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上口的謊言 中共文藝的恐怖
 
曹長青
 
2011-1-29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到美國訪問,奧巴馬設國宴款待,請了郎朗彈琴,結果郎朗竟演奏了一支反美歌曲,一時成為美國媒體和中國網民評論的焦點,最後連白宮也出來表態。

郎朗演奏的是中共五十年代拍攝的著名反美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歌《我的祖國》。中共當局雖然至今仍強調那是“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但真實情況是北朝鮮的獨裁者金日成悍然侵略南韓,聯合國通過決議,派出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部隊,出兵制止侵略。但毛澤東不顧內外反對,出兵幫助金日成,結果導致百萬中國軍人傷亡。

《上甘嶺》這部電影當時在中國家喻戶曉,它是共產黨的一部非常成功的宣傳片,描寫中共軍隊如何英勇地打敗美軍。歌中有句臺詞是,“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把美國當作了豺狼。當時中國的同類電影《英雄兒女》也是寫韓戰,也是赤裸裸地反美,把美國比作是“豺狼”和“虎豹”。

郎朗在美國國宴上彈的曲子,是這兩個電影的主題音樂合成的。這種公開羞辱美國的舉動,遭到廣泛批評,不僅中國異議人士強烈譴責,中國網民的痛斥,美國媒體,像福克斯電視,ABC電視,《華爾街日報》,《紐約郵報》和《國家回顧》雜誌等,也都給予報導和批評。

《紐約郵報》說,這是“胡錦濤歡迎晚宴上的不和諧音符”。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艾波斯達德(NicholasEberstadt)在接受ABC電視採訪時說,郎朗彈奏的這個歌曲,是毛澤東時代的典型的反美歌曲。後來他還撰文批評,題目是:中國特色的國宴侮辱。

美國知名的政治刊物《國家回顧》的編輯諾丁格爾(JayNordlinger)發表文章指出,郎朗其實已經成為了奧巴馬和中國獨裁者的“御用”鋼琴師。郎朗自己曾得意地說,他給奧巴馬演奏過三次,給胡錦濤則彈過七次琴。諾丁格爾說,在任何獨裁政權下,都有為官方服務的藝術家,納粹政權有,當年蘇聯有,所有一塌糊塗的政權都有,郎朗自願成為其中一員,他不是同受迫害者站在一邊,而是跟獨裁者站到了一起。

但左傾的《紐約時報》卻替郎朗辯護說,表演者可能不知道曲子的政治背景。白宮也出來表態說,郎朗沒有意圖反美。

郎朗上口的謊言

郎朗真的不知道這個曲子的政治背景嗎?當然不可能。首先,郎朗稱自己要彈這個曲子,並且說,這是他最喜歡的曲子,他已彈過很多次了。對於他最喜歡的一個曲子,他怎麼可能不去了解曲子的內容和背景?

第二,根據網上可查到的資料,郎朗在赴美留學之際,把《上甘嶺》和《英雄兒女》兩個主題歌合成鋼琴曲的作者夫婦,跟郎朗見面時,還專門指揮他現場彈了這個曲子。郎朗的傳記作者當時在現場,他描述說,郎朗彈得淚流滿面,非常激動。在這種情況下,鋼琴合成曲夫婦,怎麼可能不告訴郎朗這個曲子的來源?郎朗也不可能不問這一點。音樂從來都是表達思想和情感的東西,藝術家不懂得其內涵,是沒法演奏的。更何況在中國那種泛政治、文宣滿天地的情況下,你想不知道這首名曲的背景,都不可能。

第三,更重要的是,郎朗在演奏之後接受中國官方電視臺採訪時說,他了解這個曲子內涵,知道在中國非常流行,並強調說,在美國國宴上演奏這個曲子,可以表現中國的不可戰勝,中國人的團結,中國的強大。從郎朗的這個談話更可以確定,他非常清楚這個曲子的背景,《上甘嶺》就是表現中共軍隊的強大和不可戰勝。

共產黨最成功的宣傳歌曲之一

《我的祖國》這首歌的曲調的確很優美,很具有中國傳統味道,不像其他的宣傳歌曲那樣帶著激昂的革命旋律;它悠悠的、柔柔的,歌頌家鄉的河流浪花蕩漾、遍地稻谷飄香,在這迷人的景色旁,還有美麗的姑娘在為你歌唱。那優美的旋律,動人的歌詞,再加上中國當年最著名的御用歌唱家郭蘭英那甜美的嗓音,讓你感覺你真的生活在天堂,讓你完全忘記中國那遍地屍骨、遍體鱗傷,那個人吃人、人鬥人的、地獄般的戰場。

正因為這首歌曲有這樣的特色,它受到很多人喜歡,成為共產黨最成功的宣傳歌曲之一。在這樣的歌曲中,國家,也就越來越高大;民族,也就越來越超越一切。在這種國家和民族的集體主義的沈醉中,什麼個人權利,個人自由,個人尊嚴,就都像螞蟻一樣可以被踩在腳下,隨意踐踏。

事實上,任何人想要獨裁專制,都要靠宣傳這種“祖國、民族”的群體主義,沒有這個基礎,就沒有獨裁者的天下。

中國還有很多類似的歌曲,都因其旋律優美動聽,所以起到的幫助中共宣傳的效果更大。像中共越戰時的歌曲《血染的風采》,也因其曲調很感人,能把很多人唱哭,聽哭,所以起到的宣傳效果更好,連八九天安門學生抗議政府,都唱這鞏固共產政權的歌。沒辦法,中國人實在可憐,共產黨扼殺了所有歌唱自由的曲子,結果連追求自由,都得唱扼殺自由的《國際歌》,反共,都得唱鞏固中共政權的歌曲來鼓舞士氣。

中共文藝的“力量”

關於這首曲子的選擇,從郎朗對北京中央電視臺的講話和他自己博客上的言論可以看出,他已經完全被中國的民族主義洗腦。他很可憐,這麼年輕,已經走向了獨裁政權御用藝人的道路,像中國的張藝謀、楊瀾、余秋雨、譚盾、成龍、蔡國強等人的道路,就是靠服從和諂媚政權,附和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給中國民眾洗腦,來獲得他們的政治和藝術利益。

而一般民眾就陶醉在那種宣傳國家民族偉大的所謂藝術中,而忘記了現實中的苦難,忘記了個體的存在,在認同“美麗和強大祖國”的同時,認同了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所以我曾經在評論張藝謀的奧運開幕式時說,張藝謀是用軟刀子殺人,殺害中國人的靈魂。今天,郎朗則用音樂,做相同的事情。這類所謂藝術家用潤物細無聲的力量,讓你在甜蜜的、甜美的享受中,把你的個人自由意識、個人權利意識、個人尊嚴意識都殺掉,而且,你死得很心甘情願。這,就是“服從黨在一定革命時期內所規定的革命任務的”中共文藝的恐怖。

(文章有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