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為何連續三次平掉自家祖墳(多圖)
 
林淩
 
2011-3-3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在文革中害死很多人。

【人民報消息】今年1月19日中國新聞網透露了一個內幕消息《周恩來為何連續三次平掉自家祖墳》。文章從頭說到尾只說了周恩來連續三次平掉自家祖墳,而沒有說出「為何」周恩來要連續三次平掉自家祖墳。

文章透露,周恩來童年喪母,10歲時在淮安親手安葬嗣母陳氏;1939年3月29日,周恩來回祖籍地紹興祭祖掃墳;1942年7月中旬在重慶,周恩來痛哭亡父,為其樹冢立碑。但中共建政後,他卻堅決平掉淮安、重慶、紹興的3處祖墳。

周恩來未滿周歲就過繼給了嗣母陳氏。陳氏是周恩來的文化啟蒙老師。1907年周的生母去世後不久,周恩來的嗣母陳氏也在清江浦去世。一年中連續失去兩位母親,這個打擊對於10歲的周恩來來說是巨大的。由於父親常年在外做工,周恩來兄弟3人一下子失去了依靠,直接面臨著生存的威脅。周恩來領著兩個弟弟(一個9歲,一個4歲),扶著陳氏的靈柩,乘船返回淮安,借債將陳氏安葬在周家的祖塋地。祖塋地位於淮城東郊的閘口村夏莊組,是周恩來的曾祖父周樵水當年遷居淮安時買下的。周家在淮安沒有田地,除了駙馬巷的房屋(也就是周恩來的誕生地)外,只有這不足一畝的墳地。這裏安葬著周恩來的祖父母、嗣父母、生母等13位親屬的遺骨。

周恩來對嗣母陳氏的感情很深,在日本留學時,他於1918年1月2日寫過這樣一篇日記:「我把帶來的母親(指嗣母陳氏)親筆寫的詩本,打開來念了幾篇,焚好了香,靜坐一會兒,覺得心裏非常的難受,那眼淚忍不住的要流下來。計算母親寫詩的年月,離現在整整的26年,那時候母親才15歲,還在外婆家呢。想起來時光易逝,墨跡還有,母親已去世10年了,不知還想著我這兒子沒有。」2月12日,當周恩來從家鄉的來信中得知爹爹(嗣父周貽淦)和娘(嗣母陳氏) 的墳還露出棺材在外邊時,心裏「越想越難受,恨不得即時回國,為家裏處置這些事情才好」。

1941年周恩來曾表示,希望抗戰勝利後能到母親的墳前掃墓。他曾對記者說:「38年了,我沒有回家,母親墓前想來已白楊蕭蕭,而我卻痛悔著恩情未報。」 這也是有資料考證的周恩來對祖塋地的唯一印象。1946年,周在南京。南京離淮安只有300餘華裏,當時他也很想回淮安老家看看,因為他的兩個母親的墳都在淮安。

淮安:周恩來在中共未建政前多次懷念祖墳;但建政後的1952、1958、1965年卻三平淮安祖墳,十分詭異。

1949年10月1日中共正式非法建政,身為總理的周恩來卻從1952年就開始計劃平掉淮安的祖墳,時間長達13年。期間雖然遇到八嬸母楊氏等親屬的強烈反對以及地方 政府的冷處理,但他平墳的態度卻一次比一次堅決,直至最後將祖墳平掉。

第一個階段是1952年,周恩來安排身邊的工作人員將其意見轉告淮安縣委。

「家裡的墳地如果能種,而群眾要求要分,可讓群眾分去耕種。」這是有文字考證的周恩來第一次向淮安縣委表示要平墳還耕。

第二個階段是1958年,周恩來親自寫信給淮安縣委商討平墳事宜。

1958年6月29日,周恩來寫信給當時的淮安縣副縣長王汝祥轉淮安縣委,有關祖墳的內容是:「還有,我家有一點墳地,落在何方,我已經記不得了。如淮安提倡平墳,有人認出,請即採用深葬法了之,不必再徵求我的意見。我先函告為證。」

第三個階段是1965年,周恩來安排適合的親屬專程回淮安,並敦促淮安縣委和家鄉的親屬平墳。

1965年,周恩來在中南海西花廳同弟弟周恩壽商議平墳一事。因為擔心鄉親們想不通不肯平墳,於是決定派一位親屬前去做工作並督辦此事。周恩壽自告奮勇,極願前往。但是周恩來沒有同意,他說等在西安的親戚爾萃回去辦,他母親在淮安,是探家,不會驚動地方領導。1965年春節前,周爾萃回鄉探親,周恩來將這個任務鄭重的交給他,並明確交代:「棺木要就地下沉一米以下,做到不影響機耕」。

周爾萃回到淮安後,首先將周恩來的意見轉告給了哥哥周爾輝和嫂嫂孫桂雲,然後又向淮安縣委作了匯報。農曆除夕,周爾萃、孫桂雲以及30多位當地生產隊的農民,來到周恩來祖塋地,平掉了墳頭,深埋了棺木。

重慶:1942年痛哭亡父,為其樹冢立碑;1958年火化平墳,不留痕跡

中新網報導說,1942年7月10日,父親周貽能去世時,周恩來小腸疝氣發炎,正在中央醫院治療。董必武和紅岩嘴的同志經研究後,決定暫不將噩耗告訴他,等其出院後再說。周貽能的靈柩暫放在紅岩溝內,待周恩來回來後再出殯。

據童小鵬回憶:「當7月13日周恩來出院回紅岩二樓辦公室,得知父親去世已三日時,悲痛欲絕,慟哭不已。隨後大聲責問辦事處處長錢之光,為什麼不通知他,錢之光不敢回答。周恩來特別責問老婆鄧穎超說:「別人不了解我,你還不了解我?你為什麼也瞞我?」這天晚上,周恩來為父親守靈至拂曉。1942年7月18日,周貽能被安葬在沙坪壩小龍坎伏園寺墓地。周恩來頭帶孝帽,身穿白衣,走在送葬隊伍的最前列。伏園寺墓地裏又一座新冢立起,墓碑中間豎刻著:父親周懋臣大人之墓。落款是:男 周恩來 媳 鄧穎超 民國卅一年七月十八日敬立。周恩來在墓前向父親默哀,並深深的叩首、叩首、再叩首。

1958年11月,周恩來委派童小鵬等前去重慶平他父親的墳,為的是要讓人找不到,周交代說:「老人的墳是我私墳,不能放在革命公墓。而且現在都提倡死後火化,不占地,墳墓也沒有再保留的必要,應平掉深埋,讓出這塊地。」童小鵬來到小龍坎伏園寺公墓後,讓工人把離該墓地約30米遠的一塊水田裡的水放幹,挖出一口5米深的墓坑,然後一一挖開墳墓,從墓穴中挖出13具棺材,再用卡車送到火葬場開棺火化,將骨灰裝入13個罐子中,並寫上死者的姓名,最後運回墓地放入坑中,蓋上石板,填土夯實,放水還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紹興:1939年認祖歸宗,祭掃祖墳;1960年代平掉周家祖墳

中新網披露說,1939年3月末,周恩來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中將副部長的身份,自皖南到達浙江。在紹興期間,周恩來拜訪了姑父王子余,瞻仰了姑媽周桂珍的半身遺像,並向她三鞠躬。周恩來為定掃墓之事,還派秘書邱南章赴百歲堂周希農太公處,送去現金100元和一張便條,上面寫道:「希農太公公賜鑒:茲派人呈上國幣百元,請代辦明晨祭席四桌,並於午間代請寶佑橋本家各長幼午餐,煩瀆之請,容明晨面謝。專稟,敬請晚安。曾侄孫周恩來叩,即晚。」第2天,周恩來從縣商會回寶佑橋百歲堂老家,與周氏曾祖希農等10餘人同往掃墓祭祖,包括塗山鴨嘴橋、石旗唐家岱、外王獅子山等周家的祖墳。周恩來曾祖周樵水就葬在外王獅子山公墓。每到一處墓地,周恩來都親自上香,行三鞠躬禮,給管墳人一些錢作酬謝。希農太公捧出《老八房祭簿》給周恩來看,當他看到樵水公之子雲門,雲門公之子懋臣(貽能)時,舉筆在懋臣公之下寫上:「恩來……生於光緒戊戌年二月十三日卯時。妻鄧穎超。」周恩來的孝行在紹興一時被傳為佳話。

但是,1964年8月2日,周恩來在北京中南海西花廳召來在京親屬,專門向他們講述家史:「曾祖樵水公的墳,人家來信問,已經破爛不堪了,準備重修,人家不肯深埋。我告訴他們不准修墳,要平墳,起碼不准修。」同時,他也指出「平墳的問題,也不能由我一個決定,以後如有機會到紹興,我要找本家開個會,把墳平了」。後來,紹興的周家遵照周恩來的意見,將周家在紹興的幾處祖墳都平了,棺木全部就地深埋。

周恩來怕被鞭屍

周恩來在中共未建政前多次懷念祖墳;但建政後的1952、1958、1965年卻三平所有祖墳呢?而且要深埋,讓人找不到呢?中共中新網始終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周本人死前留遺囑,不但要火化,而且要把骨灰撒到幾處江河湖海,連骨灰都不敢留。

這是為什麼?就是怕被鞭屍。

中國古代有個懲罰的辦法,叫「鞭屍」。就是把人從棺材裏弄出來鞭打。這是非常嚴重的懲處辦法,不是壞到極點的,沒有人用這個極端的辦法來懲罰的。周恩來壞事幹絕,自知連累了家族的長輩,所以才會三平祖墳。

周恩來幹的壞事太多了,這裏只舉幾個例子:

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讓他人作替死鬼


1955年4月16日上午,讓他人作替死鬼的周恩來
乘專機順利抵達新加坡加冷機場。

一九五五年春,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到印尼參加萬隆亞非會議,原計劃是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機克什米爾公主號,從香港起飛經印尼首都雅加達前往萬隆。但周恩來卻臨時改變計劃,另坐飛機從昆明取道緬甸仰光到達雅加達。

而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卻按原計劃乘坐克什米爾公主號在四月十一日從香港起飛。四個小時後,於下午六時三十分,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失事,除機組人員,機上八名中方人員(包括香港新華社社長黃作梅等)和三名外籍記者全部遇難。


克什米爾公主號殘骸。
事件發生前一天,即四月十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左右,中共警告過港府要求港英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飛行安全。而事發後次日,中共外交部聲稱,“中國政府已提出要求,但陰謀依然得逞,因此英國負有嚴重責任”,聲明還說事件是美蔣特務導演的謀殺案。

香港警方隨即展開艱苦的調查,一無所獲,後來還是根據中共提供的情報才破了案。中共明確告知事件是國民黨保密局香港情報站策動,主謀趙斌成,指揮者金建夫,執行者是香港機場地勤人員周駒,使用的定時炸彈是從臺灣基隆秘密運到香港。

調查人員非常困惑不解的是,既然周恩來對這事了如指掌,為什麼還要中共代表團其他成員按照原計劃飛行,去送死呢?原來為迷惑臺灣香港情報站不再改變計劃,確保自己的安全,中共特務機關創始人周恩來把包括自己司機在內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犧牲掉。據周後來說,這叫做「聲東擊西」、「丟車保帥」,周恩來用別人的性命為自己當掩體。

顧順章滅門血案


中共叛徒顧順章
如果要是再往前回顧,在中共沒有建政之前,周恩來為了保全自己,幹的壞事更令人髮指。其中被暴露出來的有「顧順章滿門血案」。被殺的人之一是去串門打牌的斯勵。

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借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裏救出。名符其實的是周恩來的救命恩人。

顧順章是上海特科中僅次於周恩來的二號人物,1931年在漢口被捕後叛變。他被捕後還未來得及把中共地下黨的秘密吐露出來,家人就已經被周恩來帶人去滅絕了。

1932年4月那天,顧順章滿門血案的主使者和執行者周恩來,帶著中央特科的殺手們闖進共產黨叛徒顧順章家,那天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其中斯勵也在場。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命令包括顧順章的老婆、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連同恩人一起殺掉。

當年斯勵救了周恩來的命,那天周恩來怕自己的安全可能會受到威脅,就毫不猶豫的殺掉救過自己性命的恩人。

小小的償還

這些血案在周恩來的罪行裏,僅僅是九牛一毛,還有不知多少條人命被他送掉。天網恢恢,豈能讓他逍遙。文革後期,周恩來得了前列腺癌,手術並不成功,當然不能成功,再好的醫生也不能讓他成功,人幹了什麼,就得償還什麼。

後來周被疼痛折磨的死去活來,頭髮老長,死時不成人樣。

其實,周恩來真的就是一個魔。△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