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塔斯獲傑出律師獎:我哪比的上高智晟(多圖)
 
2008-1-25
 

大衛-麥塔斯與大衛-喬高合作發表了「血腥的活摘器官」 獨立調查報告。

【人民報消息】加拿大最優秀的人權律師之一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1月25日獲得了加拿大馬尼托巴省律師協會頒發的2008年傑出服務獎(Distinguished Service Award)。他在律師界屢獲殊榮,去年曾獲得加拿大律師協會頒發的年度人權獎。麥塔斯是因為與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合作的關於中國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而漸漸走入中國人視野的。

大紀元記者何小濤1月25日採訪報導,「這個獎一年只選一個人,對我本人很有意義,因為我叔叔也獲過這個獎,只不過是在他去世之後,」麥塔斯說。馬省律師協會的執行總監Stacy Nagle在採訪中表示,此獎基於麥塔斯律師在人權方面的貢獻。


加拿大最優秀的人權律師之一大衛·麥塔斯。

「我哪裏比的上高智晟」

2007年,在美國律師界的「勇敢提倡者獎」(Courageous Advocacy Award)的頒獎儀式上,麥塔斯代表被稱為「中國的良心」的高智晟律師發言。麥塔斯認為這是莫大的榮幸。(高律師因受到阻撓未能出國領獎。)

同樣是為弱勢群體的權力而奮斗,麥塔斯認為雖然都不容易,但是比高律師的處境強的多,高律師面對的是直接的人身攻擊,甚至是失蹤,為了別人的利益他可以舍己為人。

麥塔斯對高智晟由衷的欽佩。他認為,除了不顧個人的安危,高律師在中國那樣的社會制度下仍然堅持「奮斗在最前線」,他的努力、成就和承擔的風險令人讚嘆。兩人的共同之處就是對法律的信念堅定不移。

那麼,在西方自由的社會裡,麥塔斯律師又會碰到什麼樣的麻煩呢?2006年7月他和大衛·喬高合作的「血腥的活摘器官」(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獨立調查報告發表後,麥塔斯受到了中共的騷擾。「倒不是人身的傷害,只不過是無論我去哪裏演講,中共都會設法取消活動、給主辦方施壓、派人去打攻擊性質的橫幅或者亂提問題攪場之類的。比起高律師面對的危險,這些根本不算什麼。」

麥塔斯也不在乎名譽被詆毀,反之很願意洗耳恭聽有人能指出報告的疏漏之處。中共的污蔑之詞無所不用其極,結果適得其反,他相信這些詆毀只是唯中共馬首是瞻而不在乎事實真相的人才會理會。「實際上,這樣的詆毀等於是恭維。」他這樣說。

這份調查報告在國際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在中國的廣泛傳播直接推動了三退(退黨、團、隊)大潮,三退像輻射波一樣以每日三、四萬的人數增長,日前已達三千一百萬。


麥塔斯在研討會上發言。


身體力行,眾志成城

僅去年,麥塔斯就旅行了四十多個國家,與不同的人交談、參加研討會和人權聖火的傳遞等。他認為,制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沒有哪種方法最好,只有所有的人都通過各種方式去努力,眾志成城,這就是最有效的辦法。

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和牛津大學兩所世界頂尖學府,擁有自己的律師樓,這樣的資歷足以成為無數莘莘學子的偶像。對此,麥塔斯淡然的說:「良好的教育可以讓人獲得技能,但總有畢業的那一天,一生的目標還是要自己決定和追求。」

未成家的麥塔斯律師全部的生活都是圍著人權轉。他認為,人人都應該關心人權被侵犯的事,因為它是一種傳染病,忽視只會使病毒傳播的更快更容易。中共是最大的病毒攜帶者,通過經濟和政治的方式出口病毒,蘇丹、緬甸、北朝鮮就被感染上了。他把人權侵犯者比作一隻饑餓的野獸,被它吃掉的人不是因為做了什麼罪有應得的事,是它要維持能量供應,法輪功、西藏人等都被想像成敵人,它一直吃下去,不會自動終止的。


麥塔斯作為嘉賓之一觀看了渥太華1月13日晚由神韻藝術團主演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2008年的許願

聽到記者問這個問題,不茍言笑的麥塔斯先生說:「我有兩個最大的願望:希望全世界所有人權犯罪都終止;希望所有人權犯罪的受害者都能起死回生。」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