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大爆炸的濃煙背後
 
未普
 
2010-8-7
 
【人民報消息】南京拆遷工程違章施工,挖斷丙烯管道,造成大爆炸,死傷慘重。單從施工事故來看,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可能發生,但只要發生在中國,就不可避免地蒙上“中國特色”。大家都知道,地方上出了紕漏,欺上瞞下司空見慣,只不過到了南京特大爆炸這個級別,就變成“上欺下瞞”,換言之,就是自上而下層層封鎖真相。

簡單舉幾個例子來剖析“上欺下瞞”,黑龍江吉化工廠毒液泄漏,嚴重污染牡丹江,連對岸俄羅斯都緊急疏散幾萬居民,但中國居民卻一無所知,政府一再宣稱平安無事,直至流言四起,真相瞞不住了,當局才解釋那是“善意的謊言”。這是第一種例子。

當眾目睽睽的突發事件無法用所謂“善意的謊言”掩飾,就自欺欺人,假裝這種事根本沒有發生。譬如央視新大樓元宵節通天大火,僅在幾百米以外的中央電視臺在新聞聯播時竟視若無睹,完全不提,卻播出萬里以外的澳大利亞森林火災的新聞。無數北京市民到現場圍觀,當局還派出電子訊號干擾車,阻擾市民發送手機拍下的照片和視頻。

第三種例子就像南京大爆炸這種類型的事故,當局已不能假裝這事沒有發生,也要予以報導,這時候的“上欺下瞞”就變成嚴禁媒體擅自報導,如要報導必須使用新華社通稿。在爆炸現場,江蘇電視臺城市頻道的記者在作直播,就被江蘇省委辦公廳副主任徐光輝逼問:“哪個讓你直播的?”這個視頻片段在網路被瘋狂傳播,讓億萬線民再一次看清了什麼叫做專制主義的“上欺下瞞”。

有人也許會說,西方的政客也會說謊,西方的億萬富翁也會造假,否則怎麼會搞出一個金融海嘯?這話只說對了一半,另一半就是,凡是文明程度高的國家,都會使用各種制衡手段來防止謊言泛濫,防止說謊者坐大。新聞自由就是這樣一種制衡手段,把說謊的危害性限制到較低的量級。而在對謊言造假沒有制約的國度,假禍殺傷力之巨大,對整個民族而言,簡直是一種精神殘害!

自從中共建政,第一個謊言洪峰見於大躍進年間,直至人禍決堤,幾千萬餓殍,白骨青磷,迄今仍在暗夜裏飄忽,如同野鬼遊魂。文革十年,假話、空話與瘋話齊齊暴漲,竟至國家瀕臨崩潰。更可怕的是,政壇上的真話和良知也幾近失傳。毛時代的謊言彌天之際,還有疾風勁草一般的彭德懷,在彭德懷之後,當面講真話的人就絕跡了,但至少還有人前說假話,背後講真話的林彪。文革結束後,撥亂反正的理論前導是“實事求是”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說白了,就是“去假話化”。只不過,中共政權的假話早已制度化,哪怕胡耀邦、趙紫陽要講真話,也要閃爍其詞,欲說還休。

這次南京大爆炸,中共當局的應急對策首先是第一時間壓低傷亡數字,減少人心恐慌。已經有不止一個線民因上網發帖披露傷亡人數而被行政拘留,儘管這些線民所說的數字也未必準確,但在新聞封鎖之下,到哪裏去找真相?謊言治國就是產生民間傳言的根源。

中共當局的第二個應急對策更為要緊,就是不許爆炸事故的真正內情在社會上曝光。南京大爆炸因拆遷而起,只要涉及拆遷,裏頭的骯髒勾當就少不了,官商勾結,錢權交易,貪污賄賂,黑幕重重。違章施工單位是怎樣層層轉手得以承包這個工程?單單這一筆,就說不清楚,當局也不許向人民說清楚。原因無它,只因任何一條線索脈絡,都涉及一黨專政的權威和根本。在這個鐵桶江山裏,一黨專制要想千秋萬代,就必須剝奪人民的知情權和對公共事務的討論權和參與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