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白宮宴奏紅歌告訴了我們什麼?
 
劉曉
 
2011-1-28
 
【人民報消息】這幾天來,就中國音樂家郎朗在美國白宮招待胡錦濤的宴會上演奏不合時宜的曲子,國內外媒體從不同角度進行了評論。中國大陸的“愛國人士”為之叫好,認為是“長了中國人志氣”;美國部分媒體和海外獨立中文媒體則批評這是不光彩的行為,不僅是在丟中國人的臉,更是對中國人的侮辱,而郎朗是在選擇與獨裁者、迫害者為伍。

很顯然,郎朗選擇演奏這首取自於“抗美援朝”電影《上甘嶺》的歌曲並非無心之舉,必是得到了中共的授意或默許。因為對於視“外交無小事”的中共而言,不可能忽視這種高層互訪中的任何小細節;而有意為之的目的無非是向在2010年頻頻對己施壓的美國暗中出口惡氣。只是如此上不得檯面的小伎倆,除了讓受到美國恩惠的郎朗顏面盡失,讓自以為得意的中共體味到瞬間的快感外;除了讓真正熱愛中國的國人倍感羞辱,讓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卑劣有了更多的了解外,中共又得到了什麼呢?

而那些為之叫好的所謂“愛國人士”是否認真地想過,什麼才是中國人的做客之道?打個比方,當你盛情邀請一個朋友來家做客,並以禮、以誠相待時,客人卻暗帶嘲諷,作為主人的你會感到高興嗎?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說,在美國白宮有意彈奏不合時宜的曲子應該嗎?明瞭真相的奧巴馬又該作何感想?雖然人家說此舉沒有侮辱美國,但這樣的外交辭令的潛臺詞是:“中國人其實侮辱了自己”。

中華民族素有禮儀之邦的美譽,古人有言:“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故稱華。”古代華夏族正是以豐富的禮儀文化而受到周邊其他民族的讚譽的。周公時代所制的較完備的周禮,更是嚴格規定不同場合所使用的禮節。到了孔子時期,他將“禮”作為治國安邦的基礎,主張“為國以禮”,“克己復禮”,並積極倡導人們“約之以禮”,做“文質彬彬”的君子。春秋時期的大政治家管仲則把禮看作人生的指導思想和維持國運的支柱。他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幾千年來,雖然經歷了眾多王朝,但中華民族對於“禮”的尊崇從未消失,並得到了廣泛重視和提倡。大到君主治理國家,小到個人待人接物,都唯“禮”、唯“誠”為尊。中國人既有待客之道,又有做客之道。

比如,在待客上,雖然招待的客人有所不同,但待客的誠心是不變的,也絕不可失禮;而做客之人,要舉止文雅,談吐得體,不做粗俗之客。古人雲:“入其家者避其諱。”除了要尊重主人的日常習慣外,還一定不要做讓主人不高興、不滿意的事情。

然而,郎朗在白宮奏響的“反美”樂曲以及中共的暗自滿足,我們全然找不到延續了幾千年的中華“禮儀之道”。我們看到的只是“與天鬥、與人鬥”的狂妄和愚蠢,看到的只是對外部世界文明的一知半解以及國際社會不屑的目光,而這樣的行為帶給中國和中國人的是榮耀還是羞辱呢?

是誰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不再秉承中華文明的“禮儀之道”?是誰讓輝耀幾千年的文化消失?毫無疑問,正是崇尚暴力、持續批判中華文化的中共長期統治的結果。它通過有計劃的多方面的洗腦,讓人們不再以“仁、義、禮、智、信”作為道德法則,讓人們遠離正信。從這個意義上說,不僅郎朗是黨文化的受害者,胡錦濤乃至參與此事的中共官員們也是受害者。這樣的黨能將中國帶入正常的社會嗎?這樣的黨中國人真的需要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