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逼近犀利哥!──政府出手了(圖)
 
夏小強
 
2010-3-6
 
【人民報消息】

「犀利哥」現身走紅網絡

近日天涯論壇上一個乞丐網帖突然在網絡上走紅,帖內敘述的是一個被網友譽為「究極華麗第一極品路人帥哥」的乞丐。因為他放蕩不羈、不倫不類的感覺以及那原始版的「混搭」潮流,給人們眼前一亮,被網友開始追捧。

網友們把他叫做「犀利哥」,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自己也不知道。網絡時代,任何一個人都可能在一夜之間走紅成為大眾娛樂的對象。

網友們說:「那憂鬱的眼神,唏噓的胡碴子,還有那雜亂的頭髮,都深深地迷住了我。」

「劉天王的鼻子和嘴,水島宏的眼睛和臉型,韓寒的不羈,梁朝偉的瀟灑,還有那蓬松的頭髮,不屑的眼神……」

網友對他衣服穿著的評價:「歐美粗線條搭配中有著日泛兒的細膩,絕對日本混搭風格,絕對不輸藤原浩之流。髮型是日本最流行的牛郎髮型。外著中古店淘來的二手衣服搭配LV最新款的紙袋。絕對諳熟混搭之道,從視覺色彩搭配上講,腰帶絕對是畫龍點睛之筆。然而這根腰帶絕非那些上班族小白領所得承受得起的,全球限量發行的GUCCIxclot混色系腰帶,只有那些敢於為潮流獻身的人才能懂得。這個乞丐太有範了」。

「犀利哥」的流浪生活

有人說,犀利哥曾出沒於寧波市東門口、新華書店一帶。犀利哥自己也不知道他從哪裏來,他要往哪裏去,他每天就這樣遊蕩著。因為他基本不說話,在別人的眼裡,他是一個乞丐,精神也有點問題。

犀利哥沒有住處,他甚至連現代城市房族的小小「蝸居」也沒有,天是幕,地是床,他在困倦的時候,隨地而臥。

和他接觸過的網友稱,不止一次看到他在垃圾桶裡找食物,他翻垃圾桶時雙眉微皺,憂鬱又淡定,視路人如無物。

犀利哥喜歡抽煙,一網友一次見到他時,他正在撿煙頭,網友問他:「餓嗎?」犀利哥點點頭,網友給他10塊錢讓他買東西吃,他立刻到附近小鋪買了包煙。網友問你肚子餓為什麼不買吃的,犀利哥拍拍肚子,指指垃圾桶。人們丟棄的食物,是他的主食。

犀利哥不知道自己已經是網絡紅人,他也不在乎,人們對他的譏笑同情,嬉笑怒罵,他不在乎。沒有人知道他心裡想什麼,沒有人知道他的快樂憂傷,他就這樣在他的世界中行走著。

犀利哥就這樣抽著香煙,略帶憂鬱的眼睛注視前方,無憂無懼的向前走著。

危險逼近「犀利哥」

「犀利哥」在短短一個星期內紅透網絡,同時也被包括報紙、電視、網絡等各大媒體大肆報導。

在臺灣中天綜藝的一檔節目裡,臺灣模仿秀明星「九孔」更是以「犀利哥」的造型出鏡,讓網民大吃一驚。

「犀利哥」現在已經沖出中國,衝向亞洲,在日本最大的BBS「2Ch」上,日本網友認為「犀利哥」酷似日本當紅男星水島宏,兩人照片對比更是驚人相似,引來一片驚呼!

「犀利哥」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眾多的網友和新聞媒體都在寧波街頭追拍「犀利哥」,不少網友除了好奇之外,紛紛給與「犀利哥」幫助,給他買食物和香煙,也有給錢的。即使這樣,也使敏感脆弱的「犀利哥」感到驚恐不安。

網上有近20分鐘的關於「犀利哥」的視頻報導。「犀利哥」哭泣著對兩年來一直關注他並和他保持交流的寧波知名愛心網友「老饞貓」說:我好害怕!我的腳都在發抖!

但這些都不可怕,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寧波市救助站的一幫人終於找到了「犀利哥」,要把他帶到救助站。

「犀利哥」很害怕,整個人都在哆嗦,不說話。網友「老饞貓」通過耐心交談,才使「犀利哥」開口說話了,他的話語裡帶著顫音,明顯表示自己很害怕,希望有人能保護他。當救助站工作人員問他是否願意前往救助站時,「犀利哥」低著頭用顫抖著的聲音說「不想去」。而在進一步勸說時,「犀利哥」情緒有些激動,大哭了起來,並仰天發出了一聲怒吼。

寧波市救助站的人不死心,找來了「犀利哥」比較熟悉的一位拾荒大媽對「犀利哥」說:你不要怕,是政府、共產黨來幫助你來了……。「犀利哥」聽到這話,雙眼中的無助與驚恐有增無減。

網友「老饞貓」對救助站的人說:「犀利哥」在寧波已經這樣生活了六、七年了,沒有對任何人造成傷害,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希望你們不要這樣迅速的改變他的生活環境,他很難適應。」

救助站負責人先說出了流浪乞討影響城市形象之類的話,當網友「老饞貓」說「犀利哥」不乞討是撿食物吃後,這位負責人用威脅的語氣說出了幾句可怕的話:「如果是監護人,可以決定人留在哪裏,如果只是一個朋友是沒用的。如果溝通後,發現「犀利哥」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我們有很好的醫生和條件,會把他送到醫院進行治療……」

2003年3月20日晚,在廣州工作的湖北籍28歲青年孫志剛,因為沒有攜帶身份證作為「三無人員」被關押在廣州市收容所,後被活活打死,此事件導致政府取消收容審查制度,改其名稱為「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場所改稱為「救助站」。救助站的前身就是臭名昭著的收容所。

中國的精神病院更據「中國特色」,大量的維權人士、上訪人員、信仰者以及政府不喜歡的人士被當作精神病患者被綁架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療」,被強迫注射各種精神藥物,讓人變成真正的精神病。

「犀利哥」在網絡的走紅讓政府感到難堪和無法忍受,「和諧社會」怎麼能出現這樣的「明星乞丐」和流浪漢?所以,政府出手了,救助站來了。

6、7年來,雖然「犀利哥」過著流浪的生活,可能生活中最大的危險最多是漫長寒冬的夜晚,他畢竟走過了一年又一年,但現在他真正的危險來了,那就是他將在精神病院裡徹底的變成一個癡呆。

現在「犀利哥」還可以用令人動容的哭泣和仰天長吼來表達心中的恐懼和憤怒,可以預見的是,當「犀利哥」被政府救助之後,他絕對沒有這樣的表達機會了。把好事變成壞事,把喪事當成喜事辦是這個政府的拿手好戲,所以,「犀利哥」在政府救助站「幸福」生活的報導將會在央視和各地方臺播出,但是,「犀利哥」內心的痛苦和絕望沒有多少人知道,只有那些無數被政府關押在精神病院或是其它場所的訪民、維權人士、信仰者們知道,還有,九泉之下的孫志剛們知道。

黨和政府並不是要和一個小小的流浪漢「犀利哥」過不去,所有只要是被認為影響了它所謂統治穩定和形象的人,上到國家主席、億萬富翁,下到普通百姓、流浪漢,這個黨和政府都會施以「專政鐵拳」嚴厲打擊,決不留情,而致人於死地的。

最新報導

3月5日,媒體爆出了最新消息,果不其然,在救助站安排的精神病院裡,「犀利哥」的身份被確認了。報導中說:「犀利哥」的名字叫程國榮,一對來自江西上饒的母子在觀看了「犀利哥」的視頻後,趕到寧波,他們自稱是「犀利哥」的母親和弟弟。

事情結局怎樣,人們都在視目以待,但政府介入此事件後,所有的相關新聞報導也都已經被掌控在政府輿論宣傳的「軌道」之中,「犀利哥」能否真正的擺脫危險,以及有關「犀利哥」的一切真相,可能都將被掩蓋。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