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動亂!中東爭人權嚇癱中共
 
戚思
 
2011-2-10
 
【人民報消息】西亞、北非人民反獨裁專制讓中共驚恐。這不叫「動亂」也不叫「騷亂」,這叫爭取人活著的基本權力。

「動亂」和「騷亂」是獨裁、專制者所起出的侮辱被迫害者的名詞,是用來嚇唬那些西方國家的既得利益者的。一頭牛一隻雞被殺時還要本能的掙蹦掙蹦,更何況是人。

有一個網上流傳的帶淚小笑話非常形象的說明了現今世界的《特色民主》:廚師把雞鴨魚牛羊豬召集起來,熱情的說:「今天我們充分發揚民主,你們說說喜歡怎樣被人吃掉?」眾皆不語。只有牛小心翼翼欲言又止。廚師誠懇道:「說吧,不要拘束,發揚民主就是要暢所欲言!」於是,受到鼓勵的牛說出了大家的心裏話:「其實,我們不想被人吃掉!」廚師笑著說:「你看你,一開口就跑題了……」

一個炸藥撚子

獨裁者本-阿里統治突尼斯已經26年了,怎麼會因為一個年輕小販自焚就慌張到攜全家出逃呢?這隻能說明本-阿里心知肚明自己都幹了些什麼。

突尼斯的那個26歲男青年布瓦吉吉,父親早亡,為了擔當起養家的重擔,在街頭擺起了蔬菜、水果攤。但是由於沒有營業執照,他的貨物六次被城管部門沒收。去年12月17日,為了抗議城管粗暴執法,他點火自焚,後因傷勢過重於今年1月4日死亡。這個以死抗爭獨裁統治的事件,終於讓所有被迫害的人民勇敢走上街頭,爭取人活著應有的基本權力。

其實,被迫自焚的小販布瓦吉吉的死只不過是一個炸藥撚子,獨裁者的累累罪惡才是導致黑暗政權崩塌的炸藥。

人民訴求明確──獨裁者必須下臺

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裏,爭取人權、抗議獨裁統治的浪潮席卷了從突尼斯到埃及、阿爾及利亞、也門和約旦等西亞、北非國家,骨牌效應非常巨大。

讓中共全面封鎖網絡的原因是,這些國家的人民訴求非常明確,就是要獨裁者下臺,不下臺決不罷休。埃及就是一個進行中的例子。

埃及獨裁者穆巴拉克是中共30年的盟友,面對下臺呼聲,中共教唆穆巴拉克耍盡各種花招兒,先是鎮壓;再是打開監獄放出犯人,讓他們去社會上打砸槍;同時30年來第一次任命自己人當副總統,但決不給他權力,還是自己說了算;緩兵之計,說要到9月份大選時才體面下臺;穆巴拉克戳美國軟肋,說是怕「穆斯林兄弟會」會趁機掌權;獨裁者簽署命令成立憲法委員會,並「負責監督」修憲以及必要的修法工作;提高600萬政府雇員的工資,……。總之,在中國使出的伎倆,中共毫無保留的在埃及實踐。

中共教唆穆巴拉克用拖延和收買的戰術,使埃及解放廣場上的埃及人分裂瓦解,人數越來越少,直到不足以威脅埃及現政權。

難道埃及人民還要在穆巴拉克的獨裁統治下,按照穆巴拉克的意願繼續生活下去嗎?只要獨裁的鏡子一拳擊碎,用什麼樣的萬能膠都無濟於事,一切都不會再回到從前。

美國以及西方民主國家希望穆巴拉克心甘情願的把政權「平穩過渡」給民主政府,說輕了這是天真幼稚,說到底就是放不下切身的利益。歷史上哪個獨裁者是把政權平穩過渡出去的?沒有啊,從有獨裁者那天開始,至今尚未誕生一位讓位獨裁者。

看到穆巴拉克近日的一連串花活,讓人不禁困惑:難道就這麼不了了之?想的倒美。

一滴淚撼動千萬人心

2月7日深夜才獲釋的Google中東地區行銷主管戈寧,在一月27日的開羅參加抗議活動時被捕,遭拘押12天之久。30歲的戈寧在臉書設立了名為「我們都是薩伊德」的專頁,以紀念去年6月遭警方由咖啡館拖走並被活活打死的埃及男子薩伊德。 這個臉書網頁對1月25日爆發的要求埃及獨裁者立即下臺的人權運動至關重要。

戈寧獲釋後隨即接受埃及電視臺專訪,他為過去2周死於抗爭的3百餘人潸然淚下,他說:「我們熱愛埃及……我們有權力!」「我要告訴痛失愛子的每位父母親,我很抱歉。這不是我們的錯,我發誓,這不是我們的錯,錯的是掌權不放的人!」這段畫面讓許許多多的人動容、感動不已。

戈寧的眼淚觸動千萬人心,也扭轉了穆巴拉克支持者的態度,在他受訪2小時後,7萬人加入臉書(Facebook)網頁支持戈寧。

人們說,戈寧從心底流出的眼淚和穆巴拉克的麻木不仁剛好形成強烈的對比。穆巴拉克上周對全國發表演說時,完全不提因為自己的鎮壓而罹難的民眾。

戈寧就像布瓦吉吉一樣,成為埃及版的炸藥撚子,使要求穆巴拉克立即下臺的聲勢達到前所未有的浩大。

中共剛剛喘口氣兒,這一嚇,魂兒就已經丟掉了一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