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喻高手 蘇聯人民 vs 中國網民(圖)
 
九天劍
 
2010-3-26
 



兩會期間北京街頭戒備森嚴。

【人民報消息】先讓我們在中共兩會召開的乏味時刻,娛樂一下心情。

蘇聯笑話

一個莫斯科市民的鸚鵡丟了。這是只會罵人的鸚鵡,要是落到克格勃(KGB)的手裡可糟了。這人便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聲明:「本人遺失鸚鵡一隻,另外,本人不同意它的政治觀點。」

一老者在人行道閑溜,不慎落入道旁河中,慌得高喊救命!兩警察路過,視若不見,仍邊走邊談笑如舊。老者情急生智,高呼 「打倒勃列日涅夫!」兩警察大驚,急速跳入河中,將老者拖上岸來銬之。

史達林、赫魯雪夫和勃列日涅夫坐火車出門。開著開著,火車突然停了。史達林把頭伸出窗外怒吼:「槍斃火車司機!」可車還是沒動。赫魯雪夫說:「給火車司機恢復名譽!」車仍然沒動。勃列日涅夫說:「同志們,不如拉上窗簾,坐在座位上自己搖動身體,做出列車還在前進的樣子。」

相信有幽默感的國人,會很自然的聯想到中國那個無所不在的幽靈黨——其蘇共老大哥在向其頻頻招手——弟弟與哥哥何其相似乃爾!

本來嘛,一個媽產下的。哥哥活了六十九歲,按中國老話,沒熬到古稀。俄羅斯人民都說,萬幸啊!不然,我們現在還在克格勃眼皮地下喊「烏拉」呢!

克格勃的一間牢房裡關了三個人,彼此間談起坐牢的原因。第一個人說:「我因為反對黨委書記彼得羅夫。」第二個人說:「我因為支持彼得羅夫。」第三個人說:「我就是彼得羅夫。」

網路上的民意

雖然兄弟同道不同族,弟弟的統治術和哥哥何其相似乃爾!

弟弟剛過六十,老話叫耳順之年,也叫花甲。熬過六十年,謔,可不得了了,看看那被幾十萬軍警特圍得蚊子都飛不進去的所謂大慶,像不像壽終正寢之前的迴光返照?哪有什麼喜慶?怕人民怕的神經錯亂,還總大言不慚的侈談代表人民!哪個人民讓你代表了?!

把孔老夫子的話說白了,耳順就是:六十歲時能正確對待各種言論,不覺得不順。而中共血腥糟踐國人六十年,沒有一刻正確對待過人民的言論,反而,八千萬被殺的同胞中,有多少因言獲罪的民族精英!前幾天紀念的四十多年前被害的反血統論青年遇羅克只是滄海之一滴淚珠。

這不,花瓶政協代表、北京陶然居老板嚴琦提議「關閉所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囈語剛出,差點讓「被代表」線民吐口水淹死,更有大批勇者,一波波持續攻擊陶然居官方網站,數次將其黑掉。其網站主頁一度變成駭客「煙蒂哥」的地盤。後者不僅黑了陶然居主頁,還留下自己的簽名檔:「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這就是民意!嚴琦、花瓶兩會、中共三呆婊妄想代表的民意!

《中國美容時尚報》(China Beauty Fashion)總編張曉梅提議,立法規定丈夫為妻子所做的家務活支付薪酬。

網友也同樣幽了她一默:很有啟發的提案啊。第一,能給國家製造更多的GDP,婦女納稅的基數會增加;第二,提高了家庭傭工的社會地位;第三,建議已婚婦女對丈夫的其他服務也應該用金錢計算,順便提高妓女的社會地位。如此算下來,中國GDP可望在一年之內增長百分之一千。

Lbqinfu說:那委員神經病,這種事只有心裡有病的人才想得出來。照這麼算,以後小孩上學和用錢都記帳,以後長大了要討回來。老公幫她做的事也要收費。

醒目仔:尊重婦女很應該,但想不通怎麼會有這樣的SB當選政協,這不是明擺著選舉制度有問題嗎?

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代表建議,有些線民因為匿名發言而說話不負責任,應該即時推動網路實名制,更好地實現網路監督。楊瀾則提議,讓農民工的孩子也能參觀國家大劇院。還有一名代表提議立法禁止銷售狗肉和貓肉。

看看眾多「不負責任」的網友咋說的:廖昌永,你唱你的歌得了,唱歌用實名制沒問題。楊瀾,農村娃娃參觀了國家劇院就有錢上學了嗎?就有飯吃了嗎?張曉梅應該進精神病院。

更有網友揶揄政協委員和他們的提案:

anno1911:一群火星人代表地球人在開會。

毛毛啊毛毛:這幫比玩意兒,還能提點有思想的不,怎麼不想著多做點有利於國家、有利於國民的事,在這個國家我真的感到很悲哀,我怎麼就和這幫玩意兒生在一個國家呢。

您說,每年都讓全世界看哈哈的「盛會」,和一群撐破肚皮、燒壞腦子、越來越雷人的代表,不取消等什麼?何況還年年燒掉人民億萬血汗錢。

暴政帶來諷喻文化

不過代表們都發現了,除了年年要照例舉手,「盛會」還是個盛睡的好地方。

借哥諷弟:在蘇共二十三次代表大會上,勃列日涅夫作報告,他問:「我們這裏有沒有敵人?」一個人回答:「有一個,他坐在第四排第十八號位子上。」勃問:「為什麼他是敵人?」回答:「列寧說過敵人是不會打瞌睡的,我發現全場只有他一個人沒有打瞌睡!」

暴政帶來諷喻文化,集權造就幽默大師。蘇聯解體前夕諷刺幽默滿天飛,現在輪到它兄弟了。

看看線民荊楚的「兩會」素描:

一群傻屄開會,京城百姓受累。

上班回避車隊,夜覽衣冠獸類。

巡撫咆哮弱女,老總嫌房不貴。

財產申報很難,人民信訪有罪。

提案雷人至死,老婆也要付費。

宴罷珍饈佳釀,舞林美女排隊。

自創養生妙法,居然廟堂沉睡。

須知小小黃瓜,也是老子納稅。

遍地群魔亂舞,誰憐黎民血淚。

十幾億中國P民看中共,和前蘇聯人民不相上下。

三月北京的「兩會災害」

北京的雞地屁,每年兩會占了好大一塊。一則大吃大花,幾千代表占領國務院一、二招待所,京西賓館、京豐賓館……十幾天山珍海味、好煙好酒、反季水果;今年誰的餿主意,還每人一臺筆記本,這一項就兩三千萬。

二則安保升級,公安、武警全員上崗,保兩會口號喊得震天價響,挎著盒子炮、拎著警犬的大兵、條子、二狗(北京人稱不穿官衣兒的協警)外加線人,年年鬧得雞飛鼠跳,把兩千萬京民、尤其外地來京人員都視為假想敵。

三則交通繁榮:首都機場、西郊機場、南苑機場專機頻繁起降,一到三月,北京一半居民就要被享受半個多月的空中刺耳樂曲和千萬噸航空汽油燃燒的洗禮。北京站、西站北站南站,也紅標語招招,軍警特滔滔,成為保衛上下車代表、防範各路旅客重點場所。

所有這些支撐,統統中央財政撥款。每年不花納稅人若干億,是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北京市民被告知:在家多看央視多學習,不要上天安門廣場湊熱鬧,小心被當作冤民抓走,還得麻煩領導去撈人。




網民挖苦指出,兩會期間最好少上街,上天安門廣場得當心被當作冤民抓走。

街上更是肅殺,凡代表車隊經過線路,軍警如林,路中是交警,路邊是武警和便衣。上百米寬的公路,至少提前半小時清空三分之二路面。趕著上班卻塞得死死的百姓車,一邊小心蝸行,一邊大罵共黨。閑極無聊的,還搖下車窗調侃一下交警:哥們兒,夠甩的啊!換來小警察一臉苦笑。

看官,你若想看共產國家以外看不到的這道風景(老百姓私底下叫「兩會災害」),就趕三月來北京,一早一晚上街觀賞。早來啊,說不定何時這風景就成為歷史。

再賞蘇聯笑話

跑題了跑題了,讓我們呼應開頭,幽默到最後。

一位公民打電話到基輔電臺問主持人:「共產主義到底是藝術還是科學?」主持人說:「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科學。」「為什麼?」「如果是科學的話,他們應該拿狗做試驗。」

一個英國人,一個法國人,一個蘇聯人在一起聊天。英國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冬天晚上回家,穿著羊毛褲坐在壁爐前面。」法國人:「你們英國人就是古板,最幸福的事情是和一位金髮女郎一起去地中海度假,然後好聚好散。」蘇聯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半夜有警察敲門,開門後說:『伊萬,你被捕了。』『你弄錯了,伊萬在隔壁。』」

地獄有個規矩,誰在人間害了人,被害人的血將淹沒此人。一次上帝去地獄視察,發現血只浸到貝利亞的腿。上帝很奇怪,問道:「你殺了這麼多人,怎麼血只及腿呢?」貝利亞答道:「因為我站在偉大領袖史達林的肩上!」

我真佩服偉大的俄羅斯人民。我真希望偉大的中國人民飛步趕上俄羅斯人民。

摘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