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何時會開在我們身邊(圖)
 
李曉陽
 
2011-2-9
 
【人民報消息】近日有朋友問:中東那邊怎麼了?聽說出來個“茉莉花革命”,蔓延到了幾個國家,為了什麼?我答覆說:都是老百姓想換政府,而那幾個國家又和咱“紅朝”相似,作秀似的選舉百姓不滿意,大家就惱了。簡單點說就是為了自由。朋友感嘆說:何時咱這也能開個啥花呢?

中國千百年來的文化傳承,對世事的理解,都講“天時、地利、人和”。地球那邊的事,畢竟離得太遠,我們只看到了結果,看不到全部的起因與過程,固然無法全面的分析。但為了更好的答覆朋友的疑問,還是不得不結合國事,幫朋友想一想,啥時候我們這也能開朵“美麗的茉莉花”。

先說這“天時”。曾有人笑談:大清朝歷時二百多年,方才出現官場全面爛透、民間怨氣沖天,而今“紅朝”區區六十年所創局面,較大清末世有過而無不及,實屬 “豐功偉業”。縱觀各國歷史,一朝一代終結之時,無不如此。這裏且不說“天滅中共”這樣的民間看法,但凡能了解些時事的,亦能看出來這個“紅朝”實是到了 “壽終前茍延殘喘”之時了。20年前的“東歐民主化”帶來的“89民運”雖然僅是在其體制內反腐敗(筆者愚見,有錯勿怪),亦給其生存力造成了不小的打擊。20年後的今天,中東那邊的“茉莉花革命”雖暫時看不出對“紅朝”的影響,但就是從各類“黨媒”閉口不談的表現亦能感受到其對這次“中東民主化”的懼怕程度。只不過,再怕、再躲,恐也躲不過那茫茫天數。

其次說說這“地利”。環顧“紅朝”四周,環顧到地球那邊去,也找不見幾個“鐵桿政治好兄弟”了。昔日的“蘇維埃老大哥”早已不復存在,曾經的“社會主義陣營小兄弟”也紛紛轉了顏色,聽說連越南近些年也只是掛著“社會主義”的名頭改走了西方民主的路子,僅余的“朝鮮”小兄弟除了成天搗亂外,於“社會主義事業”也是“空有百害而無一利”。“紅朝”的國情,除了將這“泱泱神州”變成個“廉價世界工廠”外,這“偉光正的事業”是否在重新威脅著世界這樣的話題也一再被提起。如若用“四面楚歌”來形容“紅朝”現如今的處境,絕不為過。

再說這“人和”。國內百姓對“紅朝”的感情,那絕對可說是“刻骨銘心”。且挑近的來說,無論從去年“上海膠州路大火”後數萬民眾的自發祭奠中所表達的“憤懣”,還是從現如今仍未了結的“錢雲會事件”中民眾誓不罷休的追索真相所表達的“憤怒”。如若誰說現在的“偉光正”有良好的民眾基礎,恐怕全國人民都想來抽他耳光了。

但就是在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之下,為何這“紅朝的將傾之廈”卻“危而不倒”呢?如若要筆者來回答這個問題,想參考現如今“中東茉莉花”運動來胡亂分析一下:

首先說一個“認知力”的問題。突尼斯的百姓朝夕間群起而攻之,將總統本•阿里趕出了國門。另一面的埃及,至少到目前為止,埃及官方“做出了許多讓步”,包括解散舊政府、任命副總統、和反對派談判等等。但埃及的百姓至少目前為止還在認一個“死理”:就是要穆巴拉克馬上下臺,就是把他當成獨裁統治的標誌。但在 “紅朝”境內,雖說大家都看到了“偉光正”的斑斑劣跡,但每談及時事,又有多少人在感嘆,社會進步需要過程,當朝改革也要時間云云,又能有多少人能真正認清其邪惡的本質,而如突尼斯、埃及民眾一樣,連一天的機會都不想再給了呢?當然,不是說國人之中沒有高識遠見之人,但看近日“錢雲會事件手錶視頻分析”就足見國人之高深智慧。只是,現在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能夠達到、或者說能夠理解這些有大才智之士對“紅朝”本質的徹骨認知。

其次談一個“認同力”的問題。在網上看過一個不知是笑話還是事實的事,說在埃及開羅,大街上的清潔工如若看到哪家人在家裏呆著,都會主動上前問一句:你們現在還呆在家裏,是想和中國一樣嗎?——不管這是否是真實的,但僅看那號稱百萬的民眾走上街頭,雖說有幾個小的民間組織在其間運作,但至今未見有統一的組織和領導。但那百萬民眾卻能同進同退。在網絡上傳來的視頻來看,即使面對軍、警的水車,亦是既不退縮、亦不施暴,一步一步硬是令軍、警讓開遊行的路。這裏固然有埃及軍方不以武力壓制百姓的原因,但亦能看到埃及民眾“萬眾一心”的決然。而我們呢?明明打內心深處都在厭惡這“偉光正”,可你若拿本《九評共產黨》給人們看,仍然有些“受教育多年有學識者”在擺手搖頭,反不如一些市井民眾,喜而觀之。當然,歷史的腳步確也需要一步一步走下去的。但,這就是事實的差距。

再次說一個“行動力”的問題。近來,多有人於網絡間提出各種建議、想出各種辦法,欲使“茉莉花”開入“紅朝”境內。雖說不可否認這些提議,但究竟有多大可行性,還有待觀察。亦曾有人問筆者,依你所想,該做何解?筆者想到一部描寫亞瑟王戰勝邪惡女巫的電影,那女巫的法力相當強大,即使亞瑟王擁有神劍亦不能敵,最後得神明啟示:女巫巫法的力量,實則來自世人對其巫法的懼怕,懼怕多一分,巫法的力量便強上一分。亞瑟王頓悟,帶領民眾轉身背向女巫說,從今日起,我們將從腦海裏“遺忘”你和你的巫法。結果女巫因民眾不再有對其的懼怕,不但沒了法力,連自身也消失不見。雖說這只是藝術表現,但卻非常貼近我“紅朝”國情。那“西來之幽靈”憑何在神州盤踞不散,更多的恰也是靠著多年來國人“虛設的恐怖”。倘若真的有一天,大多的國人也能背過身去,人手一本《九評共產黨》從而 “遺忘”那“幽靈虛設的恐怖”時,估計這幽靈也要如那邪惡女巫一樣,消失殆盡了吧。

認清問題的本質,應該是解決問題的前提。也許有人不相信一本《九評》能改變中國,但8900萬“三退”的現實擺在那裏,這就是奇蹟。這就是正在含苞欲放的中國的“茉莉花”!忘了是誰說過的:奇蹟,永遠只會發生在你堅信他的時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