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拒绝相信?(图)
 
周晓辉
 
2010-6-9
 
【人民报消息】最近,与大陆来的一位在大学工作的朋友聊天,谈到了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她十分错愕,表示难以相信我的话,难以相信这样的罪恶发生在当今的这个世界;她甚至表示,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她的反应,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即便在给我的亲人讲述这样的罪行时,他们也是不愿相信的,反而提出要我拿出确凿的证据。

确凿的证据?不妨看看加拿大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外交部亚太司长大卫-乔高通过独立调查写就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书中提供给了人们一些明晰的证据。这本书是二人在采访了多家大陆医院、病人、出国的法轮功学员等基础上独立完成的,提供了详实的数据和案例。诚如麦塔斯所言:“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摘法轮功民众器官,确实是真实的。”




图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新书发布会上为读者签名。

然而,即便有如此明晰的证据,还是有不少中国人拒绝相信。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另有些半信半疑的人亦质疑道:如果有如此残忍的事情存在,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政府没有进行公开的谴责?

不妨先将历史的镜头投向1945年4月的德国魏玛。在这座以巴赫的音乐、歌德的小说、席勒的诗篇以及包豪斯的建筑而闻名世界的城市中,却有着一座纳粹兴建的臭名昭著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从1937年到1945年间总共约有5.6万人在这里被杀害或被迫害致死。当美军士兵解放集中营时,被看到的恐怖景象完全惊呆了:还没来得及焚烧的尸体到处堆积,两万多名囚犯奄奄一息。

当这些惨状被披露出来之后,魏玛的市民根本不相信。在他们看来,看守集中营的纳粹党卫军军官穿着讲究,文质彬彬,爱好艺术,去魏玛的剧院观看演出经常被贝多芬的音乐感动得流泪。他们不相信这些人能够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暴行。有一个妇女甚至指责说,这是美军故意制造出来丑化德国人的假照片。一些人还反问道:“如果有这样可怕的事情,为什么就在附近生活的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呢?”美军士兵不得不强迫魏玛市民分批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参观,让他们亲眼目睹难以名状的惨况。一些人还被召集起来,挖掘坟坑埋葬死难者的尸体。魏玛的德国人彻底震惊了。

同魏玛的德国人一样,住在其他集中营附近的居民乃至整个德国,都有许多德国人拒绝相信会存在这样的暴行,大部份德国人都用“不可想像”这个词语来表达他们的惊讶。曾经看过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德国女子在走过被党卫军杀死的800多具囚犯的尸体时震惊的表情。

或许暴行的确让当年的德国人“不可想像”,但希特勒反犹的政策以及所为并不是遮遮掩掩的啊,一些士兵和狱卒在茶余饭后往往会透露关于集中营实情的只言片语。只是有一种东西已经将他们学会了拒绝真话,而那些德国人的质疑正揭示出纳粹政权的洗脑是如何的成功。这亦如五十多年后中国人对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质疑一样,认为同样是“不可想像”的,它反映了人们已失去了基本的道德判断标准,在精神上是怎样的萎缩,而这亦是中共几十年来成功洗脑的结果。

正如一位德国学者指出的,“不可想像”这个词语背后是自我保护、自我欺骗的心态。一开始是希特勒一个人说谎,而后是所有人都与希特勒一起说谎。“希特勒的格言是一个人必须撒大谎,因为没有人相信小谎言。希特勒毫不犹豫地实践这个格言。他也毫不犹豫地履行另一种格言,即反覆发生的暴行只会窒息而不会唤起对暴行的反抗。起初人们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因为他们不愿相信。后来,当他们不得不相信时,他们已经变得对恐怖的罪行习以为常,而把它们当作不可避免的事情加以接受。”

这何尝不是当今中国人的心态?自中共成立后,其发展的历史就是由血腥和一系列的谎言构筑的,通过血腥、暴行,它让中国人变得对恐怖的罪行习以为常,甚至尽量避免去触碰,去相信,并形成了一套拒绝真话和接受假话的心理机制,从而活在自以为幸福的空间中。然而,丧失了良知和基本道德判断标准的人真的可以活得心安理得吗?

至于为何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对这样的罪行没有进行公开的谴责,我们同样可以从历史中找到先例。二战后期,一些犹太人从德国集中营里逃离出来,并将集中营的暴行等情报转给了英美政府。出于战略考虑,掌握了详细情报的英美并没有公开指责,而是选择了沉默。同理,今天的很多西方政府并非不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善,并非不知道中共的罪行,但很多出于政治、经济利益上的考虑而再次选择了沉默,这又有何奇怪的呢?

然而,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许多正义人士,在向这对罪行保持沉默的世界挑战,比如麦塔斯和乔高。他们的目的正是呼吁更多的人们关注这前所未有的罪恶,并制止罪恶继续发生。而因为他们的呼吁,世界各地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以色列通过一项法律,禁止器官的出售和代理,并停止向医疗保险系统提供,其国民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资金;台湾禁止代理器官移植的中国医生访问台湾;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主要器官移植医院,已禁止培训中国医师;比利时参议员和加拿大国会议员,都向本国议会提出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域外立法等。

而拒绝相信罪恶的你是否也愿意加入这制止罪恶的行列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