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黃潔夫「坦誠」的背後 人們裝傻所掩蓋的罪行(圖)
 
王華
 
2009年8月2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2009年8月25日,在上海召開的全國人體器官捐獻工作會議上,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中共「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副主任委員陳忠華等給出了下面數據:中國每年移植手術量11000多,僅次於美國,器官來源65%來自死刑犯,公民死後捐贈的不到30例,剩下的40%來自活體器官移植。按中國《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活體捐贈只限於親屬和有親情聯繫的人。

而在美國,器官供體來源腦死亡供體佔50%,親屬捐獻爲35%,非親屬捐獻爲5%─15%,無心跳屍體捐獻爲1%─5%。兩相對比,中國沒有腦死亡供體,死亡判定標準是看有無心跳。

總所周知,器官離開人體後會細胞死亡,一個人停止呼吸後,其器官若不馬上處理並存放在超低溫的特殊培養液中,15分鐘後其器官就不能再用。要保證移植成功,必須在有效的缺血時間內進行移植手術。目前腎臟的冷缺血時間不得超過24小時,肝臟不超過15小時,心臟不超過6小時。

同時,由於人體天生的免疫機能,會對「不是自己的」組織器官加以識別、控制和消滅,這種免疫排斥反應是移植失敗的主要原因。人羣中大約每300-500人中才能找到1個人,其ABO血型和白細胞抗原(HLA)基本匹配從而可以進行移植手術。而且移植成功後,受體還需終生持續服用免疫抑制劑,一旦停藥就可能導致器官死亡或人體死亡。

爲自圓其說,中共官方承認活體捐贈中曾發現非法中介僞造捐贈文件協助器官買賣,儘管官方沒有給出非法買賣活體器官的數量,但暗示這種現象很猖狂。一個活人可把半個腎捐給或賣給別人,但割一塊肝臟給別人,不但手術難度大、受體效果不好,而且供體也會有生命危險,目前中國醫院做的肝移植絕大多數都是全肝移植。

據中國肝移植註冊網統計,2005年1月1 日至 2006年6月24日,中國大陸肝移植至少5680例,即使在全球呼籲調查中共盜取活體器官的2006年6月24日至2007年6月24日一年間,也至少有4231人「捐出」了自己的全部肝臟。

沿用中共的說法,這些人都是死刑犯。按照器官匹配率三百分之一來計算,每年要給0.4萬人做全肝移植,意味着要有120萬人的肝臟等候摘取。到哪去找這麼多死刑犯呢?據國際人權組織調查,中國每年公佈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即使假設中國每年實際處決死刑犯爲公佈的五倍即一萬人,一萬人中也只能保證30多人得到ABO血型和HLA抗原基本匹配的肝臟,其餘的供體從何而來呢?

2008年前中國有500多家能做肝臟移植的醫院(美國才100多家),其中不少聲稱自己有足夠的肝臟供體。位於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醫院記錄顯示,2005年病人平均等待肝移植時間爲兩週,具有軍方背景的上海長征醫院則只要一週,而在西方國家等候供肝時間在三年以上。

面對這種「不是病人等器官,而是器官等病人」的反向匹配,面對這種中國大躍進式的「奇蹟」,國際移植界嚴厲指責中國供體的來源不明,並明文禁止用這樣供體做的科研文章發表在國際刊物上,因爲這背後必定有喪盡天良的罪惡。毫無疑問,中國的確有個龐大的「死刑犯」羣體,只是他們不是法庭上宣判的那些死刑犯。在中共眼裏,他們比死刑犯更「該死」,所以不用宣判,他們就是可隨時換來鉅額利潤的活體器官供體。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前政要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向全世界公佈了一項獨立調查報告──《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並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形式!

60年前,當人們看到希特勒祕密集中營屠殺猶太人的累累白骨時,全世界發誓:NEVER AGAIN──絕不再犯,然而今天面對中共給出的這道簡單移植數學題,很多人卻假裝他們算不明白中國器官的來源比例,搞不懂移植匹配率,聽任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再現。

當有人開始屠殺販賣同類的器官時,他已經徹底淪爲魔鬼了,而那些在旁邊裝傻的人,也就是狼狽爲奸了。

 
分享:
 
人氣:32,86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