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兩腳沾不著地 學江滅口王寶森 薄慢半拍 (多圖)
 
姜青
 
2012-2-23
 

薄熙來追到美成都總領館門口,王立軍早進去了!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這輩子後悔的事兒很多:沒滅了姜維平的口,滅晚了王立軍的口……

薄三兒想學江澤民滅王寶森之口,把一切罪責都推到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身上,他自己洗個清白,可惜慢了半拍。

讓薄熙來和江家幫最頭痛的是,王立軍在中央手裏,王立軍的「原子彈」能量的機密文件先一步給了美國政府。

而美國在習進平來訪前,先拋出了一個爆炸性新聞:薄熙來和周永康要把習進平搞下臺。

具體的,薄周有一個完整的計劃,先把薄熙來弄進政治局常委會,保住周永康再連任一屆常委,把王立軍升任公安部長,薄周聯手把習進平搞下臺,薄熙來當中共國第一把手。 因為這裏面有自己很大的利益,不到要掉腦袋的時候,王立軍不會合盤端出。

習進平2012年2月13日至22日出訪美國、愛爾蘭和土耳其三國。2月20日,在習進平缺席的情況下,政治局開會,薄熙來遞交了辭職書。這個會議是在周永康的強烈要求下召開的。薄周希望在習進平回來之前中央能對此事定下調子來,事情就到薄熙來辭職為止。

與這個動作同時,要駐美使館跟白宮私下談判,想要回王立軍交給美領館的絕密資料。儘管胡錦濤在十七大召開之前曾突然把時任外交部長李肇星撤換掉,換成楊潔篪,但至今江系沒有放鬆對外交部的控制。

江系還放消息說王立軍沒有任何東西交給美國,甚至說王立軍帶了三包絕密材料「洋上訪」,人進去了,東西捨不得帶進去!一句話,薄周用各種手段擾亂視聽,企圖達到美國再放真消息中共國民眾也不相信的目地。

有報導說,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已向中共政治局請辭,辭去政治局委員和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說薄熙來是繼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之後第二名請辭的政治局委員。

薄熙來辭職怎麼能與陳希同辭職相提並論呢?薄熙來辭職是因為他空投到重慶的酷吏王立軍被調查,他要滅王立軍的口,然後把重慶黑打罪責全部推到死人頭上。沒想到王立軍早料到有這一天,早有準備,逃到美領館交出物證,任誰也別想幫助薄熙來逃脫罪責。

而陳希同事件卻恰恰相反,因為時任政治局委員、北京市長陳希同向鄧小平舉報江澤民,江為了構陷陳希同,逼迫副市長王寶森自殺,用死無對證把陳希同關進監獄。

而陳希同案是由薄熙來他爹薄一波引起的,而薄一波這麼做是為了在江那裏得到政治上的好處。

江澤民搞掉陳希同的緣由

話說1990年,雖然鄧小平採納了李先念、陳雲等人的意見,指定了江澤民當總書記,但江到中央來工作後,鄧對江並不十分滿意,尤其是江澤民抵制改革開放政策使鄧開始動撤換總書記的念頭。江澤民得到消息後,魂飛魄散,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全力推行改革開放政策,方化險為夷。

1993年,鄧小平身體開始明顯衰弱。1995年春天,鄧小平收到以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為首的七個省級幹部對江澤民的舉報信,百病纏身的鄧小平把信交給了薄一波處理。

薄一波看完信後覺得搞掉江澤民再上來的人未必稱自己的意、買自己的賬,於是薄一波決計要把握這次絕佳機會,充份利用江澤民,為薄家謀福利。

毫無道義可談的薄一波是個整人能手,搞倒胡耀邦、趙紫陽的會議上,他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儘管胡耀邦是他此生的大恩人,若沒有胡耀邦出頭為他平反,薄一波也就死在監獄裏了。但在利益面前,薄一波絕對心狠手辣。

於是,從來沒有做人基本道德的薄一波,當然更不遵守黨的組織原則,私通被舉報人,把江澤民秘密叫來,親自把陳希同的舉報信交給江看。看過信之後,時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的江澤民面如死灰,渾身大汗淋漓,戰戰兢兢的站在薄一波座前,感謝薄的救命之恩。那天,江澤民和薄一波商量如何搞掉陳希同,並承諾提拔薄的兒子薄熙來。

王寶森自殺的子彈殼跑哪兒去了?


被江滅口的原北京副市長王寶森。
江看過陳希同的檢舉信不到一個月,1995年4月4日,北京就出現了轟動一時的王寶森「畏罪自殺」大案。

正值壯年、春風得意的北京市財政局局長、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王寶森怎麼也沒有料到,天上掉下了橫禍。他被神秘之人秘密約談了幾次之後,面容憔悴、精神恍惚。

據後來地下出版社出版的、流傳甚廣的一本紀實小說《天怒》透露,王寶森是在某些人近距離的逼迫、監視下,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的情況下舉槍「自殺」的。王寶森被指定在北京近郊懷柔縣一個叫崎峰茶的山上「自殺」,該處懸崖斷壁,除了打獵的人以外,鮮有人去。

因山勢險峻,加之幹警們對地形不熟悉,於是有人建議請當地的老鄉來協助搜山。崎峰茶的幹部和群眾趕過來了,每5米一個人,幹警和村民叉開,對裏溝南坡開始實施拉網式搜索。由於村民熟悉地形,搜索進行得很順利,大約一小時後,在南坡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一個老農發現了異常情況:在一塊大石頭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臥在那裏。老農嚇得驚叫起來,幹警們迅速圍了過去,一些見過王寶森的人確認:這就是王副市長。

腳印、創口、火藥、彈頭揭示:是王寶森本人舉槍自殺,而不是他殺,但有人提出質疑:王寶森自己開槍打了自己,那麼子彈殼跑哪兒去了。現場只找到了子彈頭,沒有子彈殼就難以說明王寶森是在現場開槍自殺的。就在大家焦急萬分、一籌莫展的時候,幹警們終於用探雷器找到了那枚已踩入土裡的彈殼。

既然是無人走過的地方,事發後又保護了現場,那麼彈殼怎麼會「已踩入土裏」了呢?《天怒》透露,事發時和事發後,王寶森身邊都有人!


巴望鄧早死的江在鄧追悼會喜極而泣!
最蹊蹺的是,1995年4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經過覆核同意了北京市公安局的王寶森「自殺」鑒定結論。但經過三年之後,在鄧小平去世的第二年、1998年4月,才經「有關部門」批准,把王寶森的屍體火化了。為什麼死有餘辜的貪官遺體要保留三年之久不敢火化呢?為什麼江澤民在鄧婆婆死了之後才敢對那具屍體動手呢?薄一波心裏很清楚。

據內部透露, 《天怒》這本書就是執行江澤民整個計劃的參與人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而以紀實文學的手法披露出真相。

王寶森死的蹊蹺

官方報導說,「有關部門查明王寶森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當然人死了江澤民怎麼說,死人也不會辯護,但奇怪的是,與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的情況不同,並沒有任何人檢舉王寶森有貪污行為,他為什麼自己突然要死呢?!

官方報導說,中紀委及有關部門遵照江中央指示,對原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的經濟犯罪問題進行了深入調查。

報導說,「現已查明,王寶森在任職期間,濫用職權,大肆侵吞、揮霍 、挪用公款,腐化墮落,是一個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的腐敗分子」。1995年7月4日,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決定,開除王寶森的黨籍。

報導說,「中紀委負責人指出,王寶森罪行嚴重,給黨和國家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死有餘辜。王寶森問題的揭露和查處,是反腐敗鬥爭深入發展的一個重要成果。它表明 ,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們黨有決心、有能力清除黨內腐敗分子,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清除自己肌體內出現的腐敗現象。我們要繼續按照中央關於反腐敗鬥爭的整體部署,在緊緊把握經濟建設這個中心的同時,紮紮實實抓好黨風廉政建設,把反腐敗鬥爭深入持久地進行下去,確保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順利發展。」

這一段話清楚表明,是在江澤民的領導下,把王寶森弄死的。

報導說,「審判結果:王寶森畏罪自殺。根據法律規定,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這不是費話嗎?

其實這只是要整陳希同所做的一個鋪墊,王寶森是個犧牲品。這個案子與薄熙來、王立軍案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江澤民露出馬腳


陳希同
因為要搞掉的是陳希同,所以對於江澤民來說,大幕只不過剛剛拉開,緊接著官方媒體大肆宣傳王寶森是如何的死有餘辜,很快就引火到在北京一言九鼎的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身上,江中央對陳希同做出隔離審查的決定,但是如何定罪卻使江澤民相當傷腦筋。死刑是根本不可能的,按照江澤民的意圖是想給他定死緩或無期徒刑,所以媒體報導王寶森案情時,暗示是陳希同為了保護自己的罪行而脅迫王自殺的。這罪判多少年伸縮性可就大了!

當時,新聞每天都有對陳希同和王寶森的報導,從報導陳的罪行忽大忽小中可以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江澤民的陰謀受到了來自鄧小平以及各方的很大阻力,那頂死罪帽子還不是那麼容易戴到陳希同的頭上。

此時的鄧小平又一次後悔把大權交給江澤民,面對「換人說」,鄧小平說自己的身體和精力已經不允許了。

1996年8月,江澤民來到北京市委講了「兩個區別」、「兩個充分肯定」和「三個鼓舞」。

「兩個區別」是「要把陳希同和王寶森同北京高層幹部區別開來」,「要把他們的問題同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工作主流、工作成績區別開來」。當然要區別開來,別人又沒有舉報江澤民。

「兩個充分肯定」是「中央對北京市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對北京市的廣大幹部還是充分信任的」。只要拿下陳希同什麼都OK。

「三個鼓舞」是「鼓舞幹勁、鼓舞士氣、鼓舞信心」。可想而知,江此時的心情多麼歡愉。而薄一波在一旁偷著笑,他對兒子薄熙來說:路給你鋪好了,下面就看你自己的了。

1996年11月6日,離鄧小平咽氣只剩兩個月,三權在握的江澤民膽子大起來,為陳希同事件專門到達北京市,花了三天的時間,去北京市的農村、工廠、學校、商場、居民小區和公安、民警、部隊等處放消息。江說,「陳希同這類事情不是說查就能開始查的」。江說了實話,但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真正意思,只有薄一波父子明晰。

下面是被舉報人江澤民整治舉報人陳希同的時間表:

1995年3月,薄一波給江看了陳希同的檢舉信。

1995年4月4日,王寶森「畏罪自殺」。

1995年4月,陳希同因王寶森案件引咎辭職。
  
1995年9月,中共中央十四屆五中全會將陳希同踢出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保留黨籍,繼續審查。

1997年2月19日21點08分,鄧小平去世。
  
1997年8月29日,開除陳希同黨籍。
  
1998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貪污和玩忽職守罪,將陳希同逮捕。
  
1998年7月31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貪污罪判處陳希同有期徒刑1 3 年;以玩忽職守罪判處陳希同有期徒刑4年,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 6 年。贓物沒收上繳國庫。
  
1998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對陳希同貪污、玩忽職守案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政治局委員李錫銘為陳希同喊冤多年


陳希同因為舉報江被判刑16年。
陳希同1995年的案子,江拖到1997年2月鄧小平去世後的9月份才敢「落實」。陳希同案不公開審理,民眾看到的只是判決結果:陳希同以貪污罪、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從1997年9月1日到2013年8月31日),判了刑關進了監獄,陳希同就此被封了口。

2002年9月左右, 離十六大江澤民交權還有兩個月,陳希同分別向中紀委、最高人民法院和人大常務委員會上書,就本人罪行翻案,上書長達五萬余字,強調自己的罪行是挪用公款,並非侵吞、貪污,挪用公款用作公事,屬於官場上普遍現象。

陳希同在監獄裏常常公開江的一些糗事,透露「江澤民胸襟狹窄,器量狹窄,在政治局內部聽不得不同意見,更不能容忍有與他觀點相反的意見,這已經養成習慣」。陳並說「不相信其他高層領導同志都是真誠地接受和擁護江澤民」。裡面的人都知道一些內情,所以由著他去發泄,沒有人阻攔。

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人大副委員長、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錫銘曾幾年數次上書為陳希同嗚不平。李錫銘稱陳希同是有嚴重錯誤,生活腐化,目中無人,對家屬管教差;但挪用公款揮霍,就不止是他一個人,涉及到七、八十名高幹。把一切都推在陳希同身上,是不公正的。李錫銘還說,社會上就有人為陳希同嗚不平。

李錫銘並不知道是因為陳希同舉報了江澤民,被薄一波出賣了,才遭到此下場。

江澤民不行了

十六大,在江澤民的堅持下,被江提拔成遼寧省長的薄熙來如願以償的加入到中央委員的行列中,這個官職是以陳希同的16年監獄和王寶森的性命為代價的。 十七大在江系的保薦下,薄熙來成為政治局委員,成為直轄市的第一把手。如果不是溫家寶竭力阻止,薄已經是副總理了,這是毛時代他爹薄一波的職位。薄熙來不是第二個陳希同,薄熙來是因為他爹夥同江澤民陷害陳希同,他才有機會當上政治局委員。

薄一波曾對胡錦濤說,兒子薄熙來比他能幹。確實,薄一波總是在底下玩兒陰的,除了高層,很難讓人看清其真面目,而薄熙來是親自出面,跳到桌面上大舞大蹈,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現在他終於在王立軍的幫助下如願以償了。

2月17日,低調到重慶的江外甥邰展突然被高調宣布任重慶市政府副秘書長,這不是要置他於死地麼?2002年十六大賈慶林就因為福建遠華案在身,不願意進政治局常委會,想「告老還鄉」,目地是讓人忘記他,也就別起訴他了。江說你下臺我就完了,還讓賈慶林與老婆離婚,把貪腐大罪都擱老婆頭上。邰展是詐騙犯,1999年私造文件,把一位港商的45棟房產歸為己有,被告上法庭,有案在身。現在江到倒氣兒時才想起這小子,把他弄出來當什麼重慶市副秘書長,這個愛法,連賈慶林都害怕。

2月18日晚《新聞聯播》頭條播出《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外文版出版。江最後悔的鎮壓法輪功的事就寫在《文選》裏,而且白紙黑字表明,是江一人所為。江在多國被起訴,現在忙著趕印外文版,這能是偶然的嗎?這樣外國法院、法官不需要找人翻譯原文,省了多少事!


江又掛了!
2月20日有內部消息透露,王立軍壞了薄熙來的大事,使江一著急又窩回去了,說「到底能不能再死去活來,這誰也不敢打保票」。

2月21日凌晨,百度意外解禁趙紫陽。江活蹦亂跳時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這是江勢力與江本人不行了的一個標誌。於是,江系非常慌張,趕快再造輿論,結果越搞越糟。

2月22日,《揚州日報》刊登了江的消息,江系依然感到底氣不足,同日又讓江氏嫡親網鳳凰網在重要版面轉載了揚州日報題為《新任揚州市委書記:按照江澤民同志殷切期望再上臺階》的新聞。

報導稱,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王燕文不再擔任中共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任中共揚州市委書記。報導還稱王燕文和謝正義都在會上提到「按江的期望再上臺階」。新聞造假是常事,所以真實的情況是怎樣,只有開會的人才知道。

不過,鳳凰網新聞中,最耐人尋味的是,下馬的揚州市委書記王燕文稱江澤民為「江主席」,上馬的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則稱其為「江澤民同志」。「江主席」在家鄉喪失實權,這可是件大大的事!

江系被美國玩兒的兩腳沾不著地

再回過頭來說說轟動效應持續火爆的王立軍案。

2月15日《美國之音》報導,資深媒體人比爾-戈茨(Bill Gertz)撰文披露王立軍在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停留一夜尋求庇護的詳細情況。文章說:「據一位了解情況的美國官員說,王立軍反映的情況涉及到他的上司薄熙來的腐敗還有同黑社會勾結的問題,還談到了中國警方(周永康)鎮壓異議人士的問題。」

美國官員還透露,王立軍向美方提供的材料中,包括有關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貪污腐敗材料,以及薄熙來和周永康密謀計劃整垮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班等。

2月21日,戈茨在《美國自由燈塔》網站再次爆料:中共方面要求美國歸還王立軍交給美方的材料。

一名美國官員說,王立軍開車200公里從重慶到達成都,化妝進入美領館,在領館度過了一夜,並在逗留美國領事館期間向美方上繳了一摞文件。中共現在要求美國退回王立軍上繳的文件,這可能給王立軍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他還說,如果美國歸還王立軍所提供的文件,將給中共當局提供證據,那對王立軍來說可能是致命的。這位官員說:「王立軍的命在美國手中!」這句話說的還不夠給力,應該是「江澤民、周永康和薄熙來的命在美國手中」。

如果要求美國退回王立軍上繳的秘密文件,不是為了今後的戰略布局用,而只單純給王立軍判刑用,那毫無意義。 對中南海來說,追回秘密文件並不重要,因為當事人以及見證人王立軍就在自己手裏。對江系來說,那可就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周永康、薄熙來們急於想知道,美國到底掌握了他們多少秘密。而美國無論出於哪方面的考慮,都不會把文件交還給中共,這最讓江系兩腳沾不著地,所以近日把「江澤民文選」推了出來,還讓下臺的揚州市委書記亂叫「江主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