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巨变,拥抱普世价值
 
陈破空
 
2011-2-8
 
【人民报消息】一月十四日,七十四岁的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突然丢弃大权,出逃沙特阿拉伯,结束其长达二十三年的独裁统治。震动世界。本-阿里倒台的背景,是突尼斯长达近一个月的民众抗议与示威。

小商贩推翻大独裁者

事件起因,要追溯到该国中部城市西迪布吉一名二十六岁的失业大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决定以贩卖水果蔬菜谋生,却因“没有执照”而遭到城市警察(相当于中国城管)殴打并没收推车。该大学生向市政府申诉,被拒绝。十二月十七日,这名愤怒而绝望的大学生,就在市政府前,将一罐汽油浇到自己身上,点火自焚。

消息传开,民众震怒。尤其当该大学生全身着火的画面传遍互联网,群情激愤。次日,西迪布吉市爆发抗议高失业和高物价的民众示威。 两周后,那名自焚的大学生不治身亡,一月五日,五千人跟随他的棺木,游行到墓地。

一月八日至十日,又有多人点火自焚或触电自杀。突尼斯唯一工会──“劳动者总联盟”宣布,支持民众诉求。抗议活动蔓延全国多个城市。

抗议事件一发生,作为阿拉伯世界在位时间最长的独裁者,本-阿里本能的反应,就是镇压。他指责抗议民众“被反对派利用”、“一小撮极端份子和煽动民心者,不顾他人和国家利益,制造街头暴乱......”下令封锁媒体和互联网。命令警方出动,逮捕数十名示威者。

随即爆发激烈的警民冲突,警方向抗议民众开枪,开始有平民死亡。突尼斯人愈加激愤。到一月十一日,冲突蔓延到首都突尼斯城,学校停课,大批学生加入示威行列。继续有平民遭警方射杀。大学生筑起街垒,与警察对抗。

眼看事态扩大,本-阿里转而做出妥协姿态。先是下令警察停止开枪。随后将主导镇压的内政部长革职。稍后,表态2014年任期届满后,不谋求连任,承诺启动民主改革。反对派对此表示欢迎,但民众并不满意,要求本-阿里下台。

一月十四日,是突尼斯历史上关键的一天。五千民众占据首都主干道。下午,突尼斯驻联合国大使向本-阿里提交辞呈,“恳求总统停止血腥镇压”。本-阿里宣布解散内阁,将民主选举提前到六个月后。民众依然不买帐。警察用催泪瓦斯驱散聚集在政府门前的人群。军队和坦克就位。五点当局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禁止三人以上集体外出。然而突尼斯人不畏武力,不顾禁令,男女老少都走上首都街头。局势失控。戏剧性的转折发生在傍晚,总统本-阿里突然携眷逃亡,出走沙特阿拉伯。民众欢呼胜利。

独裁者被颜色革命推翻,这在阿拉伯世界,还是头一遭。因突尼斯国花是茉莉花,这场民变,便被称为“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

维基解密,曝光第一家族腐败

又被称为首次“维基泄密革命”。原来上个月,维基泄密公开美国国务院2009年6月的外交机密电文。关于突尼斯部分。电文将该国总统家族比喻为黑手党,“权力核心贪污日趋严重,”操控全国经济。尤其第一夫人,大肆敛财,垄断房地产和家具业,“在建造一所贵族学校时曾大赚一笔。”

其中一份电文描述:“在本-阿里女婿的豪宅里举办了一次宴会。罗马时期的文物随处可见;客人们享用着用私人飞机从法国南部小镇空运来的酸奶;一只宠物老虎在花园里漫游。”这些内容,通过互联网,尤其脸书(Facebook),在突尼斯广为流传,助长了民众的反抗情绪。

示威中,出现抢掠现象。针对之一,就是总统家族生意。由本-阿里家族分销的起亚、保时捷和菲亚特等牌子的轿车,成为袭击目标;由本-阿里女婿创办的一家银行的分行被烧毁;本-阿里的一处豪华住所遭到洗劫;连合伙经营生意、几乎就要出任地区行政首长的第一夫人侄子,也在混乱中被杀身亡。

关键转折点:军队倒戈

位于北非的突尼斯,人口一千余万。此次抗议示威,规模并不算太大,少则数十人,多则数千人。按说,政府军警完全可以对付。关键转折,是军队倒戈。

十四日当天,军队站到示威民众一边,与效忠本-阿里的总统卫队交火,并逮捕本-阿里众多亲信和大批政府高级官员。本-阿里眼看大势不妙,才匆忙弃权出逃。本-阿里手下还负隅顽抗,但军队逐渐控制局势,最后还逮捕了本-阿里的卫队长,罪名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阴谋”。

之后,突尼斯国内发生一系列变迁:总理宣布代理总统职务,但随后被宪法法院裁定违法,改由国会议长代理;在民众要求下,国会议长和总理双双退出原执政党;国会议长责成总理组成临时联合政府,反对党成员入阁,流亡人士归国;民众反对任何原执政党成员留任,包括那名总理,临时政府仍然面临解散危机。可幸的是,突尼斯已经决定在六十天内举行大选。这个新兴民主国家之路,终将步上正轨。

经济增长,不保政权稳定

在本-阿里统治时期,突尼斯经济快速增长,国民生产总值每年增幅达百分之五,被称为“突尼斯奇迹”,得到了许多欧洲国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赞赏。并被“达沃斯论坛”评为“最具经济竞争力的非洲国家”,领先南非。

但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在本-阿里的铁腕独裁下,突尼斯公民缺乏基本自由,反对派人士被关押或流亡,警察监视、媒体与网络审查制度无处不在。不受监督的政府,则腐败泛滥,“吞噬国家预算”。最终激起民怨。

中共曾盛赞“突尼斯模式”。2004年,中共官方喉舌《光明日报》发表题为“本-阿里缘何高票当选连任”的评述,欣然写道:

“本-阿里在政治体制问题上,没有盲目照搬西方的民主政治,而是注重把政治民主进程与国情结合”。

“突尼斯模式”最终破产证明:单纯经济增长,并不能保证政权稳定。此事发生在中共领导人访美前夕,使之在启程前的一番说词显得苍白无力:“过去三十年的经济成就,已经证明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

阿拉伯首起颜色革命带动骨牌效应?

突尼斯变天,是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第一起颜色革命。直接挑战了之前各阿拉伯独裁者们所标榜的“伊斯兰特色”,他们并以此作为拒绝普世价值的挡箭牌。突尼斯人民热烈拥抱普世价值,震撼了各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

在各阿拉伯国家,人权份子公开欢庆本-阿里的倒台,期待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发生类似演变。继突尼斯之后,在阿尔及利亚、埃及、约旦等国,也先后发生自焚事件,似乎是一种征兆:多米诺骨牌效应或指日可待?

在埃及,有人在互联网上对该国八十二岁的独裁者穆巴拉克总统喊道:“飞机已经准备好,收拾包袱走人吧!”还有埃及网民专门设计脸书,取名“给每位(阿拉伯)当权者准备一架飞机的计划”。

宗教色彩浓厚的“伊斯兰文化”、“突尼斯模式”,不堪抵挡以民主和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那么最世俗化的“中国特色”、“中国模式”(一党专政),又如何能抵挡节节取胜的普世价值?众多中国网民对突尼斯变天的兴奋留言,已经流露心曲,在他们看来,最需要“准备飞机走人”的,莫过于专制成性、腐败成习的中南海统治者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