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為何指定要被“腦殘”主持人採訪(多圖)
 
李子木
 
2010-5-29
 

被網友斥為「腦殘」的陳魯豫正在採訪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和財長蓋特納。

【人民報消息】環球網說,陳魯豫打造出的殃視訪談節目《魯豫有約》,近幾年被不少觀眾質疑訪談水平下降,包括節目準備不充分、問題膚淺而重覆、臨場反應欠敏銳、人文關懷不足等等,並且把她頻頻出現的「腦殘」語錄、「雷人瞬間」,收集盤點後來了個全曝光。

歷次外國政要來華訪問前,各大媒體均需到大使館遞交材料申請採訪,這一次《魯豫有約》對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和財長蓋特納的唯一專訪權,是美國方面「主動送上門」來的。

5月28日,環球網披露道,17日,節目組接到美國駐華大使館通知,表示希拉里和蓋特納此次訪華,希望能接受這樣一個媒體的訪問:沒有冰冷的政治,沒有枯燥的理論,有的是活生生的故事,從而可以讓更多的普通民眾了解美國,了解中美關係。

報導說,美國新聞官和駐華大使館對眾多電視節目的收視數據、觀眾覆蓋、採訪嘉賓、主持人水平等進行綜合考量後,將《魯豫有約》確定為了首選目標。

訪談播出後,愛國網友們極其痛心,認為魯豫被希拉里治住了。28日新華網轉載了環球網的新聞評論《魯豫訪希拉里遭批 腦殘不改》,稱網友對節目效果紛紛表示失望,稱魯豫沒能很好的掌握節目氣氛和流程,被希拉里反客為主。新聞裏還拿出希拉里反問魯豫的三張現場圖片作為「罪證」。文章最後忍無可忍拋出「陳魯豫昔日『腦殘』語錄」。

陳魯豫被希拉里牽著鼻子走

陳魯豫的三大罪狀是希拉里反問的三個問題:

希拉里問題一: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電視工作的?
希拉里問題二:你做這個節目多久了?
希拉里問題三:你會因這個節目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嗎?


希拉里: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電視工作的?
有網友發帖點評稱:「誰想聽一個政治人物不斷的談論髮型和回憶年輕時光,而且這些問題顯然非常無聊,沒有爆點!(如果問題是談論當年的克林頓外遇,那得另當別論)這就像一個舞蹈演員上臺了,你卻要他唱歌是一樣的。」「魯豫依然堅持她在節目裡的冷場特色,不過這次太冷,冷得希拉里開始反客為主,開始問問題,一問就是三個!而且問題還非常連貫,那場面簡直太好笑了,似乎希拉里變成了主持人,陳魯豫在接受採訪,沒想到陳魯豫竟然被『希拉里有約』唉……杯具!」

這正是美國兩屆總統克林頓的夫人、美國現任國務卿希拉里高明的地方,希拉里之所以選擇接受一個「沒有冰冷的政治,沒有枯燥的理論,有的是活生生的故事」的媒體受訪,正說明一來這兒不是談政治的場合和時間,二來中美雙方的政治歧見嚴重。三是既然必須要接受採訪,那麼就只談天說地。

參觀中國館 希拉里只讚清明上河圖

陳魯豫問:你昨天(22日)在上海,聽說上海昨天下雨了。

希拉里:是的,但是我希望這會是一種好運吧。我參觀了上海世博會,規模真令人驚嘆,讓人眼花繚亂。真是這樣。

大家不會忘記,上海世博會裡的美國館是中共拿民脂民膏替人家蓋起來的,美國剛開始說什麼也不來,因為美國納稅人沒給這筆預算。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國,美國不參加,中共沒臉,為了面子,中共拿中國納稅人的錢,給人家蓋了一個美國館。

美國國務卿說上海世博會「規模真令人驚嘆」「讓人眼花繚亂」,是挖苦中共獨裁和揮霍老百姓的錢呢,可別自作多情。


希拉里不能不懷疑:你做這個節目多久了?
希拉里接著問:你去過世博會嗎?

陳魯豫腦殘的回答:我去參觀過中國館,的確很漂亮。

人家問你,去沒去過世博會,你抄近道兒告訴人家我只參觀中國館,而且很讚美,可問話的是美國國務卿。那人家會想,中共為什麼要花4000億搞世博會呢,你們只搞一個中國館不就結了!希拉里此時會不會已經明白中共替美國建館,是把美國館當成聾子的耳朵,並慶幸美國沒有花冤大頭的錢;或者從一開始就知道中共的企圖。

希拉里沒有追問,她馬上說:中國館的確很漂亮,尤其是那副清明上河圖的卷軸,的確讓人驚嘆。

希拉里這話是,我去了你們國家的館,而且感受最深的,認為整個中國館最值得一看的,還是中華民族五千年的輝煌古文明。這句話點到實處:中共折騰半天,說死了,中國的「輝煌」也跟黨搭不上一絲連連。

希拉里訪談中反客為主

網友批評說,魯豫依然堅持她在節目裡的冷場特色,不過這次太冷,冷得希拉里開始反客為主。其實陳魯豫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上面早已經擬定好了,讓她又說的熱鬧,又能按黨的尺度辦,確實不是件容易事,再加上她本身的腦筋轉的再慢一點兒。

希拉里不習慣冷場,自然會懷疑對方是新手,問: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電視工作的?已經做了很久了吧?

陳魯豫:的確做了很久,十六七年前就開始了。

希拉里:你做這個節目多久了?

陳魯豫:也做了七八年了。


希拉里:你會因這個節目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嗎?
希拉里接著問:你會因為這個節目而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嗎?還是基本上都在香港錄製?

陳魯豫:我現在都是在北京錄製節目,我也會去一些其它地方,但是與你相比就差遠了。

一個主持人坐在房子裏不動的採訪節目,質量會怎樣呢?

希拉里沒用明槍,但放了一支暗箭,她話中有話的說:既然我是國務卿,這就成了我工作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這的確有點讓人不可理解。因為從現在看來,我完全可以足不出戶就和許多人溝通,但是我認為與其他人面對面的交流更為重要。

「腦殘」在殃視才工作穩定

陳魯豫經常說出「腦殘」的話來,有一次,採訪一位年歲很大的老大爺,節目快結束時,她說出一句吉祥話:「祝您活到120歲!」老大爺非常非常高興的說:「謝謝,謝謝啊!」陳魯豫馬上來了一句讓所有在場人昏倒的話:「我開玩笑的!」

這樣說話不知高低深淺的「腦殘」怎麼能做節目主持人呢,而且還是採訪專題節目的主持人?這是網友們一廂情願的想法,在黨的眼裏,這種人是不會捅出大漏子的,要是訪談水平、看問題程度都高到北京的中學歷史教師袁騰飛那樣,殃視臺長不知已經換過幾個了。

美國提出要陳魯豫這種「腦殘」主持人採訪的原因


白岩松李瑞英排在殃視今年年歷一月份,
可不是好事!
其實,在中共非法統治下,只有「腦殘」才會在殃視混的下去、混的好。

「腦殘」不只是陳魯豫這種缺識少學的,還有另一種是陳虻、羅京、白岩松那樣業務能力強的。他們業務能力越強越「腦殘」,因為他們在自覺不自覺的成為中共的幫兇,而最終成為被害者。

白岩松曾經歷過非常糟糕的失眠,長達一年,他體重從80公斤降至55公斤。他說:「你想想,我和我夫人是用筆來溝通,你就知道到了什麼地步。」那是抑鬱症,天天在想的就是自殺。2005年白岩松在一次直播中情緒失控嚎啕大哭。最後,他終於不抑鬱了,連一片安眠藥都不需要吃了,原來他終於「想通了」,要走陳虻、羅京那樣的路。

現在的白岩松成為殃視灼手可熱的當家小生,不但自己按照中共的指示製造謊言,而且怎了得,竟發展到還教全國集中到北京輪訓的黨官們製造謊言的技巧,和對付老百姓的最佳策略。所以,黨認為他有資格和江姘李瑞英同上2010年年歷的第一張!

美國新聞官和駐華大使館對眾多電視節目的收視數據、觀眾覆蓋、採訪嘉賓、主持人水平等進行綜合考量後,主動提出國務卿訪華要被陳魯豫這種「腦殘」主持人採訪,而不是白岩松那種「腦殘」採訪,原因大概就在這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