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何时会开在我们身边(图)
 
李晓阳
 
2011-2-9
 
【人民报消息】近日有朋友问:中东那边怎么了?听说出来个“茉莉花革命”,蔓延到了几个国家,为了什么?我答覆说:都是老百姓想换政府,而那几个国家又和咱“红朝”相似,作秀似的选举百姓不满意,大家就恼了。简单点说就是为了自由。朋友感叹说:何时咱这也能开个啥花呢?

中国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对世事的理解,都讲“天时、地利、人和”。地球那边的事,毕竟离得太远,我们只看到了结果,看不到全部的起因与过程,固然无法全面的分析。但为了更好的答覆朋友的疑问,还是不得不结合国事,帮朋友想一想,啥时候我们这也能开朵“美丽的茉莉花”。

先说这“天时”。曾有人笑谈:大清朝历时二百多年,方才出现官场全面烂透、民间怨气冲天,而今“红朝”区区六十年所创局面,较大清末世有过而无不及,实属 “丰功伟业”。纵观各国历史,一朝一代终结之时,无不如此。这里且不说“天灭中共”这样的民间看法,但凡能了解些时事的,亦能看出来这个“红朝”实是到了 “寿终前苟延残喘”之时了。20年前的“东欧民主化”带来的“89民运”虽然仅是在其体制内反腐败(笔者愚见,有错勿怪),亦给其生存力造成了不小的打击。20年后的今天,中东那边的“茉莉花革命”虽暂时看不出对“红朝”的影响,但就是从各类“党媒”闭口不谈的表现亦能感受到其对这次“中东民主化”的惧怕程度。只不过,再怕、再躲,恐也躲不过那茫茫天数。

其次说说这“地利”。环顾“红朝”四周,环顾到地球那边去,也找不见几个“铁杆政治好兄弟”了。昔日的“苏维埃老大哥”早已不复存在,曾经的“社会主义阵营小兄弟”也纷纷转了颜色,听说连越南近些年也只是挂着“社会主义”的名头改走了西方民主的路子,仅余的“朝鲜”小兄弟除了成天捣乱外,于“社会主义事业”也是“空有百害而无一利”。“红朝”的国情,除了将这“泱泱神州”变成个“廉价世界工厂”外,这“伟光正的事业”是否在重新威胁着世界这样的话题也一再被提起。如若用“四面楚歌”来形容“红朝”现如今的处境,绝不为过。

再说这“人和”。国内百姓对“红朝”的感情,那绝对可说是“刻骨铭心”。且挑近的来说,无论从去年“上海胶州路大火”后数万民众的自发祭奠中所表达的“愤懑”,还是从现如今仍未了结的“钱云会事件”中民众誓不罢休的追索真相所表达的“愤怒”。如若谁说现在的“伟光正”有良好的民众基础,恐怕全国人民都想来抽他耳光了。

但就是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为何这“红朝的将倾之厦”却“危而不倒”呢?如若要笔者来回答这个问题,想参考现如今“中东茉莉花”运动来胡乱分析一下:

首先说一个“认知力”的问题。突尼斯的百姓朝夕间群起而攻之,将总统本•阿里赶出了国门。另一面的埃及,至少到目前为止,埃及官方“做出了许多让步”,包括解散旧政府、任命副总统、和反对派谈判等等。但埃及的百姓至少目前为止还在认一个“死理”:就是要穆巴拉克马上下台,就是把他当成独裁统治的标志。但在 “红朝”境内,虽说大家都看到了“伟光正”的斑斑劣迹,但每谈及时事,又有多少人在感叹,社会进步需要过程,当朝改革也要时间云云,又能有多少人能真正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而如突尼斯、埃及民众一样,连一天的机会都不想再给了呢?当然,不是说国人之中没有高识远见之人,但看近日“钱云会事件手表视频分析”就足见国人之高深智慧。只是,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能够达到、或者说能够理解这些有大才智之士对“红朝”本质的彻骨认知。

其次谈一个“认同力”的问题。在网上看过一个不知是笑话还是事实的事,说在埃及开罗,大街上的清洁工如若看到哪家人在家里呆着,都会主动上前问一句:你们现在还呆在家里,是想和中国一样吗?——不管这是否是真实的,但仅看那号称百万的民众走上街头,虽说有几个小的民间组织在其间运作,但至今未见有统一的组织和领导。但那百万民众却能同进同退。在网络上传来的视频来看,即使面对军、警的水车,亦是既不退缩、亦不施暴,一步一步硬是令军、警让开游行的路。这里固然有埃及军方不以武力压制百姓的原因,但亦能看到埃及民众“万众一心”的决然。而我们呢?明明打内心深处都在厌恶这“伟光正”,可你若拿本《九评共产党》给人们看,仍然有些“受教育多年有学识者”在摆手摇头,反不如一些市井民众,喜而观之。当然,历史的脚步确也需要一步一步走下去的。但,这就是事实的差距。

再次说一个“行动力”的问题。近来,多有人于网络间提出各种建议、想出各种办法,欲使“茉莉花”开入“红朝”境内。虽说不可否认这些提议,但究竟有多大可行性,还有待观察。亦曾有人问笔者,依你所想,该做何解?笔者想到一部描写亚瑟王战胜邪恶女巫的电影,那女巫的法力相当强大,即使亚瑟王拥有神剑亦不能敌,最后得神明启示:女巫巫法的力量,实则来自世人对其巫法的惧怕,惧怕多一分,巫法的力量便强上一分。亚瑟王顿悟,带领民众转身背向女巫说,从今日起,我们将从脑海里“遗忘”你和你的巫法。结果女巫因民众不再有对其的惧怕,不但没了法力,连自身也消失不见。虽说这只是艺术表现,但却非常贴近我“红朝”国情。那“西来之幽灵”凭何在神州盘踞不散,更多的恰也是靠着多年来国人“虚设的恐怖”。倘若真的有一天,大多的国人也能背过身去,人手一本《九评共产党》从而 “遗忘”那“幽灵虚设的恐怖”时,估计这幽灵也要如那邪恶女巫一样,消失殆尽了吧。

认清问题的本质,应该是解决问题的前提。也许有人不相信一本《九评》能改变中国,但8900万“三退”的现实摆在那里,这就是奇迹。这就是正在含苞欲放的中国的“茉莉花”!忘了是谁说过的:奇迹,永远只会发生在你坚信他的时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