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上甘嶺”事件 西方媒體關注
 
李曉宇
 
2011-1-31
 
【人民報消息】郎朗在奧巴馬招待胡錦濤訪美國宴上彈奏中共對國民洗腦宣傳片《上甘嶺》主題曲《我的祖國》,引發眾多西方媒體的關注和評論,被美國民眾稱為“鋼琴政治”的“弦外之音”越來越大,甚至直接涉及到對郎朗當下一些已定演出的關注。

美國的英文《大紀元時報》1月22日率先分析了郎朗演奏這首樂曲的背景,隨後引發媒體效應,西方媒體紛紛轉載了大紀元的相關報導,並發表評論。

觀眾擔心鋼琴政治

郎朗原定1月29日在美國水牛城的克萊因哈斯音樂廳演奏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二鋼琴協奏曲,以慶祝水牛城愛樂樂團成立75周年。當地水牛城新聞網站(buffalonews.com)在一篇報導中說,有一個問題是,郎朗演奏拉赫瑪尼諾夫後,會不會再演奏“我的祖國”?水牛城愛樂樂團的官員在電子郵件中回答了這問題:“啊哈哈,不會吧。”不過28日該網站的更新報導顯示,郎朗因發胃病而不得不將與愛樂樂團的演出推遲到7月。

哥倫布快報(The Columbus Dispatch)一篇題為《政治侵入音樂會》的報導說,一年前預定的郎朗參與演奏的哥倫布交響樂團的演出,儘管沒有人退票,但有6~7名觀眾打電話和發電子郵件詢問情況。

與獨裁者、迫害者為伍

美國著名的保守主義政論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該雜誌的網站上發表文章《污穢之歌(A Song and an Obscenity)》評論道:中共的御用鋼琴家郎朗在美國總統奧巴馬招待胡錦濤的國宴上演奏宣揚獨裁中共的反美歌曲—— 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是不光彩的行為,是選擇與獨裁者、迫害者為伍。文章指出,每一個獨裁政府都有這樣的藝術家,納粹有,前蘇聯也有,郎朗也是。

匹茲堡媒體網站 pittsburghlive.com 在報導中說:“我們想提醒郎先生,如果類似有失風範的自由表達發生在他的祖國的話,他會被槍決的。”

凸顯中共對美國赤裸裸的敵意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則表示,在美國受教育、一半的時間生活在美國,並在美國的音樂迷中享受明星待遇的的郎朗,不知為什麼要朝白宮主人的臉上吐唾沫。

美國公共政策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亞洲問題專家艾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在網絡媒體american.com上發表題為《一個有“中國特色”的國家級侮辱(A State Insul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的評論文章,評論說,郎朗所彈奏的《我的祖國》不是普通意義上的“中國歌曲”,而是毛戰爭時代用來對抗美國的“經典” 宣傳,這顯示了北京對美國的公開侮辱和赤裸敵意。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說:“郎朗的宣傳歌曲是在刺向白宮嗎?”(Was Lang Lang's Propaganda Song a Jab at White House?)。

《華爾街日報》則問道:“是不是奧巴馬被打了一巴掌還不知道?”報導說,在國宴上,特別邀請中國出生的郎朗演奏,無疑體現了美國的友好之意。然而郎朗選擇的曲目卻讓人感到有些意外。

《紐約郵報》的文章題目是《國宴上刺耳的音符(Sour note at Hu fete)》。《紐約郵報》認為:“郎朗顯然非常清楚他在演奏什麼。他用音樂為他祖國所有憎恨美國的愛國主義者,出了一口氣。”

報導中說:“歌曲稱中共軍隊英勇痛擊美國‘豺狼’”,還有田園詩般的暴力對聯:“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

郎朗稱不知道該曲背景遭質疑

英國《每日郵報》認為,不管這首曲子是否確系郎朗的選擇,中共不可能事先不知道。

英國《電訊報》更認為這意味著奧巴馬外交政策的失敗。

郎朗沒想到,這首反美曲子的演奏,連中國民眾都覺得郎朗太欠缺思考。一些中文媒體也認為郎朗“太超過了”。郎朗本人24號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採訪時表示,他對中國民眾的反應感到難過及失望,他否認自己選擇曲目時懷有政治目的,只是覺得這首曲子旋律優美。當電臺記者追問他這首曲子的民族主義背景時,郎朗竟然說《上甘嶺》拍攝時他母親才兩歲,所以他不知道背景,並表示美國有他的很多良師益友,他對美國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不過這在網絡遭到廣泛質疑。

《郎朗為什麼用英語說謊用中文愛國》一文的作者尹進嘲諷道,“最可笑的是,郎朗(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採訪時)為了證明他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他竟然拿出1956年電影《上甘嶺》拍攝時,她母親才兩歲,這話用英語說,說給一個美國人,似乎可以糊弄一下,講給中國人不是大笑話麼?我比郎朗她娘小一大節,是否也就證明我就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麼(可我知道)?我的孩子也就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麼?”

《華盛頓郵報》以《郎朗國宴選樂引火燒身(Pianist Lang Lang draws fire for choice of music at White House state dinner)》為題,調侃郎朗稱自己不知該曲背景的話說:“好吧,不過,下次再要演奏愛國樂曲時可要謹慎點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