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巨變,擁抱普世價值
 
陳破空
 
2011-2-8
 
【人民報消息】一月十四日,七十四歲的突尼斯總統本-阿里突然丟棄大權,出逃沙特阿拉伯,結束其長達二十三年的獨裁統治。震動世界。本-阿里倒臺的背景,是突尼斯長達近一個月的民眾抗議與示威。

小商販推翻大獨裁者

事件起因,要追溯到該國中部城市西迪布吉一名二十六歲的失業大學生。因為找不到工作,決定以販賣水果蔬菜謀生,卻因“沒有執照”而遭到城市警察(相當於中國城管)毆打並沒收推車。該大學生向市政府申訴,被拒絕。十二月十七日,這名憤怒而絕望的大學生,就在市政府前,將一罐汽油澆到自己身上,點火自焚。

消息傳開,民眾震怒。尤其當該大學生全身著火的畫面傳遍互聯網,群情激憤。次日,西迪布吉市爆發抗議高失業和高物價的民眾示威。 兩週後,那名自焚的大學生不治身亡,一月五日,五千人跟隨他的棺木,遊行到墓地。

一月八日至十日,又有多人點火自焚或觸電自殺。突尼斯唯一工會──“勞動者總聯盟”宣布,支持民眾訴求。抗議活動蔓延全國多個城市。

抗議事件一發生,作為阿拉伯世界在位時間最長的獨裁者,本-阿里本能的反應,就是鎮壓。他指責抗議民眾“被反對派利用”、“一小撮極端份子和煽動民心者,不顧他人和國家利益,製造街頭暴亂......”下令封鎖媒體和互聯網。命令警方出動,逮捕數十名示威者。

隨即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警方向抗議民眾開槍,開始有平民死亡。突尼斯人愈加激憤。到一月十一日,衝突蔓延到首都突尼斯城,學校停課,大批學生加入示威行列。繼續有平民遭警方射殺。大學生築起街壘,與警察對抗。

眼看事態擴大,本-阿里轉而做出妥協姿態。先是下令警察停止開槍。隨後將主導鎮壓的內政部長革職。稍後,表態2014年任期屆滿後,不謀求連任,承諾啟動民主改革。反對派對此表示歡迎,但民眾並不滿意,要求本-阿里下臺。

一月十四日,是突尼斯歷史上關鍵的一天。五千民眾占據首都主幹道。下午,突尼斯駐聯合國大使向本-阿里提交辭呈,“懇求總統停止血腥鎮壓”。本-阿里宣布解散內閣,將民主選舉提前到六個月後。民眾依然不買帳。警察用催淚瓦斯驅散聚集在政府門前的人群。軍隊和坦克就位。五點當局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三人以上集體外出。然而突尼斯人不畏武力,不顧禁令,男女老少都走上首都街頭。局勢失控。戲劇性的轉折發生在傍晚,總統本-阿里突然攜眷逃亡,出走沙特阿拉伯。民眾歡呼勝利。

獨裁者被顏色革命推翻,這在阿拉伯世界,還是頭一遭。因突尼斯國花是茉莉花,這場民變,便被稱為“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

維基解密,曝光第一家族腐敗

又被稱為首次“維基泄密革命”。原來上個月,維基泄密公開美國國務院2009年6月的外交機密電文。關於突尼斯部分。電文將該國總統家族比喻為黑手黨,“權力核心貪污日趨嚴重,”操控全國經濟。尤其第一夫人,大肆斂財,壟斷房地產和家具業,“在建造一所貴族學校時曾大賺一筆。”

其中一份電文描述:“在本-阿里女婿的豪宅裏舉辦了一次宴會。羅馬時期的文物隨處可見;客人們享用著用私人飛機從法國南部小鎮空運來的酸奶;一隻寵物老虎在花園裏漫遊。”這些內容,通過互聯網,尤其臉書(Facebook),在突尼斯廣為流傳,助長了民眾的反抗情緒。

示威中,出現搶掠現象。針對之一,就是總統家族生意。由本-阿里家族分銷的起亞、保時捷和菲亞特等牌子的轎車,成為襲擊目標;由本-阿里女婿創辦的一家銀行的分行被燒毀;本-阿裡的一處豪華住所遭到洗劫;連合夥經營生意、幾乎就要出任地區行政首長的第一夫人侄子,也在混亂中被殺身亡。

關鍵轉折點:軍隊倒戈

位於北非的突尼斯,人口一千餘萬。此次抗議示威,規模並不算太大,少則數十人,多則數千人。按說,政府軍警完全可以對付。關鍵轉折,是軍隊倒戈。

十四日當天,軍隊站到示威民眾一邊,與效忠本-阿裡的總統衛隊交火,並逮捕本-阿里眾多親信和大批政府高級官員。本-阿里眼看大勢不妙,才匆忙棄權出逃。本-阿里手下還負隅頑抗,但軍隊逐漸控制局勢,最後還逮捕了本-阿裡的衛隊長,罪名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陰謀”。

之後,突尼斯國內發生一系列變遷:總理宣布代理總統職務,但隨後被憲法法院裁定違法,改由國會議長代理;在民眾要求下,國會議長和總理雙雙退出原執政黨;國會議長責成總理組成臨時聯合政府,反對黨成員入閣,流亡人士歸國;民眾反對任何原執政黨成員留任,包括那名總理,臨時政府仍然面臨解散危機。可幸的是,突尼斯已經決定在六十天內舉行大選。這個新興民主國家之路,終將步上正軌。

經濟增長,不保政權穩定

在本-阿里統治時期,突尼斯經濟快速增長,國民生產總值每年增幅達百分之五,被稱為“突尼斯奇蹟”,得到了許多歐洲國家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讚賞。並被“達沃斯論壇”評為“最具經濟競爭力的非洲國家”,領先南非。

但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在本-阿裡的鐵腕獨裁下,突尼斯公民缺乏基本自由,反對派人士被關押或流亡,警察監視、媒體與網絡審查制度無處不在。不受監督的政府,則腐敗泛濫,“吞噬國家預算”。最終激起民怨。

中共曾盛讚“突尼斯模式”。2004年,中共官方喉舌《光明日報》發表題為“本-阿里緣何高票當選連任”的評述,欣然寫道:

“本-阿里在政治體制問題上,沒有盲目照搬西方的民主政治,而是注重把政治民主進程與國情結合”。

“突尼斯模式”最終破產證明:單純經濟增長,並不能保證政權穩定。此事發生在中共領導人訪美前夕,使之在啟程前的一番說詞顯得蒼白無力:“過去三十年的經濟成就,已經證明中國現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

阿拉伯首起顏色革命帶動骨牌效應?

突尼斯變天,是發生在阿拉伯世界的第一起顏色革命。直接挑戰了之前各阿拉伯獨裁者們所標榜的“伊斯蘭特色”,他們並以此作為拒絕普世價值的擋箭牌。突尼斯人民熱烈擁抱普世價值,震撼了各阿拉伯國家的統治者。

在各阿拉伯國家,人權份子公開歡慶本-阿裡的倒臺,期待他們自己的國家也發生類似演變。繼突尼斯之後,在阿爾及利亞、埃及、約旦等國,也先後發生自焚事件,似乎是一種徵兆:多米諾骨牌效應或指日可待?

在埃及,有人在互聯網上對該國八十二歲的獨裁者穆巴拉克總統喊道:“飛機已經準備好,收拾包袱走人吧!”還有埃及網民專門設計臉書,取名“給每位(阿拉伯)當權者準備一架飛機的計劃”。

宗教色彩濃厚的“伊斯蘭文化”、“突尼斯模式”,不堪抵擋以民主和人權為核心的普世價值;那麼最世俗化的“中國特色”、“中國模式”(一黨專政),又如何能抵擋節節取勝的普世價值?眾多中國網民對突尼斯變天的興奮留言,已經流露心曲,在他們看來,最需要“準備飛機走人”的,莫過於專制成性、腐敗成習的中南海統治者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