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郎朗是中共高級官員(圖)
 
2011-1-29
 
【人民報消息】中共鋼琴家郎朗在美國國宴上演奏中共洗腦並反美的曲子,在各方壓力之下,郎朗公開聲稱自己“不是政客”,然而日前卻被發現有著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副主席的中共官方高級頭銜。

遊走於海內外的郎朗用中文高調表達“愛國情感”,卻用英文表達“熱愛美國人民”而始終不敢承認其中文的“愛國”表述,人們開始關注他的事業軌跡與中共官方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中國社會民主黨秘書長、曾在中國大陸擔任歷史學副教授的劉因全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各種跡象表明,郎朗是中共官方的“御用藝術家”,是名副其實的“政客”,是被中共“包裝”利用並操控的黨文化的玩偶,成為中共在國內給百姓洗腦、在國際上輸出黨文化的文藝打手,也成為中共用“愛國”為幌子搞“統戰”的政治工具。

學者:其實郎朗就是“政客”

據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網站的資料,郎朗在2010年8月24日全國青聯於人民大會堂舉行第十一次全會時被選為該團體的16名副主席之一。

該團體章程為:“全國青聯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我國基本人民團體之一,是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為核心力量的各青年團體的聯合組織,是我國各族各界青年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組織。”

值得注意的是,胡錦濤曾經擔任過全國青聯的主席。

劉因全表示,“這個所謂的‘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其實就是中共官方的組織,是被官方列入編製內的,而且級別很高。全國青聯的副主席,應該是一個副部級或者正廳級的官員。”

他說:“在中國大陸,有很多這樣的所謂‘民間’、‘半官方’等性質的組織,其實就是中共的直屬組織。這個‘愛國統一戰線組織’就是中共搞統戰的工具,中共打著‘人民團體’的旗號,其實是掩蓋其中共獨裁本質,用以欺騙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的慣用手段。最典型的例子,中共不是還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嗎?”

劉因全表示,其實郎朗和張藝謀等人一樣,就是“官方藝術家”、“政治藝術家”,就是名副其實的“政客”,是中共的“直屬”、“附庸”。

法廣:“他實際上已是個政治人物”

法國廣播電臺1月28日發表題為“郎朗:‘我不是政客’;但他是新當選的全國青聯副主席”的文章。

該文章引述自稱為郎朗經紀人的朋友在網上透露的消息說,郎朗的經紀人曾建議郎朗在白宮國宴上演奏中國傳統曲目,但郎朗堅持要演奏能使胡主席產生共鳴的曲子:“他覺得這曲子旋律優美,主題很愛國,胡主席也熟悉,容易引起共鳴。我當時提過建議,讓他彈個傳統的民族曲目《彩雲追月》什麼的,沒有被接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767970100p4k9.html

這篇文章還引述一名網友的話說:其實郎朗知不知道“上甘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並非像他所說的僅是個欣賞“旋律美”的純音樂家,他實際上已經是個政治人物。

美國著名政論刊物《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該雜誌的網站上發表文章《污穢之歌》評論道:在任何獨裁政權下,都有為官方服務的藝術家,納粹政權有,當年蘇聯有,所有一塌糊塗的政權都有,郎朗自願成為其中一員,他不是同受迫害者站在一邊,而是跟獨裁者站到了一起。

中共黨文化灌輸下的政治棋子

劉因全表示,“分析郎朗的現狀,要從他小時候開始,如果看到他的人生軌跡,我們就可以清楚他的心理狀態了。其實郎朗就是中共黨文化毒害的人群的一個最典型代表。”

郎朗在2008年5月出版的自傳中詳細記載了一天父親絕望瘋狂地逼迫9歲的他在死亡中做出選擇。書中寫道:“你不能灰頭土臉地回到瀋陽。”他狂喊道,“人人都會知道你沒考進音樂學院,人人都會知道你的老師不要你了,死是唯一的出路。”父親要孩子吞食幾十片藥性很強的抗生素,“你先死,我後死”。“我跑到陽臺上,想要躲開他。”他尖叫道,“如果你不吞藥片,那就跳樓,現在就跳下去。”20年後郎朗依然說:“我在寫這一段文字的時候,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抖。”

劉因全分析說,郎朗的父親郎國任就是在中共“戰天鬥地”的鬥爭哲學和暴力謊言熏陶中走過來的典型,充斥著中共黨文化的毒素,人說“虎毒不食子”,他卻逼迫9歲的兒子選擇不成功便去死,成名後的郎朗曾對記者說︰“我小時候,他是老板;現在,我是老板!”郎國任確實在兒子面前再也抖不起威風來,因為誰最有錢有勢有名誰是老大。

劉因全說:“從郎朗及其父親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中共黨文化洗腦的‘成果’,中華民族傳統中敬老愛幼、人倫綱常、禮儀美德等都被中共破壞了,人性被扭曲與毀滅,人們真的變成‘狼心狗肺’了,沒有良知和是非觀念。”

劉因全表示,可以說,被中共培養出“狼性”的郎朗的父親培養了郎朗的“狼性”,而郎朗的“狼性”之後又被中共看上、拉攏和利用了,成為中共黨文化灌輸下的“政治棋子”,其實就是臭味相投,狼狽為奸。

被中共炒作 多重身份 郎朗熱衷“紅歌”

近些年來,在中共官方的大型活動中,隨時可見郎朗的身影,他有著多重“大使”身份,中共官方及其喉舌極盡吹捧之辭全方位的為郎朗做宣傳炒作,把郎朗打造成“當今世界最年輕的鋼琴大師”、“將改變世界的年輕人”……

2010年11月在廣州亞運會開幕式表演;2010年8月,被瀋陽市政府授予瀋陽形象大使;2010年5月受聘深圳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形象大使;2010年4月,郎朗擔任上海世博會形象大使並在開幕式上表演;2008年北京奧運會,郎朗被選為奧運形象大使,並在開幕式上表演……

郎朗還與中共的文宣打手宋祖英、趙本山等同臺表演,而他所熱衷於演奏的絕大部份都是中共帶有洗腦企圖的“紅歌”。在2006年中共“春晚”,郎朗演奏了“翻身的日子”和“我的祖國”,“翻身的日子”原是“偉大的土地改革”中的插曲,美化當年的中共土改,是典型的“紅歌”。

據每日甘肅網2010年11月24日報導,郎朗蘭州行主打“中國風”音樂會曲目確定,其中包括“紅旗頌”,這也是一個讚美中共暴力革命的“紅歌”。

2005年11月胡錦濤訪問德國時,郎朗在總統府歡迎儀式上演奏“保衛黃河”,胡先後三次擁抱郎朗,中共文化部一名副部長說,“中國大熊貓有一千只,但郎朗只有一個”。外交部長李肇星第二天專門去旅館看望他,並留言:“郎朗小朋友,感謝你為中國外交事業做出的巨大貢獻,太喜歡你了!”

縱觀郎朗的事業軌跡,他的演出及成名都和中共官方有著千絲萬縷、不可分割的聯繫。郎朗自己曾得意地說,他給胡錦濤曾彈過七次琴。

中國營銷資源在線2011年1月7日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郎朗的“包裝”:“郎朗身後的團隊顯然更擅於包裝造勢,在宣傳上更積極--他們敢於早早亮出“國際鋼琴大師”的旗號……在機會把握上更主動--近年來央視直播的大型活動總是能見到郎朗的身影;在媒體炒作上也頗有心得--郎朗父親的一句話:“只有公主才配得上郎朗”,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被媒體熱炒了一把,無形中又將郎朗的知名度提升了幾個百分點。”

被黨文化毒害 為中共站臺

劉因全分析說:看到郎朗的這些歷程,就很清楚他為什麼要在白宮演奏中共的洗腦“紅歌”了,中共是“我是流氓我怕誰”,郎朗是“我要投靠我怕誰”。

他說:中共靠暴力與謊言奴役民眾,把藝術政治化愚弄百姓,這種文藝的形式更具有迷惑性和危害性,這種文痞、藝痞更可恨,他們利用文藝的靡靡之音用軟刀子殺人,就是中共講的“糖衣炮彈”。

劉因全表示:“如同張藝謀、余秋雨之流的,郎朗是中共黨文化的典型體現,他們都削尖腦袋往‘體制內’鉆,他已經成為中共利用並操控的黨文化的玩偶,上了賊船,很難回頭,其實是非常可悲的,這麼年輕就成為了中共的附屬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中共服務’,他所說的就是為中共代言,他所做的就是為中共站臺,他靠服從和諂媚政權,附和中共邪黨的意識形態,獲得他們的政治和藝術利益,成為中共給中國民眾洗腦的政治工具、文藝打手。”

他說:“郎朗今天的演奏會取消了,這已經是厄運的開始。現在他是‘千夫所指’,凡是有正義感的人,不管中國人,還是美國人,都在罵他。他如果不懸崖勒馬,將來等待他的是更可悲的下場,人生、事業也許從此時開始已經在厄運的暗潮當中。”

(大紀元記者辛菲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