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與紅高粱“文化”
 
沉靜
 
2012-11-5
 
【人民報消息】莫言獲諾獎,忙壞了山東老家高密官員。一會兒要投資6.7億,不惜賠本也要硬植萬畝高粱。一會兒要擴建莫言文學館,打造旅遊文化品牌。

10月29日,“紅高粱文化節”在高密拉開序幕。除了玉器、年畫等民俗展外,有莫言作品解讀暨歌劇《檀香刑》研討會、《紅高粱》改編舞劇的新聞發布會、紅高粱詩歌大獎賽,還有《家鄉的紅高粱》全市中小學生征文比賽。

因收益極少而棄種,血海般連綿不絕的紅高粱早已成當地中老年人的記憶。不知沒看過高粱的孩子們,如何寫出家鄉的紅高粱。

文化不是種出來的,也不是趨炎附勢跟風來的。而所謂的紅高粱文化,到底是什麼呢?經不起推敲。

20多年前,適逢八十年代中期尋根文學熱,第一次在雜誌上讀了莫言的《紅高梁家族》,但我更喜歡張承志的《黑駿馬》和阿城的《棋王》。

可等到張藝謀把《紅高梁》搬上銀幕並拿了88年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就大不同了。讚譽熱捧,把小說電影裏魔幻化了的紅高梁,拔高到民族精神的象徵。

影片之所以轟動一時,也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壓抑已久,十年文革後,人性的復甦,渴望生命的自由舒展,換一種活法是當時很多中國人的共同心態。莫言承認生活中是個怯懦的人,缺什麼寫什麼,於是就有《紅高粱》裏爺爺奶奶那種敢作敢為的人物。張藝謀感慨中國人活得太累,顧慮太多,同時也受到尼采的超人哲學與酒神精神的感染,立意要拍出一種痛快淋漓的人生態度。

原著中,爺爺余占鰲為搶新娘而殺死單家父子的事件,影片改為李大頭被人殺死了的畫外音,猜測多半是爺爺幹的。刪掉了爺爺後來成為土匪司令以及奶奶與劉羅漢有染的曖昧。富有造型感的畫面,呈現出顛轎、高粱地野合、公開做夫妻、剝皮殘殺、祭酒神、伏擊戰打鬼子、日食等情節,驚世駭俗又粗獷熱辣,強烈的視覺衝擊,濃墨重彩,突出了一種沒受道德規範的民間激情,高揚狂野不羈的蓬勃生命力。浪漫傳奇的背後是性和暴力,天雷勾動地火,無法無天。奮起反抗,壯烈赴死。

倍感現實的萎靡和“種”的退化,呼喚原始野性的生命力。與大多數尋根文學一樣,莫言並沒有找到傳統文化之根。

49年後巨大的文化斷層,文革中文物古跡摧毀殆盡。身為體制內的軍旅作家,如何超越政治環境?老謀子片中那用到無以復加地步的紅色,都是在共產黨這口缸裏腌泡的。

穿透詩意的敘述與讚美的華章,再冷靜一點,攔路強姦,殺夫奪妻,往酒簍子裏撒尿的惡搞,竟釀出好酒——十八裏紅,鳩占鵲巢,恣意妄為,不擇手段……是土匪行徑、流氓文化呀!

89“六•四”槍響,尋根文學沉寂,奔放終成碎片,沒有德的承載和靈的提升,墜落沉淪是必然的宿命。

在風靡全國的“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的吼唱聲中,張藝謀拋下糟糠之妻,與鞏俐相戀合作8載,勞燕分飛……成為御用導演後銳氣全無,拍了滿城爆乳的《黃金甲》、惡俗的《三槍》及為妓女立碑的《十三釵》。

再看90年代莫言的代表作《豐乳肥臀》,《紅高粱》中虛幻的陽剛和紅色激情已煙消雲散,顯出穢暗的陰盛陽衰,母親承受了一切苦難,兒子卻始終成不了男子漢,戀母情結、戀乳癖、怯懦無能……

還是高密東北鄉,《紅高粱》裏野合懷的孩子都能茁壯成長,而億萬合法婚姻的胎兒卻無出生權。計劃生育政策對中國人的殘酷戕害空前絕後,在《蛙》中,鄉村女醫生親手殺死2800個嬰兒,逼迫自己的親戚打胎,造成一屍兩命的慘劇。真是莫大的諷刺!!

一個嚴重匱乏信仰、道德淪喪的民族,就容易被各種虛偽邪惡的東西左右,拖入專制暴政的泥沼。

不要說什麼紅高粱文化,追本溯源,讓我們找到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滋養恢復民族的元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