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人禍頻現 中共隨時沉船
 
許茹
 
2012-11-8
 
【人民報消息】自今年2月王立軍踢爆中共高層內幕並引發高層激烈博弈以來,與高層的刀光劍影相呼應的是,中共每一個重大日子前後都不平靜,天災人禍頻現。

比如就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各派加緊角力之際,11月3日,北京遭遇連續40小時雨雪天氣,部份地區還下起了暴雪。4日凌晨,北京市氣象部門發布全市暴雪橙色警報,而西部、北部則是意味著最高級別的紅色預警。風雪造成的混亂自不必細說。

11月4日15時,江蘇淮安匯通十區山鷹鞋城發生重大火災,商城內一百多家商戶被燒,損失估計有千萬至上億元。11月3日,長春空氣中出現嗆人煤煙味,造成許多人身體不適。同日晚間,天津薊縣再發生火災。10月30日,河南許昌市一家商貿有限公司辦公用房發生火災,官方稱這起火災“造成2人死亡,6人受傷,30人留院觀察治療”,但據網絡消息稱,由於街道狹窄延緩救援,致使40餘人死亡,許昌市各大醫院全部住滿。

比如在中共的“國慶十一”長假中,大陸、香港兩地事故頻發。10月1日上午,天津發生一起汽車追尾事故,導致6人身亡,其中5人為德國遊客,另有14人受傷。同一天,香港發生了41年來最嚴重的撞船意外,造成37人死亡,100多人受傷。根據大陸官方的統計,十一期間因車禍共死亡七百多人。此外,9月,雲南昭通發生5.7級地震,造成多人傷亡。

再比如“八一”前夕,也是中共在1999年掀起鎮壓法輪功狂濤的7月21日,北京下起了特大暴雨,民間消息稱至少造成幾千人死亡。此外,同為古建築的故宮沒被水淹,而中共中央黨、政、軍最高層占用的中南海卻在大雨中淪陷,78座(地面)建築中61座建築被水浸,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李源潮在內的多間辦公室都被大水浸泡。據說,中南海之水漲高1.2米,從外倒灌。

中國古人講“天人合一”,任何異象都有所昭示。西漢的董仲舒在其“天人感應”學說中就認為,天人相類相通,天的賞罰是依據人類行為好壞而施。上天分別用符瑞和災異對統治者顯示讚賞和譴責,用以指導人世間的活動。他還特別強調災異的警懼作用,認為自然界的災害變異,是為政者的錯誤所導致。

董仲舒認為各種不同的天災對應不同的事,不同的天災反映了不同的政治之失,也就需要採取不同的補救措施。如地震,乃是昭示臣有貳心,政權不穩,帝王需自責不能附遠安民,其補救措施為舉賢良方正,罷擾民之事。火災乃是人君貪財,賦斂民取民貨,帝王應舉廉直之士,大赦天下……

在董仲舒看來,如果統治者能夠接受上天的警示,改善治政,就會感應上天,改變命運,否則必將亡國失政。也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從漢代開始,帝王就開始在災異後下“罪己詔”,這種傳統一直延續到清朝,也反映了古代統治者敬畏天道,為政求德的傳統。

當然,古代帝王也有不聽來自上天警示而自取滅亡的實例,桀紂自不必言,另舉漢順帝為例。漢順帝時,經常發生災害和異常現象,遂召精通觀天象知人事的郎顗解析。郎顗獻上奏章,說天垂異象,地現災兆,這是上天在責怪帝王,要他們修正自己的行為德操,使政事回歸正常。其中言辭懇切的希望皇帝能聽取意見,每天多加反思,反省自己的過錯,務求消除這些災禍,並且引經據典的指出了當今朝廷奢侈放蕩、不重用賢士、刑罰過重、官員安逸放縱等弊端,還明確指出立夏之交時會發生地震,有地面裂開洪水湧出之類的災害。

順帝看了奏章後派尚書責問於他,郎顗冒著觸犯忌諱被殺頭的危險再次上書,詳細闡述了各種天象和災禍與世間政事的關係,並且一一提出了消除化解災禍的辦法,還提出了四件有益國家的事,希望朝廷能夠及早實施,並指出如果朝政能夠馬上改善的話,立夏之交會有及時雨,否則自己願意以死謝罪。

不過,順帝並沒有向上天反省自己的過失,朝政的改善也沒有起色。這年的四月果然發生了地震,並發生地陷;夏天沒有降雨,發生大旱;秋天鮮卑入侵馬邑城;第二年,西羌入侵隴西,這都與郎顗先前預言的差不多。此後朝廷又去征召他,郎顗沒有接受。

再來看中共,自其建政後,信奉“無神論”的中共不僅發出了“敢與天鬥,敢與地鬥”的狂妄之語,而且對於來自上天的任何警示都斥之為“迷信”,並大加鞭撻,諸多中共領導人也沈湎於權力中,無視上天一再的警示。

然而,愈來愈多的異象以及連綿不斷的災禍,似乎都在印證著古人的非凡智慧以及對上天的敬畏並非是無稽之談。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越來越頻繁的災禍,正是上天震怒的體現,也彰顯了上天對中共的命運所作的結語:中共這艘破船隨時沉沒,天翻地覆轉瞬之間。而不願與中共同命運的人要及早下船,惟有拋棄中共,選擇“三退”,否則悔之晚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