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爆炸 確實發生過……
 
玉清心
 
2010-7-31
 
【人民報消息】南京大爆炸時,地面劇烈搖晃並伴有巨大轟鳴聲,南京市民以為發生了地震,沖天火光和濃煙在十幾公里外都可以見到。這樣驚天動地的災難,截至本文發稿時過去70小時了,打電話問國內的親朋好友,居然沒幾人知道的。即便知道有這麼回事的人也是無所謂的口氣,說當天央視新聞聯播報過了,不就12人遇難,15人受重傷嘛。也難怪,今天大陸在頻繁的天災人禍面前,死傷十幾個人的事件多如牛毛,中國人早已熟視無睹,麻木不仁了。這次南京大爆炸,要不是網民在網上有照片、視頻的鐵證,央視恐怕連這輕描淡寫的一筆都不見得有。

那天的那一刻,那朵像原子彈蘑菇雲似的駭人爆炸,把當地南京五大報業也炸成了似聾啞人,集體"失聲"。唯一一家新華社江蘇分社直屬單位《現代快報》,為官媒代言人,以“突發爆炸、考驗南京”為題,對爆炸的救援工作了報導。還沒交代案情呢,關於傷亡人數,傷員情況,泄漏程度,建築物損毀的相關新聞點一概沒有,就又開始大唱“黨送溫暖”的讚歌了。

其實並非所有媒體都“失聰”了,江蘇衛視曾在爆炸發生後到現場直播,但連線記者被在場的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秘書徐光輝堵住鏡頭逼問,“哪個讓你直播的?”結果不但被迫中斷直播,連臺裡的電視節目也面臨著停播的危險。最早對爆炸現場直播的南京電視臺生活頻道,也受到上級嚴厲批評。現場第一時間裏不准媒體報導,調來武警團團封鎖。封鎖什麼呢?一定是對傷亡情況,特別是死亡人數。市民說,現場被封死了,這樣死亡人數就是政府說多少就是多少了。

按理說記者在案發第一時刻到達現場,連線直播,這是在媒體的職權範圍內,媒體人的正常職能,無可非議。但在這裏行不通,被粗暴干預,官員面對攝像頭,有恃無恐地下禁令。新聞自由何在?媒體獨立何在?哪是媒體監督政府,明明是政府在控制媒體。

對中國天災人禍的報導,從中央到地方一貫少報或不報災難,多報或只報救災。報導具體災情,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淡化災難。但如果災難發生在外國,如美國、臺灣,報導就倒過來了,那要大報特報災難的深重恐怖,對人家的救災援助要少報不報。十幾年前長江洪災時,一位香港記者偶然親臨現場,面對面前要漫過江堤的滔滔江水驚呼:這水太大了!報導上說得太小了。這麼嚴重的災情在國際上早應該報導出去了。

這次南京爆炸案的現場情景,從照片、視屏、聲音到文字描述已經讓網民把真相都捅出去了,而且繼續有消息曝出來。即便如此,央視臺還是紅口白牙地在說瞎話,在一手遮天地粉飾太平,營造和諧。靠官媒獲得信息的大部份中國人,就是這樣被蒙騙的,他們現在不知道,或許將來也不知道南京曾經發生過那樣慘烈的大爆炸。由此聯想到,過去沒有互聯網,沒有手機、相機的時候,會有多少真相被中共這樣封鎖扼殺掉了。如此明目張膽造假,中共的話能讓人信嗎?它編寫的歷史能不令人生疑嗎?現在中共官媒的每條新聞事後你對照核實吧,即便沒顛倒黑白,也擴大或縮小,總之水分太大,並且越是敏感問題越有造假成份。

說到救災,真救還是假救?事故發生了,面對血淋淋場面,死傷一片的無辜百姓。第一措施是先調來軍警封鎖現場,之後轟出媒體。當官的怕死傷人數超標,日後摘了自己的烏紗帽,那心思哪在救死扶傷上?如何隱瞞真相,減少死亡人數和推卸相關責任,這是南京政府官員現在的心病。他們牽腸掛肚的是自己的官位,確實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了。爆炸發生第三天了,為什麼還有人被埋在廢墟裏?擋住外面的人進去救人,像四川地震一樣,寧可死人,也不能泄密。中共官員怎麼這麼冷血肝腸,把自己的官權看得比眾人的生死性命重得多。

害怕曝光真相的原因還不都在於問責制上,他們裏面有心虛的,營私舞弊,玩忽職守,不作為等等不禁追究的問題,知道有推卸不了的責任,所以在事發第二天就急忙“撇清”。 新聞發布會上,南京市政府將事故定性為違法轉包違法施工。

幾千人的死傷,幾千戶人家無家可歸,空氣嚴重污染,區域性生存環境更加惡劣等等一系列民計民生大事,靠政府這樣的答覆能搪塞得過去嗎?

南京人認為7‧28大爆炸是可預見、可避免的,並非意外事件,而是責任事故,完全是由政府瀆職造成的。棲霞區邁臯橋地區,兩個月前就發生過丙烯泄漏事件,有《南京晨報》報導為證,也是工地施工大型機械挖斷管道,丙烯泄漏。那次有上千人緊急疏散外逃。人口密集的居民小區,處在埋有化工管線的化工區裏,而各級政府和職能部門,對野蠻施工發生的重大泄漏事件置若罔聞。兩個月後更大的泄漏引發了這場慘劇。

隱瞞是制度性的做法,往往由不得體制內的人。從南京大爆炸案看中國民眾的知情權何在?在南京這樣的國際大都市裏,發生了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件,死傷了那麼多人。然而從地方媒體到中央乃至國際上都沒有什麼消息。那麼其它的隱患、危險、命案,還有多少被隱瞞了呢?

南京大爆炸確實發生了,是在2010年7月28日那天上午。消息被冷血地封殺了,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它確實發生過……至少有百餘人的亡靈為證。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