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赴加使館PK王立軍赴美領館(多圖)
 
梁新
 
2012-2-11
 
【人民報消息】現在,我們不是娛樂性、幸災樂禍性的來談論「姜維平赴加使館PK王立軍赴美領館」,而是回述兩個人的故事,比較兩個人的結局,目地是為了引起中共體制內外所有助惡為虐的人,以及世界上所有人的深思和警覺。

被大連市長薄熙來迫害入獄的資深記者姜維平,2006年出獄後依然受到時任商務部長薄熙來爪牙的監控和迫害,2009年年初,加拿大政府發出了一個極少見的特許,只要姜維平能抵達在北京的加拿大大使館,他就可以獲得難民身份。可見姜維平想去北京會是多麼艱難。這一年薄熙來已經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了,而且正在做著當中共國家主席的夢。2009年2月5日,姜維平在加拿大駐華使館的幫助下,突然秘密出國與家人團聚。

姜維平出國整整三年後,2012年2月6日晚,那天正是元宵節、團圓節,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待了一天後……又出來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維多利亞-紐蘭2月8日強調,「他確實訪問了領館,後來自願離開領館。」後來又重申「他是自己走出去的。」──沒有人把他推出去!

現在讓我們再比較詳細的回顧他們的驚心動魄的人生故事。

姜維平獲得自由的故事


2009年2月5日,姜維平抵達多倫多後,在機場與妻子擁抱!

姜維平簡介:前香港文匯報駐東北地區首席記者,常住大連。因在香港刊物發表文章披露薄熙來等東北高官腐敗問題,2000年12月被大連國安局秘密綁架,2001年5月因言獲罪,以泄露國家機密罪判刑八年,隨後減刑為六年,當年因此獲得總部在紐約的保護記者協會的國際新聞自由獎。2006年1月4日因胡錦濤訪美而提前出獄一年,並獲加拿大筆會頒發「人道獎」。2009年2月5日,獲得部長「特許簽證」抵達加拿大。

2009年,當薄熙來知道姜維平居然平安抵達加拿大,一家團聚,可以靜下心來揭露他,非常震驚,說:「我一生中犯的最大錯誤之一,就是沒在監獄裏把姜維平『做了』,現在留著活口,實在是個大麻煩。」

其實留誰不留誰,那豈是人說了算的。薄熙來說這話的時候,怎麼會想到三年之後的這個時候,他被趕到雲南滇池餵海鷗。

因言獲罪

在1999年6月至9月期間,姜維平陸續以化名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李鐵映兒子大連空手奪白狼,薄熙來搞廉政抓小放大》、《大連蘇軍紀念塔遷移風波》等多篇報導揭露大連市長薄熙來等貪官污吏。薄熙來使用各種手段,終於查出是姜維平幹的,判他入獄8年,後在國際壓力下改判為6年。

入獄後,受到虐待的姜維平身體每況愈下,姜維平的妻子數次要求給予他人道對待,給予他應有的治療,因此也遭到薄熙來的迫害。她最後一次探監是在2003年新年前,為了安全起見,姜維平妻女於2004年春節過後通過技術移民方式遷居加拿大。

2006年在胡錦濤訪問美國的前夕,中共提前一年釋放了國際關注的記者姜維平,但姜維平出了小監獄進了大監獄,在薄熙來爪牙的監控之下,誰雇用他,就施加壓力把他解雇,使他生活在極其艱難之中。

加拿大部長特許簽證

2009年2月,出獄近三年的姜維平得到加拿大聯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長傑森-肯尼(Jason Kenny)為他簽發的部長特許簽證,只要姜維平能抵達在北京的加拿大大使館,他就可以獲得難民身份。這在加拿大政府來說,是個「極少見的特許」。自保守黨於2006年1月執政以來,給姜維平所簽的部長特許僅是第二例。而這個「特許」是對薄熙來殘酷迫害記者的最好回答。姜維平持這個特許簽證可以在加拿大工作生活兩年,期間可以申請加拿大永久居民。

肯尼部長說,對姜維平一案的關注已有多年。他認為,姜維平的遭遇足以令他有資格獲得特簽,他本人更有義務為姜維平提供幫助。 姜維平的太太李女士(Stella Li)在感謝加拿大政府及各方人士的幫助之余表示,她為先生的行為感到驕傲,說他做了一個記者應當做的。

從拿護照到登飛機,從大連到去北京加使館,整個過程如同電影電視劇一樣驚心動魄。香港開放雜誌2009年3月刊刊登了姜維平描述他奔向自由的曲折經歷《穿過特別通道》。

文章分幾個部份講述了這個過程:出獄後申請出國被拒;辦理出國護照的折磨;在北京加國使館獲得特別簽證;焦慮萬狀的出關過程;憶十年前許行先生勸我政治避難。


姜維平(左)與妻子在多倫多會晤加拿大移民部長傑森-肯尼,手持的是他贈送的一幅書法作品,唐朝詩人駱賓王的詩作「此地別燕丹,壯士發沖冠。昔時人己沒,今日水猶寒。」

文章開篇說:(2009年)今年2月4日,從北京乘飛機到達溫哥華,再轉機飛抵多倫多這趟的飛行,真正地終結了我在中國所遭受的政治迫害、囚禁以及秘密監控的困境。我將與闊別多年的妻子團聚,開始一個新的自由寫作的生活。正如2月8日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長傑森-肯尼先生會見我時, 我回應他的那樣:我的獲釋,不是在2006年1月4日,而是在今天。我把一幅書法作品贈送給他留做紀念。那是唐朝詩人,同樣曾因言獲罪坐過牢的駱賓王的詩作:「此地別燕丹,壯士發沖冠。昔時人己沒,今日水猶寒。」我認為這首詩真實而生動地表達了我的心情。

文章最後一個章節「憶十年前許行先生勸我政治避難」很值得與各位朋友分享,所以照搬如下。

憶十年前許行先生勸我政治避難

現在,我靜靜地坐在飛機的座席上,看著穿行的人流,安全帶卻系不住我波濤洶湧的思緒,我在期待飛機起飛的那一刻早些到來。我油然憶及十年前的加拿大之行,想到了香港開放雜誌的金鐘、蔡詠梅與遠在溫哥華的作家許行。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經過金鐘先生的介紹認識許行的,在參加了世界華文媒體協會舉辦的一次學術研討會之後,我得以一個人在溫哥華逗留了五天。此間,我向著名評論家許行講述了我的顧慮和經歷,並告知我在香港的雜誌上發表了一些批評東北地方官員的文章,並受到監控。許先生語重心長地勸我留在該地。並熱心地為我找到了一個住處,安排我和一位單身老伯為伴。在我徘徊猶豫之際,還專門請來他的太太勸阻我回國。然而,那時的我,還是一個自幼在中共培養教育下成長起來的知識份子,我覺得身為香港文匯報駐東北地區的首席代表、高級記者,如果不辭而別,滯加不歸,不僅對不起文匯報領導,也愧對太太和女兒。我還天真地相信了太太所言,中國進步了,不會再搞文字獄,回國後即使事發,也不過辭職而已。

記得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左右,頭髮花白的許行先生親自把我送到機場,途中我心事重重,東張西望,走還是留下,兩種選擇撕扯我的心。許先生說:姜先生,回去可能坐牢啊,走錯一步,那你就可能留下終生的遺恨。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許先生坐在後面的席位,但他的先見之明與理性之智卻令我在以後十年的歲月中苦思靜想了三千六百多個不眠之夜。那時,許先生說:「我帶你去見陳卓愉,他是議員,可以幫助你!」

「怎麼幫?」我愕然。

「政治避難。」我聽後大驚失色。

在當時我的靈魂深處,這個詞等同於叛國投敵,我永遠不想背叛自己的祖國。於是我選擇了回國,選擇了坐牢,並一次次的與死神擦肩而過……

所幸,現在我又一次的富有戲劇性地坐上了加航的班機,我再次面對生與死的選擇,我腦海中又一次浮現出許行先生那張目光閃爍和眉頭微皺的慈愛面容,十年一夢,恍然如昨,我知道再也不能猶豫徘徊……

剩下的歲月已經不多,無情的鐵窗生涯已消磨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雖然在我以往的歲月裏,命運無情地把我雕成悲劇性人物,但卻以喜劇最終收場……

猛然,我聽到了飛機的引擎轟鳴響起,如同驚雷滾過首都機場的上空。我的心在激烈地顫抖,我又一次雙手合攏,喃喃自語,又一次不停的默默的祈禱:再見吧,祖國!

2009年2月17日於多倫多

當姜維平通知加拿大使館他已經買好飛機票的時候,接電話的使館人員一再叮囑他千萬不要買中共國航班的飛機票!當要進入機艙的最後時刻,姜維平「手提黑色的電腦包,飛快的朝前闊步奔去,恨不得身生雙翼,一下子飛進加拿大。但在眾多乘客中,只有我一個人又被一個年輕漂亮的金髮女郎攔住,她微笑著請我稍等,並接過我的護照查看,彷彿在驗明身份。然後她又仔細地盯住我的眼睛。她甜美的微笑,微翹的嘴角以及意味深長的表情」讓姜維平此時此刻才發現,原來加拿大駐華使館的外交官悄悄護送他到這裏!並看著他安全進入外國飛機機艙,並看著飛機騰空而起,離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管轄地……才放心離去……

寫到這裏,不禁感慨萬千、熱淚盈眶,正義和良知從來都是沒有國界的、沒有種族之分的,正義的力量保護的是為正義而戰的人。人類歷史,無論它有多麼長久,從來就是這樣書寫的。

王立軍追隨江澤民薄熙來的故事

中共官場上有句話叫「帶病提拔」,王立軍是帶病提拔,薄熙來也是帶病提拔。他們兩個都是在1999年7月以後追隨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上特別賣力,而被迅速提拔的。

1959年12月26日生於內蒙的王立軍是蒙古族人,蒙文名字叫「烏恩-巴特爾」,烏恩翻譯漢語意為「真實」,巴特爾意為「英雄」。1976年7月文革期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王立軍去了內蒙古自治區阿爾山林業局天池林場當下鄉知青。在那裏待了兩年;然後參軍三年,復員後當林業局職員、商業局職員;1984年進入遼寧省鐵法市(縣級)公安局交警大隊當內勤,後提拔為治安隊隊長,派出所副所長、所長兼聯合刑警隊隊長,再升任遼寧省鐵法市公安局副局長、鐵嶺市公安局副局長、黨組成員、黨組副書記,兼刑警隊、巡警支隊隊長。因其心狠手辣,1999年12月提升為遼寧省鐵嶺市公安局黨組書記、副局長。因鎮壓法輪功被江羅賞識,2000年8月被提拔為遼寧省鐵嶺市公安局長、黨組書記。

2001年1月,薄熙來被江澤民提拔為遼寧省副省長、代省長;2月任遼寧省省長,直到2004年2月赴北京任商務部長。2001年1月,為了報答江的提拔之恩,薄熙來在遼寧省投資10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造,僅在馬三家一地就耗資5億多元。2003年為了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薄熙來批准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他在瀋陽命令醫院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謀取暴利。

美國國務院在2001年發布的國際宗教自由的年度報告中特別提到發生在遼寧省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2004年7月28日,美國哥倫比亞地區法院宣布,針對薄熙來的「種族滅絕罪」和「酷刑罪」的指控,他將面臨缺席庭審。因積極參與鎮壓法輪功,2005年薄熙來已在美國、英國、波蘭、俄羅斯、智利和秘魯等多個國家被起訴。

2003年5月,王立軍被薄熙來提拔為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副廳級)。2004年11月,王立軍升任錦州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局長。在任期間,王立軍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一位警察作證該中心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王立軍說「必須斬盡殺絕」。證據還顯示王立軍直接參與了活摘器官行動。在學術文章《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中,從沒做過移植研究的王立軍也是作者之一,原因是若沒有他提供人體鮮活器官,移植試驗根本無從談起。

2008年6月,王立軍被薄熙來調到直轄市重慶公安局任局長(正廳級)。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11全年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就達三百多名,大部份學員的家遭到警察的搶劫。有些區縣甚至搞人人過關,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勞教所等黑窩迫害,使其中部份人致殘致死。

與王立軍有過近距離接觸的重慶警界人士描述,王立軍外表不像魯莽屠夫,但其很快讓重慶警界見識到他的殘忍和沒有人性的一面,很多人因此而嚇破膽。

王立軍沒去美領館「上訪」之前,是中共國的「打黑英雄」、「公安楷模」,據稱他的研究專長為國際刑事鑒識、現場心理學、刑事偵查學、法醫學、法學等,是浙江大學、東北財經大學、西南政法大學、第三軍醫大學、重慶大學、西南大學等多所學校的兼職教授和兼職博士生導師。

2011年12月4日,北京郵電大學聘王立軍為兼職教授;2011年12月18日美國著名犯罪鑒定專家李昌鈺聘請其擔任自己研究所的教授。2012年2月2日,重慶宣布免去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職務,保留副市長職位。6日晚王立軍進入美駐成都總領事館要求政治庇護,並在屬於美國的領地上待了一天多。實際上是在等待來自白宮的最後答覆。

重慶市長黃奇帆帶領70輛警車跨界到四川省會成都,把美領事館團團圍住,成都人可以作證,不是美帝國主義要陰謀顛覆薄熙來的管轄地重慶,人家純粹是坐在家裏被無辜牽連進去的。最後,王立軍被中央派來的國安帶回北京。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維多利亞-紐蘭星期三(8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例行記者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證實號稱「打黑英雄」的王立軍本星期早些時候和成都領館人員見了面。她說:「王立軍確實以副市長的身份要求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會面。會面時間訂好。我們的人跟他見了面。他確實訪問了領館,後來自願離開領館。」

至於王立軍當時是否要求避難,紐蘭說:「顯然,我們不談論和難民身份或者避難等有關的事宜。」

還記得美國當初是如何對待被關在中共監獄裡的魏京生的嗎?還記得美國是如何接待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與一雙兒女的嗎?難道美國的普世價值變了?

老天爺從來沒有偏心眼兒


王立軍前胸襟掛滿了中共獎章!
與享有「中國十大傑出民警」、「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重慶市人民衛士」、「全國公安戰線一級英雄模範」等多種中共山寨國稱號的王立軍相比,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站首席記者姜維平就遜色多了,他前胸襟上沒有嘀裏嘟嚕掛滿了中共獎章。也沒有王立軍出版的著作5部,主持科研課題18項,主持研發156項專利,更沒有發明專利5項,也沒有多次在國家級雜誌上發表學術論文,和在國際學術論壇發表學術演講。

姜維平僅僅是在香港的雜誌上用筆名寫了幾篇揭露大連當權者薄熙來等人的政壇糗事,就成為加拿大移民部部長特許難民簽證的受益者。實事求是的說,這個「福利」是薄熙來給的,姜維平因言獲罪,惹下入獄大禍,判刑8年,也因此成為名人,得到國際人權獎項,和政治庇護。

王立軍追隨江澤民、薄熙來,為了得到眼前的一點點利益,不斷做著傷天害理、天怒人怨的事情。但當他生命受到薄熙來的威脅時,他跑到美國領館,抖出很多大料,希望得到保護,但他最終還是走了出去……

有美國眾議員嗆聲政府,說要調查是不是美國政府對王立軍拙劣的叛逃行為處理不當;有分析認為美國政府失去了一次難得的機會,說王立軍的叛逃本來可以給美國情報機構分析中共領導人的秘密世界提供意外的收獲;還有各種各樣的人的說法……

中國老百姓用一句話把所有的說辭都頂了回去: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老祖宗怎麼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姜維平和王立軍的故事再一次告訴所有的人:種瓜確實得瓜、種豆確實得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