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大爆炸的浓烟背后
 
未普
 
2010-8-7
 
【人民报消息】南京拆迁工程违章施工,挖断丙烯管道,造成大爆炸,死伤惨重。单从施工事故来看,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发生,但只要发生在中国,就不可避免地蒙上“中国特色”。大家都知道,地方上出了纰漏,欺上瞒下司空见惯,只不过到了南京特大爆炸这个级别,就变成“上欺下瞒”,换言之,就是自上而下层层封锁真相。

简单举几个例子来剖析“上欺下瞒”,黑龙江吉化工厂毒液泄漏,严重污染牡丹江,连对岸俄罗斯都紧急疏散几万居民,但中国居民却一无所知,政府一再宣称平安无事,直至流言四起,真相瞒不住了,当局才解释那是“善意的谎言”。这是第一种例子。

当众目睽睽的突发事件无法用所谓“善意的谎言”掩饰,就自欺欺人,假装这种事根本没有发生。譬如央视新大楼元宵节通天大火,仅在几百米以外的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时竟视若无睹,完全不提,却播出万里以外的澳大利亚森林火灾的新闻。无数北京市民到现场围观,当局还派出电子讯号干扰车,阻扰市民发送手机拍下的照片和视频。

第三种例子就像南京大爆炸这种类型的事故,当局已不能假装这事没有发生,也要予以报导,这时候的“上欺下瞒”就变成严禁媒体擅自报导,如要报导必须使用新华社通稿。在爆炸现场,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的记者在作直播,就被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徐光辉逼问:“哪个让你直播的?”这个视频片段在网路被疯狂传播,让亿万线民再一次看清了什么叫做专制主义的“上欺下瞒”。

有人也许会说,西方的政客也会说谎,西方的亿万富翁也会造假,否则怎么会搞出一个金融海啸?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另一半就是,凡是文明程度高的国家,都会使用各种制衡手段来防止谎言泛滥,防止说谎者坐大。新闻自由就是这样一种制衡手段,把说谎的危害性限制到较低的量级。而在对谎言造假没有制约的国度,假祸杀伤力之巨大,对整个民族而言,简直是一种精神残害!

自从中共建政,第一个谎言洪峰见于大跃进年间,直至人祸决堤,几千万饿殍,白骨青磷,迄今仍在暗夜里飘忽,如同野鬼游魂。文革十年,假话、空话与疯话齐齐暴涨,竟至国家濒临崩溃。更可怕的是,政坛上的真话和良知也几近失传。毛时代的谎言弥天之际,还有疾风劲草一般的彭德怀,在彭德怀之后,当面讲真话的人就绝迹了,但至少还有人前说假话,背后讲真话的林彪。文革结束后,拨乱反正的理论前导是“实事求是”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白了,就是“去假话化”。只不过,中共政权的假话早已制度化,哪怕胡耀邦、赵紫阳要讲真话,也要闪烁其词,欲说还休。

这次南京大爆炸,中共当局的应急对策首先是第一时间压低伤亡数字,减少人心恐慌。已经有不止一个线民因上网发帖披露伤亡人数而被行政拘留,尽管这些线民所说的数字也未必准确,但在新闻封锁之下,到哪里去找真相?谎言治国就是产生民间传言的根源。

中共当局的第二个应急对策更为要紧,就是不许爆炸事故的真正内情在社会上曝光。南京大爆炸因拆迁而起,只要涉及拆迁,里头的肮脏勾当就少不了,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贪污贿赂,黑幕重重。违章施工单位是怎样层层转手得以承包这个工程?单单这一笔,就说不清楚,当局也不许向人民说清楚。原因无它,只因任何一条线索脉络,都涉及一党专政的权威和根本。在这个铁桶江山里,一党专制要想千秋万代,就必须剥夺人民的知情权和对公共事务的讨论权和参与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