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曾蔭權失寵的“香港家書”(圖)
 
辛馨
 
2010-9-14
 

導致曾蔭權失寵的「香港家書」。

【人民報消息】1944年10月生於香港、祖籍廣東省佛山的港首曾蔭權,是曾子75代後裔。2004年8月,曾蔭權夫婦帶著兒子專赴山東省嘉祥縣,冒雨到曾廟和曾林祭祀先祖曾子。

據報導,他與太太鮑笑薇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經常去教堂禱告。香港被中共正式統治前,曾蔭權在港英政府工作了30年。

曾蔭權回憶1997年7月1日這個日子時,說:那天,他和很多人去了教堂,做了特別的禱告,「希望香港順利的過渡,希望香港人增強本身的信心,對將來也要繼續的努力,這些都是我們那天去教堂禱告的最大希望。」

2007年,他在接受楊瀾的獨家專訪時,說過一句話,當時說起來、聽起來都沒有什麼特別,可經過了2010年8月23日港人在菲綁架後的死傷,則另有一種滋味。

楊瀾問:(回歸)十年的時間都過去了,回顧這十年,您覺得香港,特別是香港人發生的最大改變是什麼?
  
曾蔭權道:最大的變化就是我們香港人了解了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對自己將來的發展很有信心,並且很清楚我們的前途是什麼。

然而,又過了3年,到了2010年8月23日,香港人又糊塗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算中國人,對香港將來的發展變的困惑,對香港的前途是什麼變成了白內障。

2010年8月28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在香港電臺發表充滿人性的《香港家書》,對在菲律賓人質劫持事件中遇難的港人再次表示沉痛悼念。他表示,特區政府將加緊落實支援工作,並已致信菲律賓總統要求全面調查此事。沒想到這封《香港家書》引起了中共當局的強烈反感,曾蔭權並為此失去北京的信任。

曾蔭權的「香港家書」是這樣寫的:

各位市民:
  
過去幾天,對香港來說,充滿了震驚、哀傷、憤怒和不解;但同時亦充滿了愛心、關懷、互助和無私奉獻的人性光輝。
  
我相信,苦難可以將人連繫在一起。透過感受別人的苦難,同聲哀哭,互相扶持,可以稍稍緩和他們的痛苦,給他們一些盼望。
  
這次事件亦再次提醒我們,生命無常,我們實在應該好好關心家人朋友,珍惜眼前人。
  
我們會繼續與菲律賓政府跟進調查進展,調查報告至少要交待幾個重要問題,包括事件發生的經過,當局與槍手談判的詳細過程,特別是為什麼菲律賓政府未能答應槍手的要求來換取人質安全的釋放,警方的行動詳情及背後的考慮,和死傷者致死受傷的成因。我亦要求報告必須有足夠的事實支持。
  
我相信只有全面和公正的調查才能讓香港市民得息事實的真相,還死傷者一個公道。
  
這次慘劇帶來了許多哀痛。面對難以理解的冷血和暴力,我們社會要不分種族、不分國籍,互助互愛、彼此支持、團結一致,這樣,才是最有力的回應。
  
曾蔭權
2010年8月28日

9月11日,中國共產黨的門戶網站人民網刊登了一篇借菲總統之口抨擊港首的報導,題目是《菲律賓總統稱曾蔭權致電不當,接港府信件感到被冒犯》。

報導說,阿基諾三世在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竟揶揄曾蔭權直接打電話給他的做法,「菲律賓某個省長試圖致電美國總統奧巴馬,兩國都不會容許這名省長與他們的領袖通話。」他又稱,自己已經就事件道歉,「不斷道歉對我們沒有好處」。

就曾蔭權事發當日曾多次致電,阿基諾聲言自己不知此事,又不肯評論雙方倘能通話會否改變事件的結果。阿基諾指責曾蔭權直接來電、緊急救人質的做法不妥當,說「任何政府的官員想與總統聯絡,都必須經由外交部協調和安排」。他又聲稱,自己在人質事件中接獲一封來自香港特區政府的信件,「教導」他在每件事上應如何做,阿基諾聲稱自己感到被冒犯。

特首辦證實,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於8月26日曾去信阿基諾,希望菲律賓當局的調查報告應交代事件經過、當局與槍手的談判過程,特別是為何當局未能答應槍手要求,以換取人質安全釋放等,但港府強調,該書信以尊重及禮貌的語調提出,並無冒犯的詞語。

阿基諾三世不是中共在菲律賓的地下黨組織負責人吧?怎麼思維邏輯、說話口氣象是北京那塊模子裏刻出來的!

當然,會出新聞的不如會看新聞的,黨只轉述菲總統怎麼說的,就是借人家的嘴扇港首的臉:死個把人,「我」還沒急呢,你急著往前拱什麼!△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