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要與胡錦濤同歸於盡(圖)
 
門禮瞰
 
2011-2-24
 

江在海外鬧事,為的是與胡錦濤同歸於盡!

【人民報消息】中共十五屆的政治局常委和委員,還有眾多元老們,經過一年多的五次會議、擴大會議的較量,最終決定2002年十六大,江交權下臺。十六大一中全會上,張萬年等用槍桿子逼胡同意讓江再留任一屆軍委主席,沒有軍隊人脈的胡錦濤慘白著臉點了頭。江曾許願事成之後,讓該退休的張萬年當一屆國防部長,結果江留了任,張萬年灰溜溜回家了。

離十六大還有17 天,江在芝加哥被起訴

十六大是2002年11月8日至14日在北京舉行。這一舉行江的黨政軍三大權就全部得拿下。為了「證明」自己是小布什的鐵哥們兒,中共外交部就差給布什跪下了,求白宮無論如何要在江卸任之前,讓其去布什的休斯頓農場吃一回烤肉。江的牙口不好,胃口也不跟勁,烤肉是咬不動,也消化不了。但全世界沒有幾人被布什邀請過,凡被邀請的都被視為特殊待遇。江要爭的就是這個「待遇」。

在十六大開會的17天之前,江以為自己終於如願以償,美滋滋兒的起程赴美。去之前就有人警告江說,別去別去,去了就會被法輪功學員起訴,江哪裏肯聽,還認為是妒忌他。

2002年10月22日,江首站到達美國芝加哥市,當天芝加哥市所在的伊利諾州北區聯邦法庭正式傳票起訴江澤民,法輪功學員作為原告,以「反人類罪」、「酷刑罪」等起訴江澤民自1999年7月以來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

傳票由聯邦法庭交給下榻在Ritz Carlton酒店的江澤民,因為保安理由,法律允許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的保安代接起訴狀。這是法輪功學員在美國本土首次起訴中共國主席江澤民,並起訴成功。

在江剛離開芝加哥市不久,芝市議會就全票通過一項支持法輪功的決議案,強烈譴責由江澤民一手操辦的對法輪功群眾的殘酷迫害和犯罪,並且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中華人民共和國(江氏集團)政府及其外交官對修煉法輪功的美國公民和居民以及支持法輪功的美國官員進行騷擾的非法行為,訴諸於法律乃至驅逐其出境。

吃完烤肉回國抬下飛機

江此次出訪回國是抬著下飛機的,驚嚇之餘,夫妻倆的心臟病倒著班兒的發作。

回國之後,江想堅決不下臺,但絕無可能,元老們把鄧小平的遺囑抬出來,說隔代指定了接班人,其實江早就討價還價,講好把自己親信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及常委會,想靠少數服從多數把胡錦濤架空。

在美國被起訴後,江決定自己非留任軍委主席不可。這不光是江戀權,主要是江的心牽掛著芝加哥市的起訴狀上,黨政軍大權都交出去,恐怕「人一走茶就涼」。十六大以後,江的主要精力用在對內加重鎮壓法輪功,對外的運作主要靠駐外使領館,領館內專門派人監控海外法輪功學員,和收買、威脅外國政要,所耗費的資金驚人。現在中共國的駐外使領館成了江系的特務窩。

十六大後一年多,江當軍委主席期間,在駐美國大使館內安置了一個27人小組,專門處理江的被起訴案件,其中包括研究和打探美國議員們的愛好、隱私等,並準備個個擊破,讓他們從內部阻止對江的起訴。

《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是江自己寫的

《前哨》雜誌2011年2月刊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哪兩大事件呢?文章指的是1999年5月9日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和鎮壓法輪功。

江澤民不會為1999年5月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死3個使館人員而感到後悔,那在江根本不算回事。例如1998年江製造的中國長江流域世紀洪災,死了幾萬人,江還和藝術界人士談笑風生。那年,中國長江流域遭遇了一場人為的世紀洪災,江澤民為了保住自己的「龍脈」,不同意分洪,要「嚴防死守」,僅長江沿途就調動官兵及民工7,000萬人次以上,投入財力物力100億人民幣。結果幾次潰堤決口,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湖北嘉魚縣死亡1.1萬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長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潰口,除排洲灣死亡1.2萬人外,外江民垸合鎮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長江的四次潰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損失財產達500多億元。

按理來說,江拱手送給俄國相當於44個臺灣面積的國土的事被揭露出來也決不是小事,這要遭子孫後代千秋討伐的。但江根本連提都沒提,江不當回事。

據江家人透露,實際上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鎮壓法輪功。而且還透露《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實際上是江自己口授的,用第三者名字發表。寫此文章目地有二,一個是保護美籍孫子江志成和老婆王冶坪,另一個目地是把從十六大到今天的鎮壓法輪功責任滴水不漏的扣在胡錦濤頭上。

對這一點,胡錦濤早有防備,已經搞好了調查材料,擱在那裏,需要時拿出來。

江侄女婿周永康第一步先偷任公安部長

從江2002年被迫交出可以有豁免權的「國家主席」之後,為了不被起訴成功,一直在世界面前搞江前胡後,鬧劇搞到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才被從軍委主席的位子上趕下臺。

十六大剛開完不幾天,江澤民讓新任侄女婿、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到京偷任公安部長。十五屆還是中央委員的周永康,沒有經過政治局候補委員這個臺階,十六大直接當上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為的就是下一步掌握政法系統,維系江鎮壓法輪功的運作。

2002年12月6日新華網不直接說周永康調工作當公安部長,而是說「周永康進入中央領導機構」,《人民公安報》不直接說歡迎政治局委員周永康兼任公安部部長,而是說「歡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周永康兼任公安部主要領導」。公安部老部長賈春旺被江澤民踢到最高人民檢察院去了,把公安部長的坑兒騰給江的新任侄女婿。

周永康為了進江家門,派人把分居的妻子開車撞死,然後從四川調到北京,成為江的打手。2007年十七大,周永康進入政治局常委會,代替羅幹成為中央政法委書記。

高智晟的第三封信談到江的私家組織「610」

據開封消息,2004年7月6日至7日,軍委主席江澤民乘專列流竄到了河南開封,江到開封前兩天,公安、國安就遵周永康旨放出煙幕彈說,不是江來開封,是胡錦濤要來開封慰問在黃河小浪底庫區特大沉船事件中死亡者的家屬。江怕被暗殺,頂著胡錦濤的名字出行。

2005年12月12日,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

高智晟說,「在這封信裡,我將不會回避任何我看到的真實存在的問題,那怕這封信的公開之日即是我的入獄之時。十幾日的調查,我再次看到了令我痛徹心肺的真相, 「610」辦公室,至少可以這樣稱謂它──國家政權內且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它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組織。一個國家憲法及國家的權力結構安排規範中沒有的組織,卻「行使」著本只能由國家機關才能行使的權力及許多連國家機關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權力」。它「行使」著在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

他說,「此時此刻,我用顫抖著的心、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針對自己的人民毫無人性的殘暴記錄中,其最持久地震蕩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們還尚存一絲體熱的民族成員誰還有條件在這樣的真實面前沉默下去!?」

結果,江澤民下令讓高智晟「閉住嘴」。

江:不能讓胡錦濤活的太舒坦

江一方面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一面曾派人去和法輪功談,說只要撤訴,可以仿照文革,打死多少法輪功學員,處死多少警察。但遭到拒絕。

2010年5月上旬,江把李光耀一行人請到老家揚州,表面上是「老朋友聚一聚」,實質是想避開胡的眼線,與李光耀商談如何緩解自己的危機。

江哭訴,胡溫表面不動聲色,實質上早就準備把他交給美國去整治。例如前幾年胡溫就已經秘密調查過他執政時用來鎮壓法輪功的準確國家財力,還到處搜集人證物證。江為了毀滅證據,常常把一些過去知情的官員以「自殺」形式滅口。雖然滅掉了不少,但到底有多少人已經提供了口供和實物,江的心裡卻完全沒有底。

江最後悔的是一時疏忽,把自己1999年4月25日晚給政治局寫的鎮壓法輪功的信放入《江選》,導致後患無窮。2009年甚至阿根廷國家法院、西班牙國家法院發出了全球通緝逮捕令,其它如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德國等二十多個國家的地方法院,均以「反人類罪」起訴自己。

江大罵周圍的人明知道這封信一放入《江文選》,自己就完了,卻裝聾作啞,只顧對自己阿諛奉承,結果鑄成大錯。江尤其無法原諒《江文選》主持人滕文生。

從十六大之後,尤其是近幾年,江為了把鎮壓法輪功的責任推給胡,動了很多腦筋,尤其是胡出訪時,周永康一方面讓領事館威脅受訪國的警察,讓他們「少管中國的閑事」,一方面讓派出的所謂胡錦濤保鏢對法輪功學員動粗,想製造胡錦濤出訪時命令保鏢毆打法輪功學員,希望這些修煉者也控告胡錦濤。結果,讓江最失望的是,法輪功修煉者就是沒上當,在高舉的橫幅標語中,只有「嚴懲江羅劉周」,幾年來無論江使什麼點子,想拱法輪功的火,把胡錦濤和他綁在一起,江看見的還是「嚴懲江羅劉周」。

江曾說要三個月消滅信奉「真善忍」的修煉者,但眼看著法輪功發展到100多個國家去,而且還在發展,江實在沒辦法了,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江現在的唯一願望是,不能讓胡錦濤活的太舒坦。△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