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更加瘋狂 決戰在所難免
 
——──利比亞革命給中國的啟示
 
唐子
 
2011-3-4
 
【人民報消息】從2月15日到今日(28日),才13天,利比亞因為卡扎菲戀權和瘋狂而引發革命軍與政府軍的激戰和決戰。獨裁者卡扎菲也已眾叛親離,主要靠自己所在的部落和雇傭兵過著“沒有明天”的日子。這帶給我們中國若干啟示。

利比亞革命軍搜捕卡扎菲的啟示

利比亞革命屬於北非革命的一部分,由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引發,在卡扎菲獨裁42年仍未完成國家建設之際,歷史邏輯很顯然:無論戰火如何紛飛,利比亞反政府的革命軍是一定會勝利,而且不會是持久戰。據悉:示威者和倒戈將領組成的2千人的志願軍帶著輕型武器和火箭彈等重型武器,25日已兵臨首都的黎波裏。革命軍還透過電臺進一步招募後備軍,訓練後將會被派遣遠征首都,並且專責搜捕卡扎菲的特別小組已經成立。看大環境和具體戰況,革命顯然必勝。

卡扎菲的軍隊受過正規的訓練,但由於軍隊倒戈和國際制裁,已沒有足夠的槍技,據說有槍的人也每人只發7發子彈。目前的戰爭是內戰,政府方面的穆斯林士兵並不願意殺害同胞。據英國《每日郵報》也報導,已有11名士兵因不願槍口對人民而遭槍決。卡扎菲目前只靠其部落為主力的政府軍和“伊斯蘭泛非洲旅”雇傭兵堅守的黎波裏,作困獸之鬥。而革命軍目前據說已控制了6個空軍軍事基地,倒戈軍隊有1萬多人,現在軍官正與部落酋長和志願軍協調準備決戰。

卡扎菲獨裁政權不肯自動退出歷史舞臺,決戰在所難免。看中國也如此。中國共產黨問世91年,罪及工農商學兵之各階層,沒有新思維,必須決戰清除。

中國共產黨比卡扎菲更瘋狂

1989年北京大學生在天安門集會絕食抗議,鄧小平派坦克進入,把學生摧毀、清除。卡扎菲是中共在北非的好學生。2月22日,他曾經發表全國電視講話,以北京武力鎮壓天安門學生運為例,說:“中國的統一……比少數示威者更重要。”以此表明他“屠宰”抗議者的行動是有必要的,堅決拒絕下臺。卡扎菲以此為他作政治上的辯護,以維護利比亞國家統一的理由表達其戀權的瘋話。

卡扎菲26日再度說了更為瘋狂的話:如果利比亞人民不停止對他的示威抗議,他將“燒了整個利比亞”。這是在表示他堅持與反對派作戰到底的決心。這種恐怖主義的恫嚇透露卡扎菲為了權力將不顧一切。卡扎菲政權不是本•拉里和穆巴拉克的威權,是半極權政府,只不過缺少納粹黨、共產黨的邪惡理論的指導。

據說為鎮壓利比亞民主革命卡扎菲下了“見了就殺”的命令。中國共產黨1989年曾狂言:“殺20萬人,保20年安定。”煽動工農暴亂幾十年,背上屠殺學生幾千人的政治原罪之後,又迫害法輪功12年致死成千上萬的修煉人,如此中共有階級鬥爭邪說指導,有全代會、政治局、中常委、中軍委、總書記、書記處、中紀委、辦公室、中組部、中宣部九頭配合、嚴密操控,還將會說什麼瘋話:燒掉整個中國?殺光中國人?這是我們能夠想到的,還有我們想不到的呢。

走出共工鬥爭部落酋邦

與中共決戰在所難免,卻又要不被其瘋狂所嚇倒,有必要透視利比亞如何走出卡扎菲半極權操控的阿拉伯大部落酋邦的歷程。利比亞是一個20幾個省的政治聯合體,有4大主要部落,其中又細分14大部落,最後還可細分為約500個大大小小不同的部落。利比亞人民主要是部民,效忠各部族的酋長而非中央政府。利比亞文化主要為伊斯蘭教文化,卡扎菲本人跟其卡達法部落民眾一樣是信仰安拉和穆罕默德的穆斯林,無力發動文化大革命,主要是利用軍權實行專制統治。

由此可知,利比亞還是一個村社部落傳統牢固的酋邦國,所以號稱人民社會主義合(民)眾國,卡扎菲的軍事強權性質的半極權專制是原始部落組成國家的過渡時期。如果卡扎菲不戀權學中華民國臺灣,適時轉型實行民主,那就是利比亞的蔣經國。可嘆卡扎菲不知政治進退之理,執意要跟世界大勢對抗,結果招致革命。據悉,目前除了卡扎菲的卡達法部落,全國第一、第二的瓦法拉大部族、圖阿雷格大部族都已公開支持反對陣營。東南部的塔布部族、朱維亞部落據說也可能參與反卡扎菲的軍事革命行動。而據英國BBC廣播公司報導,卡扎菲的統治體制主要是他本人、家人以及卡達法部落的精英政治,此外只有卡薩斯法、米格拉依2個小部族效忠卡扎菲。也就是說推翻卡扎菲政府,利比亞才能真正成為文明國家。

跟利比亞不同,中國部落激戰時期在共工被顓瑣戰敗怒撞不周山(天柱)之後就結束了,堯舜禹時代開創了道德文明。西周奠基的禮教國家,經過周公、孔孟、程朱,在周期性的“合與分”的“治亂”中延續三千年到清朝。中華共和國時代,通過歷史安排的國共內戰,中華民國在臺灣孤島以威權和民主兩階段延續中華禮教文明,並使國家製度與歐美同步;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在大陸以世界首屈一指的極權專制和畸形發展的科技工業,復活了傳說中的共工部落酋邦國:“不周山下紅旗亂”和“旌旗十萬斬閻羅”。現在是走出這個鬥爭部落酋邦的時候了。

正邪之間激戰 “三退”心靈起義

利比亞和中國大陸的最重要的不同是:利比亞是結束卡扎菲的軍事強權,所以必須一場武裝革命,是完成文明國家的創建。利比亞革命軍由東部解放並西征,就是這樣一個終結酋邦的歷史進程。目前政府軍和革命軍已在首都爆發激戰。

中國大陸顯然也需要激戰,而這場激戰卻並非軍事戰爭,更不能侷限北京。我說的是:走出共工鬥爭部落不是中國朝代的更替或國共第三次內戰,而是大陸民眾全體再次抉擇:中共反宇宙、毀人類,通過其少先隊(紅小兵)、共青團(紅衛兵)和共產黨等亂黨邪教組織魔變人心,強拉人入魔教,毀滅中國人,你要不要知道這個真相?要不要以“三退”聲明的形式減弱中共的暗物質能量,為文明中國復活出力?質言之,我們的“三退”決裂聲明實際上是跟中共決戰和激戰,是改邪歸正的心靈起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