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重用的人被一刀斃命(多圖)
 
肖自立
 
2011-1-17
 

重慶潼南縣交通局路政大隊大隊長周煒被刺殺在家裏,疑團重重。

【人民報消息】前幾天一個重慶警察耍橫弄出事來,一見報,薄馬上把他開除公職,並處分。

只要有權,薄熙來對於他所管轄地盤的官員們非常殘酷。一句話就是「只許州官放火」。除了他的親信之外的所有人,誰出了事別指望著薄給你兜著,他處理起來比其它地區更狠。為什麼?薄熙來認為你在給他拆臺、給他添亂,使他的對立面有把柄攻擊他。

但薄重用的人,也不一定不給他添亂。例如重慶市潼南縣交委路政大隊大隊長周煒就是一個。


死者周煒現年39歲。
現年39歲的周煒,上有老母下有小女,今年1月工齡剛好20年,先後擔任過潼南縣交通局路政大隊職工、科長、副大隊長、質監站黨委書記。2009年底,周煒被調回路政大隊擔任大隊長,掌握實權,卻在今年1月12日被一刀斃命,先薄熙來而去了。

看了重慶晚報的報導,更讓人吃驚,那一刀不是紮在周煒心臟上,而是12日早5點左右在家門口與三女子爭吵中,被一女子一刀刺中左大腿,只一刀,周煒就一聲不吭倒地,鮮血噴湧而出,在送醫途中已經死亡。院方稱,這一刀恰好切斷了周煒的大腿主動脈,加之未得到及時包紮處理。

大冬天,穿的那麼厚實,咋一刀恰好切斷他的大腿主動脈呢?就是特意瞄準,也不一定能紮到主動脈,更不要說切斷了,周煒的死真有點……怎麼說呢!

記者獲悉,除3名女嫌犯外,周煒妻子張小梅是血案的唯一見證人。按照張小梅的說法,12日清晨周煒下夜班回家,在家門口與3名女子抓扯起來。其中那名梁性女子她見過,是一個貨車經營主,去年曾因私家車被周煒罰款5000元,多次找上門揚言報復,害得自己和女兒不得消停。她迫不得已還報過警。

張小梅說,去年警察調查時,梁某聲稱周煒利用職務之便,曾私下向其借走10萬元,要求其立即歸還。張小梅稱,她從來沒見過這筆錢。

張小梅稱,今年1月11日深夜丈夫值夜班,她先睡了。直到次日凌晨5時許,她聽到開門聲和爭吵聲,發現丈夫與3名女子正在家門口爭執。丈夫當時呵斥對方:「出去,這是私人住宅,不要把公事鬧到家裏來!」但對方3人並未罷休,繼續與丈夫在房間裏抓扯推搡。

報導說,眼看身高僅1.65米的丈夫身陷3個潑辣女子中間,張小梅欲上前勸阻,卻被對方辱罵了一通。張小梅稱,爭執中,一名女子(不是梁某)掏出一把尖刀,直接刺中了丈夫的左大腿,丈夫一聲不吭的倒地,鮮血噴湧而出……


張小梅展示周煒生前獲得的獎狀。那是中共
送的催命符呀!
張小梅稱,對方只刺了一刀。幾秒鐘後,她才想起搖醒丈夫,並試圖為他止血,但丈夫已休克且無法止血。

「我準備報警,持刀女子威脅我不准報警,否則連我也要捅!」張小梅說,自己被嚇得僵在原地,持刀女子和另一女子趁機逃離,只有同樣嚇傻了的梁某,仍呆在屋內。

張小梅這才報警,並通知了居住在附近的丈夫的哥哥周勇智。周勇智很快趕來,看到梁某癱倒在樓道裏。警察隨後趕到,將梁某帶走調查。

這一切動作都是在周煒左大腿主動脈鮮血一直噴湧時做的,難怪沒到醫院他就斷了氣。

報導說,在殯儀館,記者見到了路政大隊的鐘書記,他表示,經內部調查,梁某經營著一輛貨車,確實被周煒及同事查處過,但是否因此就引發殺機,單位無法答覆。

潼南警方1月15日表示,據初步調查,該案情況複雜,死者周煒與女嫌疑人因公務執法認識,並有過往來。其中不少細節還有待警方查證。警方正在深挖案情。警方也拒絕透露3名女嫌疑人的身份。

和薄熙來咬爛大連模特乳頭,和那些炸死情婦,或與有夫之婦在汽車裏裸死的貪官污吏們相比,這個故事看起來沒有什麼轟動效應。但正因為如此,才引人思索:為什麼周煒死的如此容易……

在重慶市被薄熙來提拔的人、獲得獎狀獎金的人,真的要小心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