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囊妙計 策劃者智取埃及警方
 
2011-2-12
 
【人民報消息】兩個多星期以來,埃及年輕的示威策劃者智取膽怯的安全部隊,不但控制國會周邊地區,也迫使穆巴拉克11日宣布下臺,攜家帶眷逃離開羅。埃及抗暴示威能維持這麼久、這麼成功,策劃者的錦囊妙計功不可沒。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8日(周二),這些年輕的示威策劃者呼籲三月在靠近塔利爾廣場北邊不遠處的國家電視臺大樓,舉行遊行。然後,安全部隊在敏感的通訊樞紐進行布署,但示威隊伍卻朝南邊的國會前進,讓安全部隊措手不及。

10日(週四),埃及反政府示威第17天,執政的國家民主黨黨魁表示,他建議穆巴拉克下臺。接著,軍隊控制了整個街道。幾位示威策劃者表示,這個讓穆巴拉克下臺的開羅示威活動,使用了錦囊妙計。

上月25日,示威開始的第一天,埃及反對運動的年輕活動組織者在開羅西邊的貧民窟Bulaq al-Dakrour想出了一條錦囊妙計。在泥濘狹窄彷彿迷宮般的小巷中,一群看似自發的抗議者讓安全部隊緊追不捨。就在安全部隊還未來得及將這批抗議人群制服之際,人群的規模迅速擴大。

這支示威遊行的隊伍可不是自發的。由於此前太多的努力都失敗了,所以人們始終無法弄清這次活動的策劃者是如何成功做到的。

谷歌公司中東業務負責人戈寧(Wael Ghonim)上週日獲釋之後,向人們描述了他和埃及政府新上任的內政部長會面的情形。這位內政部長告訴他:“沒人知道這幫人是怎麼做到的。”他還說,審訊他的人斷言一定有外部勢力介入。

這批策劃者目前已成為“革命青年運動”(Revolutionary Youth Movement)的領導核心,他們也成為塔利爾廣場上的抗議者代表。

一月初,核心策劃者決定,他們想要複製突尼斯示威者的模式,但他們立刻擔心如何智取掌管安全部隊的內政部。多年來,這些安全部隊已成功地阻止街頭示威擴大,也把一般的埃及民眾進行隔離。

41歲的策劃者卡梅爾(Basem Kamel)說:“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方式,阻止安全部隊形成封鎖線擋住我們。”

1月下旬之後,反政府的示威者湧入開羅的街道,要求穆巴拉克總統下臺,也幾次與總統的支持者發生衝突。

兩週的抗爭中,這些策劃者每天在阿理米(Ziad al-Alimi)母親的起居室開會,阿理米的母親是反對團體的領導人,在1977的“麵包暴動”中扮演要角,後來被關押6個月。與會的成員包括6位與反對黨、提倡勞工權力團體、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等有關聯的年輕運動團體的代表。

他們選擇了20個示威的地點,通常與清真寺相連,勞工人口密度大的開羅近郊。他們希望,如此眾多且分散的示威集會將使安全部隊疲於奔命,也會吸引大量的民眾,示威群眾突破封鎖、連結塔利爾廣場的機會也會增加。

該團體在那些地點公開呼籲示威者,1月25日“警察節”全國放假一天。他們還在網上公布示威地點,並號召抗議者做完禱告後在下午兩點左右分別在各地開始抗議。但巧妙的是,卡梅爾說:“第21個示威地點,沒有人知道。”

據報導,其他有影響力的團體也加入搖旗吶喊。數個月前,年輕的薩伊德(Khaled Said)被亞歷山大警方打死之後,他的臉書頁面卻成了埃及激進分子的網上據點。頁面有阿拉伯文和英文兩種版本,分別由不同的管理員管理。谷歌的戈寧已被確認是其中的一名管理員。

網名沙伊德(El-Shaheed)或殉道者(The Martyr)的管理者表示:“突尼斯總統本-阿里(Ben Ali)出逃時,我正與阿拉伯語頁面的管理員在網上聊天。他說:‘我們必須有所作為’。”

這位阿拉伯語頁面管理員向讀者提出一個問題:“你認為在警察日我們應該給粗暴的埃及警察送什麼禮物?”沙伊德說:“每個網友的答案都是突尼斯,突尼斯。”

在示威的前三天,卡梅爾與其他策劃者都不在家中過夜,因為擔心警方會在半夜逮捕他們。他們還擔心個人的手機被竊聽,只好借用家人或朋友的手機。他們派出幾個小隊偵察第21個秘密地點—Bulaq al-Dakrour貧民窟的“海伊斯甜品店 ”,做為集會地點,其門面和地磚人行道廣場都易於辨認。

策劃者說,他們知道示威遊行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一般埃及民眾的參與程度,但由於勞工大多不用網絡、不上臉書,因此在示威的前幾天他們在城市周遭到處派發傳單,特別集中在Bulaq al-Dakrour的貧民窟。卡梅爾說:“我希望給人們一個印象,1月25日革命開始了。”

在示威的前幾天,策劃者還派出許多小隊用不同的速度走過各個示威的路徑,以模擬每個示威點如何連結。

1月25日,安全部隊在各個示威地點預先布署數以千計的警力。與此同時,策劃者選出4位現場總指揮,分10路前往,每路只有一個人知道秘密的目的地。

後來,這些示威者匯聚成一個不受警方控制的300人示威隊伍。據目睹現場進展的海伊斯甜品店的店員說,看到安全部隊不在場,社區居民成百上千地從社區狹窄的巷道裏湧出,使隊伍膨脹到數千人。

下午1點15分,他們開始朝開羅市中心前進。在警方意識到這支隊伍並重新派出小分隊封堵道路之前,示威者人數已迅速擴大,輕易超越了警力。

這個埃及人首次目睹的街頭示威,形成了一個一觸即發的臨界點。人們認為,正是這個臨界點,鼓動了數十萬人出門參加了28日(週五)的示威活動。那天,他們再度占領塔利爾廣場,此後他們一直留在那裏。

(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