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拒絕相信?(圖)
 
周曉輝
 
2010-6-9
 
【人民報消息】最近,與大陸來的一位在大學工作的朋友聊天,談到了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她十分錯愕,表示難以相信我的話,難以相信這樣的罪惡發生在當今的這個世界;她甚至表示,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她的反應,並不出乎我的意料,因為即便在給我的親人講述這樣的罪行時,他們也是不願相信的,反而提出要我拿出確鑿的證據。

確鑿的證據?不妨看看加拿大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前外交部亞太司長大衛-喬高通過獨立調查寫就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書中提供給了人們一些明晰的證據。這本書是二人在採訪了多家大陸醫院、病人、出國的法輪功學員等基礎上獨立完成的,提供了詳實的數據和案例。誠如麥塔斯所言:“根據我們掌握的證據,得出的結論只有一個,就是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活摘法輪功民眾器官,確實是真實的。”




圖為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新書發布會上為讀者簽名。

然而,即便有如此明晰的證據,還是有不少中國人拒絕相信。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另有些半信半疑的人亦質疑道:如果有如此殘忍的事情存在,為什麼西方發達國家政府沒有進行公開的譴責?

不妨先將歷史的鏡頭投向1945年4月的德國魏瑪。在這座以巴赫的音樂、歌德的小說、席勒的詩篇以及包豪斯的建築而聞名世界的城市中,卻有著一座納粹興建的臭名昭著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從1937年到1945年間總共約有5.6萬人在這裏被殺害或被迫害致死。當美軍士兵解放集中營時,被看到的恐怖景象完全驚呆了:還沒來得及焚燒的屍體到處堆積,兩萬多名囚犯奄奄一息。

當這些慘狀被披露出來之後,魏瑪的市民根本不相信。在他們看來,看守集中營的納粹黨衛軍軍官穿著講究,文質彬彬,愛好藝術,去魏瑪的劇院觀看演出經常被貝多芬的音樂感動得流淚。他們不相信這些人能夠做出如此慘絕人寰的暴行。有一個婦女甚至指責說,這是美軍故意製造出來醜化德國人的假照片。一些人還反問道:“如果有這樣可怕的事情,為什麼就在附近生活的我們一點也不知道呢?”美軍士兵不得不強迫魏瑪市民分批到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參觀,讓他們親眼目睹難以名狀的慘況。一些人還被召集起來,挖掘墳坑埋葬死難者的屍體。魏瑪的德國人徹底震驚了。

同魏瑪的德國人一樣,住在其他集中營附近的居民乃至整個德國,都有許多德國人拒絕相信會存在這樣的暴行,大部份德國人都用“不可想像”這個詞語來表達他們的驚訝。曾經看過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德國女子在走過被黨衛軍殺死的800多具囚犯的屍體時震驚的表情。

或許暴行的確讓當年的德國人“不可想像”,但希特勒反猶的政策以及所為並不是遮遮掩掩的啊,一些士兵和獄卒在茶餘飯後往往會透露關於集中營實情的只言片語。只是有一種東西已經將他們學會了拒絕真話,而那些德國人的質疑正揭示出納粹政權的洗腦是如何的成功。這亦如五十多年後中國人對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質疑一樣,認為同樣是“不可想像”的,它反映了人們已失去了基本的道德判斷標準,在精神上是怎樣的萎縮,而這亦是中共幾十年來成功洗腦的結果。

正如一位德國學者指出的,“不可想像”這個詞語背後是自我保護、自我欺騙的心態。一開始是希特勒一個人說謊,而後是所有人都與希特勒一起說謊。“希特勒的格言是一個人必須撒大謊,因為沒有人相信小謊言。希特勒毫不猶豫地實踐這個格言。他也毫不猶豫地履行另一種格言,即反覆發生的暴行只會窒息而不會喚起對暴行的反抗。起初人們不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因為他們不願相信。後來,當他們不得不相信時,他們已經變得對恐怖的罪行習以為常,而把它們當作不可避免的事情加以接受。”

這何嘗不是當今中國人的心態?自中共成立後,其發展的歷史就是由血腥和一系列的謊言構築的,通過血腥、暴行,它讓中國人變得對恐怖的罪行習以為常,甚至盡量避免去觸碰,去相信,並形成了一套拒絕真話和接受假話的心理機制,從而活在自以為幸福的空間中。然而,喪失了良知和基本道德判斷標準的人真的可以活得心安理得嗎?

至於為何西方發達國家政府對這樣的罪行沒有進行公開的譴責,我們同樣可以從歷史中找到先例。二戰後期,一些猶太人從德國集中營裏逃離出來,並將集中營的暴行等情報轉給了英美政府。出於戰略考慮,掌握了詳細情報的英美並沒有公開指責,而是選擇了沉默。同理,今天的很多西方政府並非不知道法輪功學員的善,並非不知道中共的罪行,但很多出於政治、經濟利益上的考慮而再次選擇了沉默,這又有何奇怪的呢?

然而,這個世界上畢竟還有許多正義人士,在向這對罪行保持沉默的世界挑戰,比如麥塔斯和喬高。他們的目的正是呼籲更多的人們關注這前所未有的罪惡,並制止罪惡繼續發生。而因為他們的呼籲,世界各地已經發生了許多變化。以色列通過一項法律,禁止器官的出售和代理,並停止向醫療保險系統提供,其國民在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資金;臺灣禁止代理器官移植的中國醫生訪問臺灣;澳大利亞昆士蘭州的主要器官移植醫院,已禁止培訓中國醫師;比利時參議員和加拿大國會議員,都向本國議會提出禁止器官移植旅遊的域外立法等。

而拒絕相信罪惡的你是否也願意加入這制止罪惡的行列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