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中國社會動亂只是時間問題(圖)
 
2011-3-7
 
【人民報消息】近日, 不少外媒跟蹤報導正在召開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認為這是「政治表演」,「政府工作報告」的「自我批評」毫無無新意, 沸騰的民怨及社會不滿不斷激增,國內維穩經費超過對外國防開支,中國社會動亂只是時間問題。

「政治表演」

據德國之聲引用《南德意志報》3月5日的報導,稱中共全國人大會議是「政治表演」,「人大代表對黨的領導的預先決定舉手通過,還從來都沒有拒絕過。」

《法蘭克福匯報》也在3月6日的評論中寫道:「這個代表大會只是起到點頭同意的作用,作為領袖的舞臺,用來在鏡頭面前表現親民。」

該報說,為了讓那些通過CNN看到過阿拉伯世界革命情景的人大代表們「不再熱衷於討論」,「政府工作報告」乾脆先「自我批評」。「兩小時的『工作報告』中,也留出位置來承認政府還沒有控制收入分配不均、房價迅速上漲、非法剝奪財產以及腐敗。」「這樣的自我批評反正沒有超出在任何中國報紙上都登過的(內容),(所述問題)多年來非但沒有改變、甚至將會惡化。」

該報在3月5日的評論中指出:「這個國家依然是一個沒有多元和法制的一黨專制國家……。」

「胡蘿蔔加大棒的對策」

「統治者的不安初看起來難以解釋。幾乎沒有明顯的遊行者參加抗議。……在這個高技術國家,數千名便衣和網上警察的監控是徹底的。沒有反對派力量的聯繫網絡,……與1989年天安門廣場不同的是,在政權內部也看不到有人能喚醒人們改變制度本身的希望。」

該報認為,「(北京)政權在這幾個星期的過度反應,或許首先歸咎於一個空間與時間的巧合」,即在北京召開的政協會議和全國人大會議。此時在互聯網呼籲在天安門廣場人大會堂東邊的街上抗議,對統治者肯定顯得是一個挑釁,「人民代表大會」害怕人民。

「(北京)政權發覺正面對著經濟風險的積聚。多年來社會不平等在加劇,同時,強徵強拆引起的衝突頻繁發生,通貨膨脹繼續攀高。這種爆炸性的混合可以解釋政府為何草木皆兵。以往的許多動蕩乃至1989年的那一次,都與物價上漲、貧富不均或土地糾紛有關。」

該報指出,「經濟問題不斷積聚具有爆炸性,因為一黨制的根本合法性來自於富裕增長和社會關懷。因此,這個政權採取胡蘿蔔加大棒的對策,鎮壓伴隨著國家施捨擴大。」

中國社會動亂只是時間問題

另據德新社報導,3月7日,奧地利《新聞報》就正在北京舉行的中共人大會議發表評論稱,中國出現社會動蕩只是時間問題。該報指出,正在北京舉行的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試圖通過一份新的5年規劃實現更多的社會「公正」,讓所有的人都能分到「蛋糕」,但為時已晚。評論表示,西方人現在不得不關心的問題已經不是中國會不會發生動亂,而是何時發生。奧地利《新聞報》的評論文章相信,中國當局最多只能延緩動亂發生的速度。

中共維穩經費超過國防開支

當前,中共面對在外部有中東、北非的反專制獨裁政府示威的民主大潮威脅,對內採取各種手段,網絡監控審查,打壓截訪各地的民間維權抗暴等等,中共對可能出現的社會不穩定高度緊張。

中共不斷增加的國內公共安全經費,去年首次超過國防開支,這一消息引起西方媒體的廣泛關注。

在中共當局上週末剛剛公布的預算中,中共財政部說,去年中國的公共安全經費上漲了15.6%,為5490億人民幣。而去年中國的國防開支漲幅是7.8%,為5334億人民幣。財政部的報告還說,去年的國內公共安全經費超過預算6.7%,也就是多花了346億人民幣。

財政部公布的2011年預算數據中,公共安全預算開支為6240億人民幣,超過預算為6020億人民幣的國防開支,維穩經費比醫療保健、外交和財務監督三方的預算加在一起的總合還要高。

中共加大維護公共安全的支出的行為被時事評論員認為,這預示中共今年仍會以打壓為主力,而不是疏導。

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中共的維穩開支超過國防開支,反映中共當局視內部民怨對國家的威脅超過外部因素,情況嚴峻,去年影響極大的社會危機事件平均五天一宗,便可證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