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職小夥夜睡樹上 睡出好運(圖)
 
諸葛仁
 
2011-2-27
 

求職小夥沒錢,準備睡在樹上。

【人民報消息】2010年2月20日晚,中國選手18歲的周洋在太平洋體育館進行的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比賽中以創奧運會紀錄的成績奪得金牌,這是中國選手首次在這個長期由韓國選手壟斷的項目中獲得冠軍。

比賽結束後,獲得冠軍的周洋接受採訪時說:「拿了金牌以後會改變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的更好一點。」看到電視裡的這一幕,母親王淑英和父親周繼文眼裏噙著淚水,說:「我家大寶總是這麼懂事。」(周洋小名大寶)。

3月7日,中共兩會期間,時任「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參加全國政協體育界別分組討論時,談起周洋奪冠後感謝父母,於再清說:「運動員得獎感言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都對,但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於是,網友們賞賜給於再清一個稱號「於愛國」。

今年2月27日,南京晨報有一個即時新聞,應該和「於愛國」的那一番話有呼應。

據報導說,前天晚上10點30分左右,市民張先生經過雨花西路與小行路口時,抬頭一看楞住了,只見一名小伙子爬在路口一棵梧桐樹上,小伙子離地面約有4米高。要尋短見?張先生立刻上前仰頭對著小伙子大叫著勸說,「小伙子啊,你快下來吧,千萬別犯傻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你還年輕,人生的路還很長……」

小伙子也不辯解也不回話,仍然趴在樹上。很快,這個小伙子的行為,吸引了不少路過此處市民的關注,他們都停下腳步,站在樹下仰頭勸起了小伙子別輕生。小伙子依然不作回答,乾脆趴在樹杈上睡覺了。

這事要發生在美國等民主國家,不會有人一登高,馬上就被認為是要尋短見。咋在中國大陸一買刀就認為是要殺人,一買耗子藥就認為是要下毒,一上房就認為是要自殺,……?為啥沒人往好的地方想呢?

「小伙子,還是下來嘛,這樣危險。快下來,哪兒有人像你這樣在上面睡覺的?再不下來,我們馬上報警了,你這樣在上面太危險,還是下來嘛……」儘管人們不停勸說,小伙子彷彿沒聽見似的,依然趴在樹杈上睡覺。

無奈下,張先生等人報了警。張先生不是小腳偵緝隊喜歡監視別人,他是個熱心人,是怕這個小伙子一時想不開,跟自己過不去,讓白髮人送了黑髮人。

不一會兒,110民警趕到,民警拿來喊話器和強光手電筒,對著樹上好一陣子勸,小伙子不理不睬,依然趴在樹杈上睡覺。

「再不下來,我們叫消防來救你了。」見到民警要叫消防,樹上的小伙子「投降」了,操著外地口音開始大叫起來:「我下來,我下來……」隨即這名小伙子從樹杈上站起,「刷」的一下就下了樹,動作十分熟練。

下了樹,小伙子拿出自己的身份證給警察看,原來他叫許路敏,今年20歲,江蘇東海人。小許說,他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裏,在他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不辭而別,從此沒有任何信息。他與父親相依為命,父親含辛茹苦撫養他,如今父親老了,他便決定外出打工學手藝好好養父親。小許這次來南京是來找打工學手藝的地方,可一直沒有找到工作。

小許說,他想學廚師,可安德門民工市場不招學徒工。他從老家出來時,爸爸給他的幾百元他始終捨不得花,在來的路上,他為省錢沒有到車站買票,而是搭車票便宜的黑車來的。

他滿懷希望到了南京,幾天來一直沒找到工作,身上的錢用得差不多了。「還不知道哪天能找到工作,為了省下住旅社的住宿錢,我就想到了睡在樹上,不僅夜間可以防小偷,而且又省錢。」這就是真實的中國老百姓的生活。

話音未落,小許又爬上另一棵樹上,取下藏在樹杈裡的行李,讓人看了心裏不知是酸是疼,「不好意思,我不該這樣,讓大家以為我要跳樹輕生,我沒有輕生啊,我只是想睡在樹上防賊又省錢。」。

警察打開小許的兩個行李包,只見在其中一個包內放著他隨身的生活用品,有吃飯的飯盒、牙刷以及毛巾等,而在另一個包中,全是小許收拾得幹乾淨凈用以換洗的衣服、床單和被套等,每一件都折疊得整整齊齊。

警察看他的證件合格,沒什麼事,就走了。但小許為啥爬樹的問題並沒有解決。

聽到小許的真實情況後,站在旁邊的居民很是同情,七嘴八舌的給他出主意。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熱心市民魏先生連夜為其找工作,在連打了三四個電話後,還真給小許找到了一份工作。

「已經聯繫上了,現在就讓小許準備一下,馬上就有人來接他走。」魏先生說,他姐夫正好在南京北圩路上開一家飯店,準備把小許介紹到其姐夫飯店去學廚師。站在一旁的小許聽到這個消息,高興的差一點跳了起來,「謝謝叔叔,謝謝大家的關心,我會好好的打工學習……」

10分鐘後,魏先生的姐夫陳老板開車趕到現場,他說一定會好好照顧這個小伙子的,只要他願意在店裏好好學習,他會如關心自己兒子一樣關心他。「現在天又這麼冷,馬上帶小許到我店裏,先弄點東西給他吃一吃,明天給他換套衣服教他手藝。」

2月25日晚上10點30分左右小許還在樹上呢,2月26日凌晨零時左右,陳老板已經將小許住的地方安頓好了,這個20歲的孩子有了溫暖的被窩,不需要寒風中在樹上熬夜了。滿打滿算從事情發生到圓滿解決,總共花了一個半小時,速度驚人,場面溫馨。

從記者的報導來看,小許沒把「謝謝黨和國家送給我溫暖」放在「謝謝叔叔,謝謝大家」前面。這不符合「於愛國」的訓教,但完完全全符合正常「人」的思維和實際情況。

當「人」一定比給黨做「工具」好,否則為啥中共高官的家屬子女都去了西方民主國家享受「人生」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