罔聞天意!習訪美 白宮演鬧劇(多圖)
 
李曉
 
2012-2-17
 

習進平訪美,奧巴馬沒談王立軍問題,好象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人民報消息】白宮是有專門的幕僚班子來全盤考慮戰略部署的。習進平訪美之前發生了王立軍逃入成都美領事館,並交出存有中共絕密情報的光碟,震驚了世界。 這是偶然的嗎?這不是上天把籌碼塞到白宮手裏,讓他們利用這個機會推倒中共柏林牆嗎?

但是,白宮把王立軍送還給中共,並且在習進平訪美時裝傻充楞,好象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2012年2月6日,習進平訪美前夕,王立軍逃入成都美領事館,交出資料、光碟,並向美國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層的材料,其中非常有價值的部份,包括有關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江澤民侄女婿周永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及密謀計劃整垮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班等重磅炸彈消息,至於貪污腐敗,美國並不在意,因為中共貪官污吏們的黑錢都存在海外,美國比王立軍知道的還多。

2月8日,國安部副部長邱進等人把王立軍帶回北京,王立軍把在美領館裡的所作所為都交代了。

2月13日,習進平訪美,對於美國政府來說,這是一個最好的與習進平攤牌的機會,因為王立軍不是把消息透露給西方媒體,而是直接交給了美國政府,所以向全世界公布王立軍拿來的證據,不但可以打亂薄熙來、周永康等人的計劃,而且也可以給習進平一個表態的機會。

但是,在上天給了美國絕佳機會的時候,奧巴馬政府沒有順天意而行,而是把王立軍提供給美國政府的秘密資料,送給了美國私家媒體,讓他們象播電視連續劇那樣,幾天掀起一個小小高潮,勾著讀者的興趣。這種做法是投機政客的做法,很不光明磊落,很齷齪。

目前,聯合國急需要解決的是敘利亞問題,血腥獨裁者阿薩德一直在殺害那些要求他下臺的國人。聯合國理事會現在就中共這一票反對,而法律規定,有一票反對,決議就不能施行。無法制裁阿薩德讓世界憤怒。於是,奧巴馬考慮用其它辦法,能做的也就是美國支持敘利亞要求自由的反對派,提供給他們軍火之類的。

但王立軍事件出來後,美國政府不需要繞那麼大圈子、不需要花一分錢,甚至中國都不需要付出血流成河的代價,只要美國把王立軍提供的材料公布出來,後面的結果是看得見的,當中共黑幕撕開的時候,中共邪惡體制馬上就解體,一天都等不了。

但,王立軍這個活證人送還給了中共,王立軍交給美國領館的材料只不過為美國調整對中共的戰略部署當作新方案資料而已。

美國政府把12級颶風中的中共送到了風眼裏,外面無論如何驚險,風眼裏風平浪靜。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訪美。

很多媒體預言說,2月13日習進平訪美一定尷尬,但恰恰相反,王立軍事件讓他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超規格接待,不僅會見了美國奧巴馬政府的所有重量級官員,而且14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得到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會見。按照國家禮儀來說,只有美國盟國的國家元首才能夠享受這樣的特殊待遇。

更莫名其妙的是,同一天,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也以十九炮禮炮以及檢閱三軍儀仗隊等高規格禮儀接待習近平的到訪,法新社評論說,這是國防部給外國國家元首罕見的高規格接待。

腦袋讓門夾啦?!

是個人都知道「獎懲分明」,都知道什麼時候該懲罰,什麼時候該褒獎,沒有得100分的回家吃板子,得20分的回家被稱讚的。但這種荒謬的事情就發生了。美國政府給足了中共國國家副主席,胡錦濤的接班人面子,並假裝自己手裏沒有殺手鐧,這等於直接表明了美國政府的態度,向包括習進平在內的中共決策層釋放一個極其錯誤的信號:若不是你們投票反對制裁敘利亞暴君,在中國境內屠殺鎮壓老百姓,我們不會給你們這麼大的面子。

奧巴馬可以說,我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你心裏怎麼想的沒人知道,但你做出的事情就是這個效果!

習進平是代表中共國來的,在這種情況下,你讓習進平怎樣表現?讓他主動提出改善人權? 美國都不把中共黑箱絕密作為武器使出來,習進平哪有坡順著下啊,所以沒有特殊情況,他肯定是照本宣科打官腔。

還記得高智晟在「我的心聲」裡的那段話嗎?抄錄如下:


2005年自信的高智晟。

2009年失蹤,一年後復出的高律師。

今天,中共在全世界的「好朋友」、「好夥伴」們,他們對中國共產黨這個當代人類最黑暗政權維護者的反文明現實大都心知肚明。但是這些中共的「好朋友」、「好夥伴」們卻因為利益而成為泛黑暗政治的一部份。

還記得里根總統的那句話:「推倒這堵墻!」是在怎樣的壓力下說的嗎?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發表講話,
呼籲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

從西德採訪回到美國之後,為總統撰稿的羅賓遜對他的頂頭上司、里根總統寫作班子的負責人托尼-多倫匯報說,想把在柏林晚宴上聽到的話寫進演說詞裏,而且要把「推倒柏林牆」作為重點的重點。

稿子寫好後,羅賓遜拿去給總統看,里根抬頭認真想了一下,然後說:「稿子裏提到要推倒柏林牆那段,就是我想要說的;那堵牆一定要倒下來。」

儘管總統里根本人認可這段話,但是,講稿被送交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之後,引起強烈的反彈,這兩個部門竭盡全力,說必須把「推倒柏林牆」這段話給砍掉。

羅賓遜回憶說,對這段話,「負責東歐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打電話來,表示反對,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位高級官員通過備忘錄的形式,來表示反對,柏林那位外交官發電報來,表示反對。」 各個反對部門、包括駐柏林的那位外交官,不僅是口頭上說,而且還都落實到行動上;分別遞上本部門撰寫的、「更恰當」的講稿。羅賓遜說: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時其他部門提供了至少七份講稿;每一份裏面都沒有「推倒柏林牆」那句話。

但是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那些官員提供的講稿,和羅賓遜要說的意思,大體上也差不多。

羅賓遜說,初看,這些稿子裡的話、其中的涵義,和我要說的,沒有什麼大的區別呀,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對我的那份稿子持有那麼強烈的反對意見呢?仔細一看,字裏行間的意思確實大有不同。就拿派駐柏林那位外交官提供的文本來說吧;「終有一天,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乍聽起來,也不錯;但是,仔細一想, 「終有一天」意味著獅子和綿羊現在還得同床共枕,綿羊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另外,「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又是什麼意思呢?難道說這堵墻會把自己給搬走不成?事實上,只有當蘇聯人把這堵墻給推倒、或者是讓別人把它推倒,它才能倒!「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完全忽視了人在這個過程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羅賓遜說,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實際上要說的是,里根總統可以上去講一通這堵墻不應該存在這種話,但是他的話不應該砸的那麼「實」,不應該那麼直截了當。羅賓遜說,他們實際上是想讓里根在這個問題上打打太極拳,搞搞花架子。

1987年6月5號,里根總統一行已經抵達意大利了,國務卿舒爾茨還在對那句話表示反對,並且讓白宮的辦公廳副主任杜伯斯坦將他的反對意見告知總統。杜伯斯坦將反對意見統統都對里根說了,然後把講稿遞給他,請他把那一段再重新看一下。

看過之後,里根問杜伯斯坦,你怎麼想?杜伯斯坦說,我覺得那一段聽起來挺好的,「但您是總統,您得親自決定。」

杜伯斯坦回憶說,過了幾秒鐘,里根臉上浮現出大家都熟悉的、很難用話語形容的明朗的笑容,隨後說:「把那段話留下。」

不過,來自國務院和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的反對派,直到最後,也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就在里根抵達柏林的當天,再度遞交了又一份他們認為里根應該用的講稿。

在乘車去到柏林牆發表演說的路上,里根對杜伯斯坦說,一定會把那句話講出來。里根對杜伯斯坦說:「國務院的那些小子們這下肯定要置我於死地了」,但是,里根堅持說,那句話是他「應該說的」。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發表講話,呼籲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

因為這句話,里根被載入史冊。

正義和良知不是說出來的,是做出來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