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雇人暗殺埃及副總統未遂(圖)
 
瞿咫
 
2011-2-5
 

每天、每小時我都準備犧牲,我唯一懼怕的是我們失敗!

【人民報消息】要求穆巴拉克總統辭職下臺是多日來抗議群眾的訴求,解散政府,進行民主選舉。

2月4日,歐盟27國首腦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峰會上,強烈譴責發生在埃及的暴力行為和那些使用和鼓勵暴力的人,要求埃及立即實行政權過渡。歐盟重申,應該通過對話和政治改革,通過自由和公正的選舉,來處理公民的民主訴求,要充分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

歐盟外交事務高級代表阿希頓在峰會期間表示,「我們要求埃及政府保證街頭抗議民眾的安全,確保不再有暴力事件的發生,軍隊盡到自己的責任,使得這個事件發展成(政權)過渡。」

2月5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呼籲埃及「立即開始有序的權力移交」。他還敦促穆巴拉克總統「作出正確的決定」。奧巴馬還說,埃及領導人需要傾聽埃及人民的聲音。他說,「全世界都在注視你們」,並表示暴力將不會解決問題。

埃及執政黨的「國家民主黨」總書記希勒米指責西方國家背叛了埃及。他稱穆巴拉克總統決不會辭職。聽起來很有點中共說話的腔調,中共把中共獨裁黨和中國混淆在一起,希勒米把埃及獨裁者與埃及這個國家混淆在一起,難道埃及不是埃及人的埃及,而是獨裁者的埃及?!

美國曾提出讓穆巴拉克把權力交給副總統蘇雷曼,由他組成過渡政府,到今年9月舉行總統大選。結果兩面不討好。

埃及反對黨派和示威群眾都認為,蘇雷曼是穆巴拉克的一夥,曾擔任情報部門首長,使用高壓手段協助穆巴拉克對付異己,即使由他接替穆巴拉克出任總統,也沒有什麼分別。

在中共看來區別可大了,中共認為只要穆巴拉克把權力一交出去,不管交給誰,中共將失去埃及這塊地盤。 因此,美國這個方案是躲在暗處的中共絕對不接受的。於是穆巴拉克強硬表示,他不會把權力交給他剛剛任命的副總統。

數天前副總統蘇雷曼剛剛宣誓就職就遭到蹊蹺暗殺,車隊遭受伏擊,雖然他驚險躲過一劫,但2名護衛卻被當場擊斃。有消息毫不猶豫的指出,這是中共派人下的死手。

最新消息,美國正與埃及副總統商討如何讓埃及有秩序的移轉政權,其中有一個妥協的方案是,穆巴拉克先不下臺,但將權力交給副總統。目前,蘇雷曼已主動約見各反對派領袖。

這是一個非常滑稽和根本行不通的方案,穆巴拉克將權力全部交給副總統,自己還頂著總統的頭銜,政府首腦開會時,穆巴拉克參加不參加呢?如果他參加,那麼不是一切如舊嗎?如果他不介入,那麼為什麼允許他保留總統職位?誰給他的這個權力?這不是向獨裁者屈服又是什麼?那些爭取民主的人的血不是白流了嗎?

英國《泰晤士報》有一段令人落淚的報導,報導說,埃及反政府示威者為了倒穆巴拉克的臺,為了國家有更好的未來、同胞有尊嚴地生活,決心死守解放廣場,寧死不屈。有20個足球場大小的解放廣場,現已成為對抗獨裁統治的「自由埃及」象徵。

在這個「自由埃及」,「不惜犧牲」絕不是空口說白話。在那裏,他們過去兩天遭親政府示威者包圍、擲來石頭、汽油彈,或從附近建築物砸下重物。周遭不少人頭破了、腳斷了。廣場四周是臨時搭起的「診所」,逾200名志願醫護來到替傷者包紮傷口。

經一夜激戰,廣場2月3日(週四)中午躺臥著筋疲力竭的示威者,他們用紙皮或骯髒的毛氈鋪在地上休息,要如廁就到鄰近的清真寺排隊兩小時。抗爭總是疲累,但士氣高昂。

與兩名兒子一起在廣場抗爭的醫生說:「我會一直留至穆巴拉克下臺,我不怕,我們已打破伴隨了30年的恐懼。」

一名兩度被囚的異見記者說:「每天、每小時我都準備犧牲,我唯一懼怕的是我們失敗。」

有人則央求外國記者,要他們的政府放棄穆巴拉克:「告訴(英國首相)卡梅倫:『不要支持他,否則歷史不會原諒你!』」

示威者視死如歸,民眾也出錢出力支持,糧水和藥物絡繹不絕捐贈到廣場。一名工程師花20萬埃及鎊( 26.6萬港元)買毛氈及三文治等物資。一名有錢學生則和家人拿著多袋麵包派給示威者。一名21歲大學畢業生則在廣場拾垃圾,她說:「我為國家盡自己的責任而已」。眾志成城,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踐踏人民30年的獨裁者下臺。

當然,美國可以妥協,但埃及人民決不願再妥協,別忘記這是他們的家園,他們有權力決定自己的命運。

令人關注的是,在北非和阿拉伯世界發生《茉莉花革命》的當口,又有一批中共御用文人出來大張旗鼓的簽署《零八憲章》。為什麼?中共怕了,怕中國人民也會起來,革了它的命。

美國官員曾強調說,他們討論了許多選擇,但最後做決定的是埃及人民。那麼就把選擇埃及人民命運的權力交還給埃及人民吧!

「埃及是埃及人民的埃及,不是獨裁者的埃及!」讓我們傾聽來自上天的聲音吧。△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