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兩會”
 
廖祖笙
 
2010-3-4
 
【人民報消息】所謂“兩會”,就是兩套花瓶班子“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在“偉大的首都”再次召開。就是紅男綠女戴著“代表”的面具,四面八方雲聚京城,為極權統治裝點“ 民主”的門面哼哼哈哈捧場而來,再例行舉辦了化妝舞會。

所謂“兩會”,就是“盛會”期間,戴了“代表”面具的那些紅男綠女,在化妝舞會上個個裝作承載了人民重托的樣子,拿出“國家主人”的氣派,跳“代表人民”的街舞,哼“暢所欲言”的圓舞曲,說些閒言碎語,打打哈哈。

所謂“兩會”,就是風聲鶴唳,就是劍拔弩張,就是把民眾當洪水猛獸當勁敵,就是將戴著“代表”面具的那些專制傀儡,與訪民們徹底隔離開來,將與會代表置於幾十萬安保力量的“保護”之下,直到本次化妝舞會曲終人散。

所謂“兩會”,就是專制傀儡不約而同準備了不痛不癢的所謂提案,提出議案時,極力迎合黨老大口味,把議題的味道調得不鹹不淡,瞻前顧後,避重就輕,在統治集團面前裝作在修修補補的樣子,柔聲地七嘴八舌,嘰嘰喳喳。

所謂“兩會”,就是專制傀儡在病入膏肓的病患面前,只字不提絕症所在,他們沒有帶來聽診器,沒有帶來藥到病除的猛藥,只帶來了奴顏婢色和花籃。他們對絕症病人說:“你真健康,就是指甲長了些,修剪了就十分完美!”

所謂“兩會”,就是參加化妝舞會的紅男綠女似乎個個健忘,已然一概不再記得了“ 村民”的斑斑血淚,完全不提“村霸”的殺人、整人和搶人,甚至完全不提“村霸” 經常打赤膊在“村內”晃蕩,他們說“村霸”是一名紳士。

所謂“兩會”,就是你們來給我捧場,我投桃報李用納稅人的錢讓你們吃好、住好、玩好、拿好。有報導稱,這次“兩會”給5224名與會者發手提電腦,3447萬元的公共資產就此化為私有。“兩會”也談反腐,卻在搞集體腐敗。

所謂“兩會”,就是開和沒開一個樣,說和不說一個樣。“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 ”開完,與會代表作鳥獸散,而暴政執行者們仍然是故態復萌。百姓還是普遍年復一年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買不起房、申不了冤、就業不易。

所謂“兩會”,就是與會代表們將對中南海的睡客們多年來的嚴重瀆職屁都不敢放一個。他們在會議期間一團和氣,沒有為國家前程和人民福祉直言極諫、據理力爭的執著和膽氣,更沒有挺身而出、群起彈劾瀆職者的俯仰無愧。

所謂“兩會”,就是把國家意志和人民意志踩在腳下的劫持者,對民主嚮往再敷衍搪塞,就是黨天下裝作還能傾聽的樣子,就是專制王朝裏例行公事的鬧著玩。昨天的夜色和今天的夜色同樣濃黑,獨裁者治下哪會有什麼新鮮事?

(大紀元)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