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讓世界震驚的變革(圖)
 
林輝
 
2011-2-13
 



1989年12月22日,柏林牆開始被拆除,西德民眾迎接翻牆前來投奔自由世界的東德民眾。柏林牆的倒塌標誌著東西德統一,也是共產主義勢力在東歐分崩瓦解的里程碑事件。

【人民報消息】8天前埃及民眾剛剛發起反對穆巴拉克獨裁、爭取自由民主的抗議活動之際,大概沒有人會想到這統治了長達三十年、看起來十分穩固的政權會在短短的十幾天後就垮掉,甚至這樣的結局也讓世界各國政府的智囊和領導人們有些錯愕。然而,現實就是如此:在人民強大的壓力下,總統穆巴拉克辭職下臺了,並離開了首都開羅!埃及人民贏得了這場抗爭的勝利!

而引發埃及抗議活動的誘因是此前爆發的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由一名小販自焚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最終將獨裁的總統本•阿里趕到了國外,而導致革命發生的根本原因是經濟困難導致的高失業率、腐敗和獨裁,這與埃及基本差不多。同樣對於世界而言,這場革命實屬不期而至,完全出乎了各國政府的預料。

其實,曾經的歷史早已昭示,獨裁政權往往就在出乎人們意料之際垮掉,除了突尼斯和埃及如此外,二十年前的蘇東劇變亦不例外。這是因為獨裁統治從來就是不得人心的。

1989年的天安門慘劇仍是不少中國人傷心的記憶,而這一年也是東德最為動蕩的一年。從1971年接任東德共產黨總書記開始到1989年,昂納克已經在東德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上坐了整整18個年頭。儘管當時的東德已然是債臺高築,不斷有人逃亡,但直到89年的6月,昂納克仍對東德“鐵打的江山”充滿了信心。

6月22日至23日,東德共產黨召開了昂納克上臺後的第五十四次中央委員會全會。當時,還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將會是昂納克所主持的最後一次中央委員會。在這次會議上,昂納克突然打斷了正在進行的針對政治局工作報告的討論,對萊比錫市申請2004年主辦夏季奧運會而表示祝賀,然後拿出了一份有關西柏林美軍 RIAS電臺前一天寫的一篇評論的報告,大聲念起了評論的最後一段。“昂納克顯然是認為,東德至少還能存活到2004年。”念到這裏,昂納克和他的同僚們禁不住捧腹大笑,他們認為西方怎麼可能有這麼可笑的想法。

事實上,當年無論是西德政府、美國還是蘇聯,都沒有想到世界巨變在即。由於美蘇兩國都擁有核武器,華沙條約國和北約成員國之間都格外小心翼翼,任何促進德國統一的舉動都有可能導致戰爭的爆發。除了提倡改革的蘇共領導人戈爾巴喬夫不同意兩德統一外,法國和英國也都擔心統一後的德國成為歐洲最強國,因此也不希望兩德統一。當年法國總統密特朗訪問德國時,曾拍著當時的國務委員會秘書長克倫茨的肩膀說:“東德得繼續存在下去。”這使得東德領導人相信即便老百姓人心思變,但還是可以將政權維持下去。

然而,東德人們對於自由的不斷追求使東德領導人的夢想破滅。1989年夏天起,每天都有十幾萬人逃離東德,這使得東德政府在世人面前十分尷尬。10月的萊比錫大遊行更引發了更多民眾的抗議遊行,東德政府高層的信心開始下降。不久,昂納克被迫辭職,克倫茨接替了其職位,改組後的東德共產黨的首要自救辦法就是出臺一個新的出境管理規定。當時黨內的第二號人物沙博夫斯基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了這一規定,但就在這裏命運之手輕輕撥動了一下決定著歷史前進方向的轉盤,沙博夫斯基陰差陽錯地出了一個並不應該由他負責的失誤:規定立即執行。

聞訊的成千上萬的東德人湧向了擋住通往西德的大門──柏林牆,就這樣,柏林牆被徹底打開了。隨後兩德統一,東德共產黨被徹底埋葬了。東德人民用自己的抗爭爭取到了自由和民主,雖然這個過程充滿了血和淚!

柏林牆的倒塌亦在東歐引起了多米諾骨牌效應,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國的共產政權紛紛垮臺,東歐各國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此時,蘇聯的各加盟共和國也紛紛要求獨立,蘇共政權岌岌可危。在反對派葉利欽的帶領下,早已不願忍受極權統治的蘇聯民眾摒棄了蘇共。1991年12月,以戈爾巴喬夫辭去了蘇共總書記的職務為標誌,蘇聯徹底解體,很多共和國的共產黨或自行解散,或更改黨名為“人民黨。

這一連串眼花繚亂的變化不僅完全出乎西方世界的意料,也讓殘餘的共產勢力如中共膽戰心驚,並由此加強了對國內的控制。

二十年彈指一揮間,當年蘇東巨變的衝擊波沒有讓中共垮臺,但焉知中東正在發生的民主變革所帶來的衝擊不會將中共拉下馬?因為現在的中國人也像當年的東德等共產國家的民眾一樣,像突尼斯、埃及的民眾一樣,受夠了獨裁統治,對於自由、民主和正義有著同樣的渴望。也許,下一個讓世界震驚的變革註定將發生在這遙遠的東方古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