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 看人民起義(視頻)
 
2011-2-28
 
【人民報消息】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中東和北非反獨裁的風潮已經延燒到利比亞,而利比亞的獨裁者卡扎菲效仿中國六四屠殺,激起了人民的起義,令自己四面楚歌,那麼在中國當局為了避免同樣的事情發生,除了封鎖互聯網之外,有傳言說中國的軍隊已經進入了一級備戰的狀態。

那麼利比亞人民的起義是如何燃燒的呢?這樣的事情在中國真的不會發生嗎?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首先和大家來看一下利比亞人民起義它的背景。

突尼斯和埃及的“茉莉花革命”,引發利比亞各地民眾大規模和平抗議示威,總統卡扎菲窮兇極惡死保獨裁政權,2月21、22號連續兩天派戰機轟炸首都的黎波裏,動用坦克和雇傭軍開槍射殺抗議民眾,甚至連救護車也掃射。

國際人權聯合會說,利比亞至少已有700人被殺;另有1,400人失蹤。而意大利外長23號指出,利比亞的鎮壓已造成超過一千人喪生。

美國總統奧巴馬23號首度譴責說:“這些苦難和流血事件令人髮指,是無法接受的;恫嚇並下令射殺和平抗議者,以及加劇處罰利比亞人民也一樣。這些都違反國際普遍準則,必須停止這種暴行!”

奧巴馬指出,利比亞政府必須對其行動承擔一切責任。美國政府正在考慮對利比亞實施雙邊或多邊制裁。

歐盟譴責卡扎菲的暴行與恐嚇,並決定對利比亞進行制裁,其中可能包括禁發簽證和資產凍結。法國和德國呼籲歐盟考慮暫停同利比亞的經貿關係。德國總理默克爾指出,卡扎菲已向利比亞人民宣戰。

聯合國安理會敦促卡扎菲結束暴力行為。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皮萊(Navi Pillay)呼籲對利比亞政府鎮壓示威者展開調查,並指出這種暴行可能構成反人類罪。

秘魯率先宣布與利比亞斷絕外交關係。阿拉伯聯盟已暫停了利比亞的成員資格。

英國首相卡梅倫22號在科威特議會發表演說,他譴責卡扎菲暴力鎮壓的同時,坦承英國曾經為了穩定,而支持了一些專制政權是錯誤的。

他說:“幾十年來,一些人辯論說,穩定需要高壓政權的統治,而那些改革和開放將導致不穩定。最近(中東)發生的事件證實了,否定人民的基本權利並不能維持穩定,而是恰恰相反。”

目前,利比亞民眾的抗議活動不斷擴大,要求卡扎菲下臺的呼聲越來越高。被視為卡扎菲政權二號人物的內務部長阿比迪,與司法部長等高官,相繼辭職倒戈。卡扎菲兒子賽義夫的一位高級助理薩萬尼也辭職抗議。

利比亞軍方也出現反對卡扎菲的聲浪,東部的軍隊已經倒戈,東部軍隊的最高指揮官馬赫穆德少將說:卡扎菲儼然是一位暴君。他指出,卡扎菲一死,利比亞就會因為內戰而分裂的說法是一種宣傳。

目前,反對派和嘩變的軍隊已經占據了利比亞整個東半部地區,包括第二大城市班加西(Benghazi),他們成立了當地的臨時政府。

23號,第三大城市米蘇拉塔(Misurata)成為第一座由反對派控制的西部大型城市。西部其他城市和南部城市也都有示威發生。利比亞多個城市相繼起義,與當年辛亥革命中國許多省市紛紛起義獨立頗為相似。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利比亞駐外大使辭職抗議血腥鎮壓示威,利比亞駐埃及領事館降半旗致哀。利比亞駐美國大使以及駐聯合國大多數官員,都呼籲卡扎菲立即下臺,以避免更多的流血。

22號卡扎菲在電視講話中,以中共出動軍隊坦克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為例,氣勢洶洶為自己武力鎮壓民眾辯護。

當年參與天安門運動的旅英民主人士邵江說:“卡扎菲是在給自己鎮壓尋找藉口。實際上,天安門鎮壓模式在整個世界中產生的反響是非常巨大的,都是把它當作一個非常負面的,就是政府殘酷鎮壓和平示威請願的示威者。那他實際上從整個獨裁者中和專制政府中,恐怕能找到的最惡劣的就是中國了。”

在嚴控網絡輿論的同時,中共官方媒體繼續作淡化和歪曲報導,極力維護卡扎菲的形象,把抗議民眾說成恐怖分子,封鎖利比亞當局射殺抗議民眾的實情。

不光是歐美國家,甚至連被視為盟友的伊朗和哈馬斯政權,23號也譴責利比亞當局向示威者使用武力。而在24號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再度拒絕譴責利比亞針對平民使用武力。

卡扎菲以天安門血腥屠殺作自我辯護,在海內外中國網民中引起一片嘩然。有推特網友指出,這讓全球人們看到,原來獨裁者對人民的血腥鎮壓,是一脈相承的。

外界評論指出,在反獨裁的歷史洪流面前,卡扎菲和中共的專制暴行,會讓更多的民眾和官員覺醒,加速獨裁政權的崩潰,同時加重獨裁者自身的罪孽。而和平解體中共的希望,在於全民在退黨大潮中拋棄中共。

(播放結束)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 看人民起義”,那麼利比亞人民的起義是如何燃燒起來的?在中國類似的現象真的不會出現嗎?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的嘉賓,和其他觀眾朋友們一起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或者您也可以通過skype的文字和語音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我想先請陳先生跟我們觀眾朋友介紹一下,卡扎菲他在上臺前後的情況,以及他執政40年都經歷了什麼?

陳破空:卡扎菲是在1969年通過政變上臺,他當年只有27歲,他是一個軍人,當時的職位是上校,所以他至今被稱為卡扎菲上校。他上臺之後實行軍人統治,利比亞是個部落制的國家,他籠絡了各種部落,靠豐厚的石油資源來籠絡部族,和周圍的國家搞好關係。利比亞在他上臺之後,他以狂人的形象出現在國際社會,他曾經支持恐怖主義,很早,在80年代就被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

他最大的恐怖主義行為是1988年12月,他親自下令炸毀了,兩個利比亞的特工去炸毀了一架從倫敦飛往紐約的103號航班,就是泛美航空公司的,當時因為飛機墜毀的地點在蘇格蘭南部,叫洛克比,所以叫洛克比空難。這個空難導致了 243名的乘客死亡,地面上有11個居民死亡,所以這起重大的恐怖攻擊,後來證明是卡扎菲親自下令,他在1993年會見一個外國記者的時候,含蓄的承認了這點。

由於他搞恐怖主義和支持恐怖主義,在80年代,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曾經下令轟炸利比亞,在轟炸中,卡扎菲東躲西藏,他在他的軍營中或者帳棚中過日子,他的女兒被炸死了,當時他是虛驚一場。在之後,他繼續的跟國際社會叫板,但是到了2003年他有一個戲劇性的轉折,那就是他在2003年的時候由於美國攻下了伊拉克,把他嚇了一跳。

美國攻打伊拉克,當時其中理由之一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利比亞一直在搞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什麼毒氣彈化學武器,所以利比亞由於受到了恐嚇之後,利比亞主動的放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卡扎菲主動的向西方求歡,求好。

2003 年以來利比亞跟西方的關係有所改善,而大量的西方資本進入利比亞,這些資本進入利比亞跟進入中國的狀況非常相像,相當多的資金落入了高官的腰包,使他們加劇的腐敗。另一方面很多資金髮展了它們的經濟,使它們人均產值,利比亞在北非和中東是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它的人均產值達到1萬3,400美金,遠遠高於中國,所以老百姓過得很好。

最近利比亞人民起來造反之後,卡扎菲今天還在說,他說日子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造反?他說醫療有多好,又是投資有多好,稅又多低,人人人均收入有多高,他都不明白老百姓不僅僅是需要吃飽、穿暖、房子,老百姓需要的是民主權利,而他嚴格的控制民主權利,禁止一切政黨活動,所以跟中共有極大的相似性。

到了今年當突尼斯、埃及相繼發生民變之後,那麼利比亞民眾也開始以和平示威的方式進行,後來遭到利比亞狂人卡扎菲的武力鎮壓,就變為人民武裝起義,現在他41年的統治面臨搖搖欲墜的局面。

主持人:那麼這一次卡扎菲他公開宣稱,就是中國在1989年六四的時候就用坦克,還有機槍掃射了學生,他認為他這樣做也是可以的。那麼我們知道中國政府現在仍然對六四的說法,和1989年那時候沒有什麼區別,那麼在利比亞這個事情上,中國政府是個什麼樣的立場呢?

李天笑:在利比亞這個事情上,中國政府一開始的時候是避重就輕,語焉不詳,應該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表面現象的羅列上,很簡短。對卡扎菲來講有時候,也會講他一些是什麼怪人啦,或者是狂人啦這些,這些都有。但是對他這次民眾起來要推翻他,然後他現在局勢眾叛親離,各個地方都開始起義,然後他又採取非常血腥的這種方式,包括用飛機轟炸,用迫擊炮來轟,還用導彈來打,這些東西都一概的掩蓋起來。

那麼在22號,卡扎菲有一個電視的聲明,就是剛才講到,裏邊提到了他是從六四鎮壓當中學到的。他認為就是說,他潛在詞就是說中共能夠對學生進行鎮壓,那我為什麼不能呢?他用這個作為一個強勢的理由。那麼這個之後,中共的態度稍有改變,就是對它來說,採取了一些相對的,有選擇性的一些報導。另外的話,現在中共的媒體上比較強調的,就是中國政府好像採取了什麼撤離在那邊公司的工作人員等等這些東西。

整個來說,就是因為卡扎菲他本人跟中共一貫是有非常緊密的友好關係,而且其實江澤民也去訪問過他,然後他也到中國來過,他的兒子,我記得好像去年也來過,這樣的話兩個國家在專制獨裁這點上具有共同性。

因為卡扎菲這個國家他只有一個政黨,叫作革命統一戰線,其他的全部取消,就是名符其實的一黨專政,而且他就講什麼人民來主掌政權,所以說他把人民委員會放上來。實際上他既是三軍的總司令,所以所謂叫上校,因為他革命的時候,所謂革命的時候,他是最高就是上校,所以說沒有人再能夠比他更高,就上校,他又是議會的總理,又是革命領袖,他那個沒有總統,他說他不是總統,他是革命領袖,但是他這個人民委員會把所有的機構全部都撤銷,實際上他的部長都是他的助手,都是他的秘書,他一個人掌握所有的權力。

那這樣的情況,儘管說經濟上看上去還是不錯,是非洲的首富,但是人們對他的獨裁專制是凝聚了很大的烈火,特別在東部這個地區,所以說這次一點就著。

主持人:那說到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我知道他公開發表了一段話,他說中國學生在天安門抗議,中共領導人派坦克進入把學生消滅清除,中國的統一比少數示威者更重要。那我們知道現在還是有一些在中國大陸的人認為說,那時候如果要是不這樣果斷的去把學生趕出去,鎮壓的話,就是犧牲一部分的人的話,那麼現在中國可能就很亂啊,就會分裂啊,那您怎麼看這個說法。

陳破空:我們首先要知道一件事情,就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在世界上發生很多的民主潮、民主運動,中共都會被放上道德法庭的審判臺,不管是在東歐的巨變中,還是蘇聯解體中,還是在中亞的顏色革命中,還是在這次中東和北非的民主潮中,中共如果說當地的統治者,多數的統治者都沒有選擇鎮壓人民,多數的統治者都會說,我們絕對不能夠像中共那樣鎮壓人民,埃及的政府發言人當時就說了,這裏是解放廣場,這裏不是天安門廣場,這裏也不會變成天安門廣場。也就是說凡是願意妥協的,讓步的,稍微開明的統治者,他們都以中共為戒,引以為戒。

但是少數主張鎮壓的統治者,卻援引中共的鎮壓,就是比如說烏茲別克的鎮壓者,緬甸的鎮壓者,以及這一次利比亞的鎮壓者,獨裁者鎮壓民眾,他就說中共都鎮壓了,所以我要鎮壓。

中共在兩個方向被放上了道德法庭,比很多國家引以為戒的時候,他被放上了道德法庭審判一回;當這些獨裁者要效仿它鎮壓的時候,又被放上了道德法庭審判一回,所以以致於中共政權經常感慨說這關中國什麼事,就是關中國的事情,因為中共在1989年所做的血腥鎮壓,是世界上統治者一個極壞的,到了極致的壞榜樣。

全世界要嘛引以為戒,要嘛就是效法之。所以這次卡扎菲說這個話,首先他說中共是為了國家的統一鎮壓學生,這個是錯誤的,中共絕不是為了國家的統一,當時國家的統一沒有任何問題,中共是為了它自己的政權,為了它的腐敗,為了它的既得利益,所以卡扎菲用這個話來引用是一個錯誤的比喻,只是為他辯護。

另一點,他引用中共的鎮壓,證明了他從他的反面的角度,負面的證明了中共派坦克進入,所謂的叫作消滅學生,清除學生,他從側面證明了中共的罪行。但是我們所看到的這次利比亞人民的三階段,第一階段和平請願,第二階段軍警去鎮壓,武力鎮壓,第三階段民眾武裝起義,這導致了一個新的模式。

就是繼突尼斯和埃及之後,民眾越來越大膽的對獨裁者說不,突尼斯民眾是通過和平的示威,在少量的警民衝突下,把獨裁者趕跑了;那埃及的民眾經歷了更大規模的一個衝突,就是警民之間的衝突,還有一個就是說跟穆巴拉克支持者的衝突,但是軍隊介入之後,國家和平的進行了轉型,穆巴拉克下臺了。

而利比亞人民勇敢的站起來反抗,就是你拿武器消滅我們,我們不是逆來順受,我們不是中國學生,我們也不是中國民眾,我們要起來,拿起武器來保衛我們的家園,保衛我們的權利,用正義的武裝來詆毀黑暗的武裝,或者是反動的武裝。

所以利比亞人民的起義,給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樹立了一個非常巨大的榜樣,我認為這樣的榜樣,在有限的,處於自衛的情況下所使用的這樣的一種武裝起義的這種方式,恐怕會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所效仿,甚至有可能被中國人民所效仿。

李天笑:剛才講到利比亞這個鎮壓給人民的起義,給世界人民樹立的榜樣。實際上卡扎菲講的這個問題,就是說提到六四,實際上證明了他是以中共為榜樣,換句話說,就是中共對人民的鎮壓,給所有大大小小的獨裁者樹立了一個榜樣,證明中共才是這些大大小小獨裁者的精神支柱,這是一點。

第二個實際上是給西方國家提出了一種警示,就是當你對中共的鎮壓罪行,你沒有進行譴責的時候,你要想去對向卡扎菲,或者是內賈德這種,金正日這些進行鎮壓,你就缺乏強烈的道義上的力度,所以說應該說是,只有對中共這個認識加深了,對中共進行譴責,這些大大小小的東西你才有非常居高臨下的這種力量去制約它。

主持人: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 看人民起義”。現在再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上海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彭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兩位老師好。我想問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秦始皇當年是暴政統一了中國,當時他被項羽和劉邦給推翻了,唯一和秦始皇媲美的也許就是老毛,他一直崇拜秦始皇,維護統一,維護政權,今天好多民眾一想起共產黨實行的就是這種暴政,它讓中國人造成一種恐懼,大家都有一種恐懼感。

中國人的領導人有一種缺點就是聽不得別人半點的批評。對內它毫不手軟,對外可以說是,它不像斯大林,或者是那種強勢的維護自己的國家,即使中國的大使館被炸,或者是王偉撞機事件,它就是表現的非常軟弱,老是討好國外,欺壓中國的百姓。我想讓兩位老師做一個評價,謝謝。

主持人:謝謝彭先生。我們接下一位加州賈先生的電話,賈先生您好。

賈先生:你好,主持人,兩位嘉賓好。我想說四點,第一就是,最近CCTV老是報導怎麼樣從利比亞撤僑,撤僑這個是好事,但是為什麼要撤僑?利比亞發生了什麼東西?利比亞政府對老百姓帶來什麼事情?它就不報導。你說飛機轟炸老百姓,它連提都不提。中國憲法上說老百姓有知情權,那你CCTV不報導,是不是蒙蔽了老百姓?是不是剝奪了老百姓知情權?是不是錯誤的引導了老百姓的知情權?你CCTV在這方面是不是沒有新聞道德?這樣弄。

卡扎菲說他還掌了政權,CCTV播了一遍又一遍,幾次講話它都播。但是卡扎菲對老百姓幹了什麼?基本上我一直在注意,基本上沒有說。所以就是因為這樣,卡扎菲才提起了六四,卡扎菲有一個創新,就是飛機轟炸老百姓,比六四用坦克車壓學生有一個創新,這叫什麼呢?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們這叫做一丘之貉。

主持人:謝謝賈先生,我們還有其他觀眾朋友在線等候。我們先來接下一位紐約盛先生的電話,盛先生您好。

盛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講兩個問題,首先一個,我想問一下剛才紐約楊先生,他說他做出兩個論斷,第一個,他說共產黨就是經過二十多年以後,自從六四以後變得越來越好,我不知道他根據什麼?因為我覺得他也應該受過高等教育,你說話不能沒有根據就亂說,我覺得你今天說出你的論斷,你應該提出你的一些論點。

第二個,他說當時親自在天安門廣場,因為當時我也有很多同學在那邊,我不知道他根據什麼論點說,天安門廣場或者是在天安門地區,或者在北京範圍內沒有發生過屠殺?你說話得有個根據。我邀請他再打回來,把他的論點提出來,論據提出來,來證明他所說的是對的,我非常希望他能夠回應我的邀請。

主持人:謝謝盛先生。我們接下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這個小楊我主要是對他說兩句話,小楊同志你好,六四屠城已經把中共邪黨永遠的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了。你是69年出生的,還很年輕,你一定會看到在國際審判法庭上對歷史罪人的審判,就像對德國法西斯黨徒追擊到天涯海角一樣。

第二句話,一個紀念六四的歌曲,這個歌詞很好,讀給你聽:“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如果熱淚可以洗凈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讓明天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永遠都記得歷史的傷口。”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我們接下一位洛杉磯張女士的電話,張女士您好。

張女士:你好。我剛看你們的節目,有一點沒看明白,那個法輪功的標誌是什麼?我怎麼看起來好像希特勒的標誌啊?有點不太清楚。

主持人:我們再接下一位墨西哥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您好。

楊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嘉賓好。我剛才聽了這個紐約楊先生的講話,我覺得紐約的楊先生好像是不是不正常啊?我當時也在…我不敢上天安門,因為槍聲太大了,部隊太多了。我在復興門那待著,我就看到三輪車拉著跌落的屍體,我就看到吉普車拉著跌落的屍體。我懷疑楊先生是不是不正常,或者是我肯定他是一個五毛黨,你到美國來幹什麼呀?你回中國多好啊!享受那個幸福,回去,趕緊回去!要不然給我一個回答。再見。

主持人:謝謝楊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您好。

楊先生:你好。我就是剛才那個打過電話的,然後想澄清幾點。第一點,我是一個中國的普通民眾,我的觀點代表我個人的觀點,我不受任何人的指使。第二點,我說最近20年中國變得越來越好,我沒有講是中共變得越來越好。第三點,我說當時我在天安門廣場我沒有看到,而且我知道在天安門廣場沒有發生過屠殺。請大家明白這些事情。

另外,我覺得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要希望中國變得越來越好,然後我們不管是對中國這個國家,還是對中國執政的共產黨,我們要本著一種客觀 的態度,它有好的地方我們也要說,它有壞的地方我們也要說。那麼我今天陳述這種觀點又不代表說我是一個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人。

想當年我來到美國,也是因為說我覺得在國內待著感覺不是很舒服,所以我到了美國。那麼我到了美國之後,我所感覺到的是美國確實是一個民主國家,就像我今天打這個電話,我可以不必匿名,同時像《新唐人》電視臺我覺得也很好,因為在若干年前,美國的某個電視臺曾經主辦差不多類似同樣的節目,那麼他的這個導播在我講話之前,他一定要問我是什麼觀點,我想講什麼?然後讓我在電話上等候將近半個小時,然後告訴我,對不起,我們現在沒有時間了。那麼這個《新唐人》在這點我不知道是做得不是很專業,還是說是真正的體現出一種民主?

那我所說的是,愛國不等於愛黨。另外,不管共產黨好與壞,我們大家要本著一種客觀的態度,它有好的地方,它也有壞的地方,對於它壞的地方我們加以批評,沒有問題,對它好的地方,我們也不要把它一概的說成壞,如果這樣講話有失公允的話,你是得不到民眾的支持。好,謝謝你們。

主持人:謝謝楊先生。我想您向我們很多的觀眾回答了他們所要問的問題,那我們來回應一下,李博士先請。

李天笑:我從後面開始,楊先生剛才講到他裏邊有一句話,我覺得還是比較認同,就是講“愛國不等於愛黨”,確實作為一個,你是作為一個到海外來的中國人,那麼你也認為海外的自由民主制度,美國的這種環境更適應於你,那也就說明,你的事實已經說明共產黨不好,你在國內沒辦法繼續忍受這樣一個狀況,你才出來的,不用多說了,這個事實已經說明,你用腳說了這個話。這是一點。

第二個說共產黨也有好的地方,這個我們應該是這麼看,你說一個殺人犯,他犯了該判死刑的罪,那麼他在…比方說過馬路的時候,他扶了人家一把,或者做了件什麼事情,或者說他在殺人的時候把花盆撞倒,又把它放回原處。那你說他也做了好事,那他就不應該判死刑了嗎?

共產黨在歷史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歷屆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整個過程當中有8千萬人死在共產黨這個政權統治底下,特別在現在各種信仰團體,我剛才已經講過了,包括拆遷戶啊,仍然在共產黨統治下受到嚴重的迫害。

那麼你說共產黨好在哪?它所做的這個事情,它是為了更大程度的欺騙人民,然後取得對它的合法性的承認,然後更能夠利用這個政權去鎮壓人民,去達到它一種維持政權的效果,所以說是這麼一個問題。

至於說中國的經濟發展過程,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任何國家政府,作為一個社會的職能,一個國家管理職能,它都有權、都有責任進行社會管理的職能。而共產黨在這兒確實是做得很差的一個,它把大量的錢都用在了維穩上,用在鎮壓上面,用在維護它的政權上面,而對民生的問題,實際上它黨內的腐敗問題等等,它是漠不關心。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能夠承認共產黨有什麼樣。

陳破空:我再補充一下,就是剛才楊先生提的問題,楊先生說要求我們對共產黨的態度客觀一些,我想我們相當客觀,我們在揭批共產黨的時候,從來是以事實為根據,揭批共產黨。但是共產黨對待人民,對待民運,對待法輪功,對待國外,它是從來不客觀的,它是主觀的,甚至捏造事實。所以在講客觀這點,我希望楊先生同樣打電話到中央電視臺給中共諫言,要它們對待人民或者對那邊客觀一些,我想這才找對了對象。

第二點,剛才楊先生講到共產黨有好的,或者說是壞的,我們以前說過,我們在談希特勒,談軍國主義的時候,如果你要強調它的好的方面,或者談利比亞這個狂人卡扎菲,或者那些獨裁者的時候,你非要去談它好的方面,那是不可知論,我們談的是一個本質上的惡,本質上的壞,那就是壞。

另外剛才楊先生說到,說最近20年講的是中國越變越好,你看是哪方面,如果你的結論成立的話,你應該讓中共開放互聯網,讓互聯網的老百姓來評說最近20年中國究竟怎麼個好法?如果中共要封鎖互聯網,我們沒法看到老百姓對這個東西的評價,你個人的評價不能代表。

另外,剛才很多觀眾提到了恐懼這個概念,我想說的是,老百姓的確被中共的屠殺、迫害、政治運動搞得有些恐懼,但是老百姓要認識到共產黨本身更為恐懼,如果它不恐懼的話,它幹嘛要封鎖互聯網呢?它幹嘛要封鎖媒體呢?要堵塞人(的)口呢?而且一有風吹草動,它就出動幾倍,甚至十幾倍的警力去防範呢?開一個會還要 80萬人搞保安,2千人開一個會,這證明中共本身比我們更恐怖。

中共有一個結論,它認為互聯網一開,它一天之內就倒臺。也就是說當楊先生或者一些民眾看到它是很強大的時候,實際上中共本身認為它不強大,中共本身認為它非常脆弱,非常軟弱,它可以在一天之內倒臺。所以老百姓如果要認識到這一點,我想老百姓的恐懼會減少很多,而我們用我們的這個勇氣去面對共產黨的恐懼,我想我們能夠一步步的走向勝利。

李天笑:剛才有一個洛杉磯的女士,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她突然提到法輪功這個標誌,跟希特勒的標誌好像很像。實際上我覺得她少見多怪,她可能對歷史不了解,就是說實際上兩千多年前,當時釋迦牟尼傳法的時候,佛家這個標誌就是這樣的。

主持人:您是說“卍”字符是吧?

李天笑:是“卍”字符。希特勒是立著用的,這很簡單。所以說她只要查一查歷史,做一點研究她就知道了。

主持人:我覺得我想跟楊先生說一句話,就是說在您一開始表達您的想法之後,就有很多觀眾朋友進來表達很不一樣的想法,我想這可能也是挺值得去深思的。

另外,您剛才談到我們《新唐人》電視臺的這種熱線直播,就是您電話進來馬上就可以講,而且也不會事先問你要講什麼,如果講的好像跟那個電視臺講的不一樣的話,就最後跟你說沒時間了。那我們不是這樣的,我們這個平臺就是給大家來自由交流,就像今天一樣,您可以有第二次機會打進來和大家交流您的想法,那麼大家也都知道您到底是怎麼想的。

所以您剛才談到這個說是不是因為不專業呢?我想這不是一個專業和不專業的問題,是一個媒體它是一個什麼立場的問題。比如說您剛才談到的媒體,它可能就很擔心真實的聲音發出來,而我們在這兒是不用擔心的,而且我們認為媒體它是社會公器,它就應該負起社會的責任,我們就應該大家各抒己見,因為真理會越辯越明的。那也歡迎您經常看我們《新唐人》的節目,還有經常可以打電話和其他觀眾朋友來交流您的想法。

非常感謝您參與我們這個節目,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您的參與,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沒有辦法,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如果您還有其他的想法想和觀眾交流的話,您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email protected],謝謝各位的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看人民起義)


熱點互動直播:從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看人民起義(上)


熱點互動直播:從卡扎菲效仿六四屠殺,看人民起義(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