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噁心世界的最大鬧劇在埃及上演(圖)
 
黎梓
 
2011-2-8
 

成千上萬的埃及民眾在開羅中心廣場,要求獨裁總統下臺!

【人民報消息】要求穆巴拉克總統辭職下臺是多日來埃及抗議群眾的訴求,解散政府,進行民主選舉。

據中央社開羅2月8日綜合外電報導,埃及副總統蘇雷曼今天表示,總統穆巴拉克同意成立小組監督修憲,而且埃及已有政權和平轉移的計劃和時間表,政府也不會追究抗議民眾。

獨裁者「同意」成立小組監督修憲?「不會追究讓他立即下臺的抗議民眾」?

到底誰是國家的罪犯,是穆巴拉克,還是埃及人民?!

副總統蘇雷曼在電視臺播出的談話中說:「總統欣然接受全國共識,證實我們已走上脫離當前危機的正確道路。」

埃及當前的危機是埃及人民要求獨裁者下臺?獨裁者口說下臺,但繼續當總統,埃及已脫離了危機?

蘇雷曼表示,穆巴拉克今天簽署命令成立憲法委員會,將負責監督修憲以及必要的修法工作。

埃及人民流血丟命要求立即下臺的獨裁者「今天簽署命令」成立憲法委員會,並「負責監督」修憲以及必要的修法工作?

蘇雷曼說:「總統也責成總理成立《後續行動委員會》,以落實各黨派在全國對話會議上作出的決定。」

哇,繞來繞去,從2月8日起,埃及沒有獨裁者了,只有心慈手軟的開明總統,他叫穆巴拉克!

難怪駐埃及的前任美國大使弗蘭克-威斯納說:「穆巴拉克總統能繼續領導相當重要。」他表示這是獨裁者穆巴拉克「流芳後世」的機會。

但英國《泰晤士報》在採訪受苦受難的埃及人民後,這樣報導的:埃及反政府示威者為了倒穆巴拉克的臺,為了國家有更好的未來、同胞有尊嚴的生活,決心死守解放廣場,寧死不屈。與兩名兒子一起在廣場抗爭的醫生說:「我會一直留至穆巴拉克下臺,我不怕,我們已打破伴隨了30年的恐懼。」一名兩度被囚的異見記者說:「每天、每小時我都準備犧牲,我唯一懼怕的是我們失敗。」


標語牌上寫道:埃及要自由!
西方民主國家包括美國在內不是一直說埃及的命運要由埃及人民作主嗎?這就是埃及人民的呼聲!

報導說,蘇雷曼2月6日會見強大的穆斯林兄弟會等反對派團體,以及無黨派政治人物,共同討論民主改革。會後政府表示,各方同意由法官和政治人物組成委員會,針對修憲及必要的修法工作進行研究,並在3月第一週前提出建議。

獨裁者穆巴拉克不立即下臺的最大藉口是,怕「穆斯林兄弟會」會趁機掌權,但是事實上他在拉攏「穆斯林兄弟會」,求他們參與到政府裏來。這個藉口不是很滑稽嗎?

報導還說,談判代表也同意開設辦事處,處理政治犯待遇的相關投訴、放寬媒體限制、視安全情勢解除緊急狀態,並拒絕外國介入。

獨裁30年來第一次設立的副總統蘇雷曼只是穆巴拉克的傳聲筒。穆巴拉克堅持要自己親自下令並監督成立過渡政府,說是與這些人共同討論「民主改革」。

獨裁者指揮著埃及的「民主改革」,看似只是埃及的事情,但沒這麼簡單,這是垂死的中共在埃及實驗《零八憲章》,也是在試探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能接受的底限。

看,「民主改革」這個詞在當今世界都墮落成政治婊子的牌坊!

這些邪惡者的膽氣是被誰慣出來的?

如果,今天穆巴拉剋死了,西方的民主老爺們,埃及怎麼辦?△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