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出更大事!中共派郎朗在水牛城對抗神韻(圖)
 
喬劁
 
2011-1-25
 

郎朗在水牛城被中共賤賣!

【人民報消息】一位僑界人士悄悄說:中國有句話是「人怕出名豬怕壯」,豬肥了要宰呀,郎朗要出大事!

一打聽才知道,過去中共曾派趙本山到美國與神韻藝術團爭觀眾,趙本山在國內被周圍的人捧慣了,去了美國一演那「三俗」,頓時有人要退票,還有要打官司的,以後中領館就再沒敢讓趙本山露頭。別看現在郎朗在世界上有了知名度,又那麼拽,他只在黨面前才俯首貼耳,所以中領館派郎朗在紐約州水牛城對抗神韻演出。

1月29日(本週六),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將在水牛城(Buffalo)最頂級劇院「希斯表演藝術中心」(Shea's Performing Arts Center)有下午和晚上兩場演出。

那位僑界人士說:紐約中領館要求郎朗也在水牛城,也在同一天、也在同一個晚上,舉辦獨奏音樂會。

但最頂級劇院已在半年前被神韻定下了,紐約中領館不允許世界級鋼琴家郎朗改期,說低一檔次的劇院也得定,「高檔票由我們負責」。郎朗水牛城這次高檔票是393美元。

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剛剛在林肯中心演完十場,高檔票是300美元,一票難求。並且在紐約上州斯克內克塔迪市又造成轟動。

郎朗在1月29日晚上的水牛城獨奏音樂會,從393美元到241美元的高檔票差不多都讓中領館派人包了,除了暗地裏搞買三送二,就是白送。劇場賣60元的廉價票也「ON SALE」,花50元就可以買到。他的最低票價是40元。

郎朗被中共賤賣了!

紐約中領館說的很赤裸裸:「我們就是要搶紐約主流社會的人,不能讓他們去看神韻,他們去看了神韻,我們就完了!」

美國主流社會的人看了神韻,中共就完了?是完了。

到《神韻藝術團專題報導》上看到神韻三個同等大的藝術團「神韻紐約藝術團」「神韻國際藝術團」「神韻巡迴藝術團」正在世界各地巡演,對於觀眾的觀後感這裏不詳述,只摘錄其中幾個題目來說明中共為何恐懼:

「壯觀的演出」 神韻轟動紐約上州
建築家協會會長:世界頂級水準演出 壯觀輝煌
美特種部隊軍校主任:不許自己眨一下眼睛
韓國知名主持人:具鑽石般珍貴因素淨化著心靈
美導演:神韻呈現出的靈性在大陸演出中沒有
韓國知名雕塑家和美術家: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璀璨
美哲學教授:古老的智慧 中華文化的重生
大陸教授夫婦:心靈的洗禮 超級的享受
華裔戲劇評論碩士讚神韻「神來之筆」
國際著名作曲家:偉大的藝術 引領人類回歸正道
世界頂級大提琴家:每次都是新的洗凈和重生
前國會議員: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燦爛奪目
工商精英會理事長:美得無話說!一百分!
船舶界精英:歸正人生路

中共為何如此害怕《神韻》的演出,中共的祖宗是撒旦教徒馬克思,馬克思親口說把人類撕碎並拉去地獄是他畢生努力奮鬥的目標。所以中共告訴黨徒:死後去見馬克思。中共不僅要黨徒下地獄,而且非法建政以來,所做的事就是全方位砍斷炎黃子孫的民族根。撒旦黨費了61年的腦筋和氣力,豈能容忍現在有人恢復中華民族的記憶,讓世界讚美和崇敬中華傳統文化。

無數事實證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誰替中共塗脂抹粉,就是在助惡為虐,就一定沒有好的未來。李寧在2008年北京奧運擔任點火任務後,破了大財。其實,郎朗在北京奧運獨奏後僅2個月,也和李寧一樣。

2007年12月,郎朗在紐約繁華的曼哈頓區第57街購置三百多平方米的兩層樓公寓,為的是毗鄰卡內基音樂廳僅十步之遙,價格在人民幣億元左右。郎爸驕傲的說:現在,郎朗指哪兒打哪兒。

2008年8月北京奧運結束後,10月份郎朗新房的房價就大跌,直接損失數百萬美金,合人民幣千萬元。郎朗全家沒一個明白事的,所以導致他一錯再錯。

2011年1月19日,在白宮,在兩位卸任總統卡特和克林頓面前,還有現總統奧巴馬面前,郎朗獨奏了中共的洗腦電影《上甘嶺》主題歌《我的祖國》。他在博客中說:「我又獨自演奏了我們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之一的《我的祖國》,能夠在眾多貴賓面前演奏這首讚美中國的樂曲,彷彿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我的祖國》毫不含糊的把朝鮮當成朋友、美國當成豺狼。100萬中國人在朝鮮戰爭中稀裏糊塗的成了中共的殉葬品,大多數人不是打仗打死的,很多是還沒到戰場就凍死餓死病死了。這是我們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是在表現我們中國人的團結?

那位僑界人士說:郎朗被指使去和復興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團爭奪主流社會觀眾,要不是我親耳聽到,簡直不敢相信。我非常擔心,這樣下去郎朗要出更大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