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囊妙计 策划者智取埃及警方
 
2011-2-12
 
【人民报消息】两个多星期以来,埃及年轻的示威策划者智取胆怯的安全部队,不但控制国会周边地区,也迫使穆巴拉克11日宣布下台,携家带眷逃离开罗。埃及抗暴示威能维持这么久、这么成功,策划者的锦囊妙计功不可没。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8日(周二),这些年轻的示威策划者呼吁三月在靠近塔利尔广场北边不远处的国家电视台大楼,举行游行。然后,安全部队在敏感的通讯枢纽进行布署,但示威队伍却朝南边的国会前进,让安全部队措手不及。

10日(周四),埃及反政府示威第17天,执政的国家民主党党魁表示,他建议穆巴拉克下台。接着,军队控制了整个街道。几位示威策划者表示,这个让穆巴拉克下台的开罗示威活动,使用了锦囊妙计。

上月25日,示威开始的第一天,埃及反对运动的年轻活动组织者在开罗西边的贫民窟Bulaq al-Dakrour想出了一条锦囊妙计。在泥泞狭窄仿佛迷宫般的小巷中,一群看似自发的抗议者让安全部队紧追不舍。就在安全部队还未来得及将这批抗议人群制服之际,人群的规模迅速扩大。

这支示威游行的队伍可不是自发的。由于此前太多的努力都失败了,所以人们始终无法弄清这次活动的策划者是如何成功做到的。

谷歌公司中东业务负责人戈宁(Wael Ghonim)上周日获释之后,向人们描述了他和埃及政府新上任的内政部长会面的情形。这位内政部长告诉他:“没人知道这帮人是怎么做到的。”他还说,审讯他的人断言一定有外部势力介入。

这批策划者目前已成为“革命青年运动”(Revolutionary Youth Movement)的领导核心,他们也成为塔利尔广场上的抗议者代表。

一月初,核心策划者决定,他们想要复制突尼斯示威者的模式,但他们立刻担心如何智取掌管安全部队的内政部。多年来,这些安全部队已成功地阻止街头示威扩大,也把一般的埃及民众进行隔离。

41岁的策划者卡梅尔(Basem Kamel)说:“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方式,阻止安全部队形成封锁线挡住我们。”

1月下旬之后,反政府的示威者涌入开罗的街道,要求穆巴拉克总统下台,也几次与总统的支持者发生冲突。

两周的抗争中,这些策划者每天在阿理米(Ziad al-Alimi)母亲的起居室开会,阿理米的母亲是反对团体的领导人,在1977的“面包暴动”中扮演要角,后来被关押6个月。与会的成员包括6位与反对党、提倡劳工权力团体、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等有关联的年轻运动团体的代表。

他们选择了20个示威的地点,通常与清真寺相连,劳工人口密度大的开罗近郊。他们希望,如此众多且分散的示威集会将使安全部队疲于奔命,也会吸引大量的民众,示威群众突破封锁、连结塔利尔广场的机会也会增加。

该团体在那些地点公开呼吁示威者,1月25日“警察节”全国放假一天。他们还在网上公布示威地点,并号召抗议者做完祷告后在下午两点左右分别在各地开始抗议。但巧妙的是,卡梅尔说:“第21个示威地点,没有人知道。”

据报导,其他有影响力的团体也加入摇旗呐喊。数个月前,年轻的萨伊德(Khaled Said)被亚历山大警方打死之后,他的脸书页面却成了埃及激进分子的网上据点。页面有阿拉伯文和英文两种版本,分别由不同的管理员管理。谷歌的戈宁已被确认是其中的一名管理员。

网名沙伊德(El-Shaheed)或殉道者(The Martyr)的管理者表示:“突尼斯总统本-阿里(Ben Ali)出逃时,我正与阿拉伯语页面的管理员在网上聊天。他说:‘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这位阿拉伯语页面管理员向读者提出一个问题:“你认为在警察日我们应该给粗暴的埃及警察送什么礼物?”沙伊德说:“每个网友的答案都是突尼斯,突尼斯。”

在示威的前三天,卡梅尔与其他策划者都不在家中过夜,因为担心警方会在半夜逮捕他们。他们还担心个人的手机被窃听,只好借用家人或朋友的手机。他们派出几个小队侦察第21个秘密地点—Bulaq al-Dakrour贫民窟的“海伊斯甜品店 ”,做为集会地点,其门面和地砖人行道广场都易于辨认。

策划者说,他们知道示威游行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一般埃及民众的参与程度,但由于劳工大多不用网络、不上脸书,因此在示威的前几天他们在城市周遭到处派发传单,特别集中在Bulaq al-Dakrour的贫民窟。卡梅尔说:“我希望给人们一个印象,1月25日革命开始了。”

在示威的前几天,策划者还派出许多小队用不同的速度走过各个示威的路径,以模拟每个示威点如何连结。

1月25日,安全部队在各个示威地点预先布署数以千计的警力。与此同时,策划者选出4位现场总指挥,分10路前往,每路只有一个人知道秘密的目的地。

后来,这些示威者汇聚成一个不受警方控制的300人示威队伍。据目睹现场进展的海伊斯甜品店的店员说,看到安全部队不在场,社区居民成百上千地从社区狭窄的巷道里涌出,使队伍膨胀到数千人。

下午1点15分,他们开始朝开罗市中心前进。在警方意识到这支队伍并重新派出小分队封堵道路之前,示威者人数已迅速扩大,轻易超越了警力。

这个埃及人首次目睹的街头示威,形成了一个一触即发的临界点。人们认为,正是这个临界点,鼓动了数十万人出门参加了28日(周五)的示威活动。那天,他们再度占领塔利尔广场,此后他们一直留在那里。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