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對中國的啟示(圖)
 
李天笑
 
2011-2-3
 

2月3日,埃及獨裁者穆巴拉克派便衣警察騎駱駝衝進開羅市中心廣場毆打民眾!

【人民報消息】埃及局勢註定讓今年中國人的新年不會寂寞。2月1日(周二)埃及全國爆發了百萬人示威(開羅25萬)。無數中國網民關注著埃及反獨裁示威的起伏動蕩。

埃及開羅解放廣場彌漫著20多年前的天安門廣場上與獨裁者抗爭的熱烈氣氛。廣場上人頭攥動,歡呼、打鼓、野餐。示威者安營紮寨,準備長期作戰。市民為示威者送食物和水。年青人在路口設置安全檢查站,維持秩序,護送外國記者。

穆巴拉克現在是能拖則拖,能賴則賴,同時拉攏軍隊,尋找暴力鎮壓的機會。穆先是換上了有軍隊背景的副總統和內閣成員,同時讓其子出走(明示其子不會繼位),穩住軍隊。然後撤下沾有民眾鮮血的警察部隊,一方面緩和局勢,另一方面讓全國陷入無政府狀態,甚至放出大量罪犯打砸搶,營造國家沒有他 就會天下大亂的假象。“百萬人示威”後,穆答應不參加9月大選,但拒絕下臺,同時組織其支持者到解放廣場衝擊示威者,加劇動亂,製造鎮壓藉口。所以一些西方記者認為,穆巴拉克可能會因戀權而像89年64屠殺那樣大開殺戒。

從總的局勢看,儘管會有一些起伏,但穆巴拉克下臺已是大勢所趨。埃及起義的黨派色彩不明顯,但目標卻很明確:第一是穆巴拉克和他的政權必須退位;第二是成立過渡政府,並成立委員會擬定新憲法,籌備民主選舉;第三是解散現執政黨占多數的國會。穆不下臺,示威就一直繼續下去。連穆新任命的副總統和國防部長都勸穆“移交權力”,可見穆在劫難逃。

埃及在這次人民起義之前,表面上經濟GDP在增長,也有多黨競選的總統制,為什麼 “維穩”一夜傾覆,獨裁轉眼崩潰?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只是外在的導火索,真正的原因在埃及本身。這對中國有重大啟示。

首先,人民不要獨裁專制。埃及徒有表面的多黨競選制,如總統是由人民議會提名,公民投票選出;同時人民議會是最高立法機關,議員由普選產 生,等等。但穆巴拉克自當政起,30年一直實施緊急狀態令,壓制大規模的反對黨的產生,操縱選舉,抓捕有競爭力的候選人,連任5屆總統。穆甚至設立特別法庭判處反對其傳位給兒子的學者重刑。

國家政治權力長時間被獨斷,再加上貧富懸殊,腐敗盛行,伴隨通貨膨脹率(20%以上 )和失業率(9%以上;年輕人50%以上)居高不下,民眾勢必對當權者失去信任,要求穆巴拉克下臺。

中共統治的獨裁專制程度遠遠超過埃及,連表面的多黨競選制和普選制都沒有, 更談不上各種實質性的基本人權。被吹噓的玄乎其玄的村級選舉根本與國家權力無關,只是村民自治形式。而中共的腐敗、對民眾的鎮壓和社會貧富差距卻甚於埃及 千百倍。每年幾十萬起民眾群體抗暴事件、各種自焚和殺警事件,加上民眾對高房價、高物價、低收入等憤怒,早已使民眾對中共獨裁專制怨聲載道。實際上,小型 的、地區性的 “埃及革命”已在頻繁發生。

至於中國尚未發生全國性的“埃及革命”,一是由於中共暴政的空前殘酷,通過司法系統和基層官匪結合黑社會化對民眾的殘害和控制,其程度遠遠超過埃及。

二是中共封鎖、控制和歪曲信息的手段和嚴密性讓埃及望塵莫及。在埃及Facebook和 Twitter等社交網絡工具一開始發揮重要作用,幾天後才被封殺。而在中國,Facebook和Twitter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中共利用媒體、文藝形式等對民眾的洗腦也是埃及瞠乎其後的。

三是中共把抗議區域化、官員個人化,使民眾怒火侷限於一個鎮、一個縣、一個省、或個別官員,不延燒到中央,轉移對整體中共的威脅。同時由於中國幅員遼闊,中共能夠從各個地方調集它的鎮壓力量,平息局部地區出現的反抗。

但這些壓制手法同時也在積累反抗力量。一旦各種間隔被突破,新帳老帳一起算。也就是說,中共的高壓手段正在把自己逼到類似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遭到嚴懲的地步。

其次,軍隊在重大事件中起成敗攸關的決定性作用。穆巴拉克並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但埃及軍隊至今為止的中立態度是避免流血的關鍵原因。埃及軍隊雖在開羅部署重兵,但至今並未干預示威行動,並聲明“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對埃及人民動用武力,”鼓舞了百萬人的大示威。

埃及軍隊的寬容態度取決於幾點:一是沒有被完全封閉,如可以看報紙了解情況;二是不存在像中國一樣的指揮槍的中央軍委和層層的黨的政治領導;三是由於不存在中共這樣的太皇上黨,人民的利益才是真正至高無上的,所以能獨立於穆巴拉克發表聲明。

今天中國的軍隊可能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忠於黨。21年前64屠殺時也有軍人出於良知和了解真相而違命、抗命的,如38軍軍長和其它部隊的官兵。今天的中國軍人更是今非昔比。

中國軍人看到埃及軍人的舉動當然會受到震動。更主要的是,《九評共產黨》的傳播和“退黨、退團和退隊”“三退”大潮已經深入到軍隊,中共 軍心動搖。有的高層軍官用真名退黨(因安全考量用化名處理);有的專業軍官集體退黨;還有的地方駐軍正義之士號召不服從中共命令,並要求海外配合,在關 鍵時用政變解體中共。而且,今天中共高層對軍隊的控制能力相對毛鄧時代已弱許多。另外,許多軍官都能通過互聯網等各種方式得到真實消息。因此,在中共遇到 上下合擊時,軍隊的違命、嘩變、起義等都是可能的。昨天蘇聯軍隊在蘇共解體中的表現就將是今天中國軍隊在中共解體中的表現。

其它啟示還有許多。如穆巴拉克用各種栽贓方式尋找鎮壓藉口。這也一直是中共在歷次運動和鎮壓中慣用的手段,將來也會用。又如這次“埃及革命”完全是人民從內部出於對獨裁不滿和權利意識覺醒而發動的,與外國因素無關。這也就是說,如果哪一天中共突然垮臺了,那一定是其作惡多端、多行不義導致民眾和軍隊反抗所至,與所謂境外勢力無關。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