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談劉曉波得諾獎的真正原因(多圖)
 
鮑光
 
2011-1-18
 

戴晴為劉曉波感欣慰:打倒共產黨
沒得到世界認可!
【人民報消息】被劉曉波視為至友的戴晴為其獲諾貝爾和平獎感到欣慰。她認為,劉曉波利用文字幫中共度危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可。

她說:「現在奧斯陸把這個獎授給了劉曉波,對這樣的人是一個鼓勵、是一個安慰。大家覺得,我們是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我們的這種形式,而不是一天到晚(喊)『打倒共產黨』,這種形式得到了認可。」

確實,世界上某些政府和政要希望維持中共的非法政權不倒,對於中國人房子被強拆、撞不死還要輾死,滿身傷痕被「自殺」等等愈演愈烈的現象,他們的心越來越硬。面對中共的物質利誘,他們的說辭很冠冕堂皇:「不希望中國亂」。

美國之音報導說,其實,本來有可能出席頒獎典禮的是作家戴晴。她的名字出現在劉霞的邀請名單上,而且不久前人還在加拿大,並已做好去挪威的準備。然而,她最終還是回來了,因為她知道來自中國大陸的萬延海將會出席典禮。

戴晴說:「我機票都買好了,旅館都訂了。如果我從那兒去了奧斯陸,那麼可能就回不了中國了,我當時也做了這個思想準備。如果一個劉霞名單上的人都沒有(出席),那我是義不容辭、是非去不可。但是既然有了萬延海,那麼我完全可以不去了。」

為什麼中共允許萬延海替劉曉波參加頒獎典禮呢?

萬延海說:2008年12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來人到我辦公室,就簽署《零八憲章》和救援劉曉波的工作,進行調查。我表示,劉曉波先生是一個溫和、理性、並不以中共為敵的知識分子領袖,在此充滿暴躁、暴力情緒的社會下,劉曉波和《零八憲章》 給人們以理性、和平和民主的指引,當屬中國共產黨人最好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萬延海一語道破天機:劉曉波之所以能得諾和平獎,是因為他和《零八憲章》是延續中共非法政權茍活的說客。


去年受訪美聯社,高智晟酷刑下容貌大變。
高智晟在《我的心聲》裏寫道:在此,我還要忍不住給中國的民運維權領域喊喊話,現在相當多的民運及維權人士已變得不再是行動者,而是沽名釣譽的民運投機者。他們對我們民族災難史上最驚天駭地的中共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睜眼不見,充耳不聞。我公開為法輪功信仰群體呼籲後,私下接觸者皆說我激進。這種「共識」慣壞了當下中國的最惡的惡種,給被迫害的同胞雪上加霜。我發起的絕食抗暴行動和平且合法,這些沽名釣譽的民運投機者不但不支持,還幾乎在同時四面撲來軟硬兼施的指責。他們中的一些寫手文人們,更是打著「義旗」從背後殺將過來,在我身陷囹圄時還不停止,讓人扼腕嘆息。為什麼要這樣?!我說話的機會不多,今天必須點明這點──這是陰暗人性使然,是自私人性使然!停下來吧!無論你捏拿得多麼爐火純青,也是枉然。在酷刑後我說出這苦楚的真實心聲,雖很逆耳,但絕非激憤之言。

戴晴說若她替劉曉波出席典禮,會流亡海外。真會這樣嗎?應該不會,諾貝爾評獎委員會是在中共首肯下才把獎授予劉曉波的。

高智晟在《我的心聲》裏是這樣說的:今天,中共在全世界的「好朋友」、「好夥伴」們,他們對中國共產黨這個當代人類最黑暗政權維護者的反文明現實大都心知肚明。但是這些中共的「好朋友」、「好夥伴」們卻因為利益而成為泛黑暗政治的一部份。還有一些中共的「好朋友」、「好夥伴」們則是被共產黨精緻的欺騙所迷惑,他們完全不了解共產極權的邪惡本質,他們甚至為他們所看到的虛假東西唱讚歌。

高律師還說:最後感謝那些真正關心中國人權事業的外國朋友們,感謝斯考特先生、諾瓦克先生、加拿大的兩位大衛先生及歐洲議會的先生和女士們,你們給以我們無私的道義支持,你們的支持是我們為自由民主而抗爭的希望所在。

萬延海把高智晟等「為自由民主而抗爭」的真正愛我民族、國家、人民者誣蔑為引導社會「充滿暴躁、暴力情緒」。萬延海表示,「劉曉波先生是一個溫和、理性、並不以中共為敵」的知識分子「領袖」。


劉霞向外媒公布劉曉波獄中照片
證明他快活的要死了!
所以,劉曉波在監獄裏當「貴族」,躲貓貓死、作夢死、洗臉死等等各種各樣離奇古怪的死都不會降臨到他頭上,他開心的快死了(以他老婆劉霞提供的照片為證)。高智晟幾番遭到駭人聽聞的酷刑折磨後,連臉型都走樣了,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難道劉曉波和高智晟所面對的不是同一個中國共產黨嗎?為何一個吃到蛋糕一個陰莖插牙簽?因為高智晟把自己所知道的中共罪惡披露出來,他說「神與我們並肩作戰」。而劉曉波為奄奄一息的中共拼命輸氧,並配合演戲欺騙國人。

劉曉波將得到什麼?撒旦教徒馬克思一點不打馬虎眼,說的非常明確:「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