造了轟動全國的上海殺警案楊佳的姨媽說,楊佳在家樂福工作一年多,後來辭職了,因為他辛辛苦苦攢錢購買的一輛山地車丟了。那輛車,據說是楊佳用1000多元買的。車被偷走的那天晚上,恰逢北京冬夜大雪,楊佳在雪地中走了近6個小時,才回到家中。後來造成楊佳殺警最後自己丟掉性命也是因為自行車。

類似武漢找自行車這樣的事情在全國不是第一次發生。2008年8月22日,為了幫助七名日本乘客趕飛機,齊齊哈爾駛往大連方向的2220次列車臨時停車一分鐘讓日本乘客下車,隨後,還用警車專門護送7名日本乘客趕往機場。最終趕上飛機的日本乘客事後專門用漢語寫來表揚信,並稱“列車臨時為我們停車1分鐘,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做不到的……”。33天後,9月24日晚,廣州至遵義1291次列車上,患有狂躁症的乘客農民工曹大和因在火車上亂喊亂叫,被列車長和列車員兩次用膠布捆住了手腳,並拒絕松綁。其間曹大和不斷掙扎,不斷地哀求周圍的人松開他的捆綁。曹大和在掙扎了整個晚上之後,於次日9點多死在火車上。

日本人丟單車,一夜就找回了;中國人丟孩子,一輩子都沒找到。日本人在華工作,個稅起征點4800元,中國人3500元。網友有問:為什麼愛日本人勝過國人?為什麼如此“媚日”?

近日還有一件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也和日本有關。2月20日,日本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會見到訪的南京訪日代表團時稱“南京大屠殺是不存在的”,身為團長的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劉志偉只是尷尬地笑了笑,沒有進行反駁和批判,說:“南京人還是熱愛和平的,我們需要學習歷史,而不要延續仇恨。”此事在網上和坊間引起軒然大波,大陸民眾向中日兩國官員問責。

雖然中共官方在輿論壓力下發表聲明表明態度反對和抗議名古屋市長的言論,但是,身為南京市訪日代表圖團長當時的反應和回應也不僅僅是應對失誤那麼簡單,在歷史上可以找到類似痕跡。

日本二戰後對各國的賠款為:印度尼西亞8億美元,菲律賓8億美元,緬甸2億美元,越南3900萬美元,老撾278萬美元,柬埔寨417萬美元,韓國3億美元,新加坡2500萬新加坡元,馬來西亞2500萬馬來西亞元,泰國150億日元,瑞士11億日元,西班牙20億日元,瑞典5億日元,丹麥7億日元,蒙古50億日元,中國0元。中國為什麼沒有得到賠償呢?看下面二段史料:

1964年7月10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來北京,與毛澤東的一段對話:“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1972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向毛道歉:“啊,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說:“不是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摘自《田中角榮傳》)

名古屋市長髮出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言論後,在國內的反日言論四起,媒體輿論紛紛發出“勿忘歷史”的言論,重慶市的一些旅行社甚至開始抵制日本遊客,這和這些年一旦和日本發生釣魚島領土糾紛或是日本教科書問題時,在政府鼓動下發生的抵制日貨或是反日遊行比較相似。

作家梁文道說:每次跟日本人聊到中日恩怨,他們就會說,你們的歷史是為政治服務的,怎麼讓我們相信。以前中日友好的時候,就不提南京大屠殺,不搞中日友好了,就提南京大屠殺。甚至大躍進死人也可以說是自然災害,到底是死了3000萬人還是2000萬,還是幾百萬也搞不清楚。那說南京大屠殺30萬人怎麼讓人相信呢?

有中國網友說的很直接:你說要勿忘歷史,別的民族說這個還可以,一個對肅反、反右、大躍進、饑荒、文革、六四的記憶都封殺的民族還勿忘歷史?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日本人稱的“為政治服務”的真實的歷史。

1949年中共占領南京後,在雨花臺修建了雨花臺烈士陵園,在烈士陵園的紀念碑上寫著:國民黨政府在雨花臺曾經屠殺了30萬革命烈士。毛澤東親自為紀念碑提詞:“死難烈士萬歲”。但在毛澤東時代並沒有在南京修建“南京大屠殺紀念碑”。

在1949年以後,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為抹煞國民政府的抗日戰爭,忘記南京大屠殺,成了政策主流。如果講述“南京大屠殺”,必然要提到國民黨軍隊的抗戰和付出的巨大犧牲,這顯然與‘中共領導抗日戰爭,國民黨逃跑避戰’的神話是相矛盾的,因此不得不刪除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1979年後中共開始承認國民黨軍隊積極抗戰,這才使南京大屠殺的歷史重新出世。

那麼,這不斷發生的一幕幕“反日”和“媚日”鬧劇的原因是什麼呢?簡而言之,什麼反日和媚日,什麼釣魚島,什麼南京大屠殺,什麼教科書,在中共當局的眼中並無本質區別,在中共政權的手中,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個可以操縱變換自如的工具,用來控制欺騙民眾,為中共自身的政權穩定服務而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