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2010年最知名的村長(圖)
 
李曉陽
 
2010-12-31
 



浙江樂清蒲岐鎮寨橋村村主任錢雲會被一輛重型工程車壓斷脖頸,身首異處悲慘而亡。27日下午,樂清市召開新聞發布會,將上訪村村長錢雲會死於離奇車禍定性為“交通肇事案件”。(網絡圖片)

【人民報消息】平安夜那天,恰好完成了本年度最後一項工作。朋友笑言:貴單位領導還真是趕時髦,讓大家回去過西方的節日。當然,這只是巧合。不過,畢竟是一年結束了,又趕在那麼時髦的日子,真的很希望能輕鬆的度過這個年度的最後幾天。

可是,真不知道中國語言裏最初為何會出現這個“可是”的名詞的。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想法,還是被打碎了。“只是一場交通事故”便把我從週末朋友聚會的歡娛中直接打回現實,並讓我知道了一個地名、一個人名:浙江省樂清市蒲岐鎮──錢雲會。

第一次看到那張布滿滄桑的臉,那張在車輪下仍努力揚起的臉,恰如網友評說的:仍然透著頑強與堅毅。

第一次知道,在我生活的這個國度裏,“曾經”有過這樣一個被“關押的囚犯”,被外面的一些人怕著、更被外面的鄉親們盼著能夠在出去後繼續選他當村長!而原因,竟然是因為他可以帶著大家為了自己的土地去上訪!

第一次看到四個月前,從那顆堅強的頭顱裏發出,又是求人代寫發到網上的那篇公開信,結尾是這句:“此文章如有任何污衊之嫌,由我錢雲會負責。”

第一次知道,在這個“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竟然會有這樣一起車禍,被旁觀者判定為:一位維護村民利益的村長,被官匪勾結人為製造車禍碾壓而死。

更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一些車禍,竟然真的能比當年的“周老虎事件”裡的華南虎照,更加的疑點重重!

看完這些,真的,真的覺得無話可說了。這一次,真的希望官媒的闢謠是真的。雖然,筆者一直堅信著“官媒沒有闢謠的謠傳決不相信”這樣一個信條。如果這只是一場單純的車禍,那樣,至少在這個年度的最後幾天裏,與我一樣知道這個“車禍”的人,都能“安心”的渡過。可是,可是現在,我們還能嗎?!

實在不忍心,卻又不得不把網友總結的此次“車禍”的幾大疑點再複製一次:

1,工程車逆行之謎。“發生事故路段原本是雙向四車道,為何變成了雙向二車道了?工程車為什麼不是正常行駛,而要逆行撞死死者?”

2,死者身體方向之謎。“就算是死者當時在橫穿馬路,工程車撞過去,死者倒下,也是倒成和路一個方向的。一個向前的力不可能造成側倒吧。就算被撞給壓後,也是整個身體給壓吧,不太可能只有頸部給壓住,其他都還好好的,還剛好和輪胎、馬路成90度?難不成是死者誠心找死,橫跪在馬路上等人撞?”

3,路口攝像頭失效之謎。“相信大家都知道在‘平安浙江’建設當中,有個‘天網’系統。也就是每個路口、村口,都有攝像頭,沒有裝的應該是少數。巧不巧,事故路段的村口原本有的‘天網’攝像頭,離奇失蹤失效了,人為還是巧合?”

4,工程車不剎車之謎。“現在政府說是交通事故,但路面上沒有一點剎車痕跡,大家看清楚輪胎,一點點剎車的痕跡都沒有!哪怕是一點點!”

5,肇事司機被帶走之謎。“新聞說肇事司機已被警方控制,壓死人後5分鐘,現場已經沒有司機了,村民說是立刻上車給特警帶走的。特警來得也太快了吧?是已經等在那裏準備了嗎?”

──這些疑點,太多人在分析。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專家們”是否能盡快給出一個“正確的解釋”。只是,這一次,真的不敢說是否希望知道真相。如若“謠言”是真的,該如何想像“村主任是被4個人抬起,扔在工程車前輪下壓死,而從肇事車輛上指揮並在出事後離開的肇事者,據稱是當地一名謝姓官員。”這樣恐怖的場景?

強占強拆——如若讓筆者挑選的話,這一名詞肯定是2010年度中國最熱點、註釋最多的詞條。反觀於國內網絡上找到的幾個案例:擁有倫敦地政局頒發的編號為 “NGL870156”地契的老哈裏事件、美國西雅圖艾迪絲•梅斯菲爾德小屋、日本成田國際機場“三裏冢運動”。國門外,肯定不是天堂;可國門內,難不成要成為“同類相殘的地獄”嗎?

還有幾天,2010年就過去了。只是,這個聖誕節的早上,有一個53歲的農民,一個和相信自己的村民兄弟一樣熱愛那片賴以生存的土地,更渴望能吃安穩飯、過安穩日子的農民,永遠的倒在了那片土地上,永遠也看不到新一年的來臨了。也許,這真的“只是一場普通的交通事故”;也許,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謠傳”。可從年初至年尾,自焚抗暴、跳樓抗暴、自制土炮抗暴,所有的這些“新聞”,所有這些“新聞”中流去的血、逝去的生命,又如何能讓我等“不明真相之群眾”再去抱哪怕百萬分之一的希望,去相信“謠言之虛假”?

什麼時候,我們的農民能不再為自己的土地去抗爭?什麼時候,我們的工人不會為自己的工資去抗爭?什麼時候,我們的學生不再因虛假的知識去浪費青春?什麼時候,我們的網民不再因“和諧詞”去改動自己的文章?什麼時候,我們晚7點鐘坐在家裏不必再把電視關掉?

人類最強大的特徵之一,便是在任何困境時仍能堅守希望。回首2010年的這片土地,滿眼血淚。不過好在,好在我們還能擁有明天。也許,真的會有那一天,我們能生活在沒有政治強權、沒有各類血腥壓制、沒有各類言論禁聲、沒有人身威脅的環境裏。或者,換個說法,當“法制的文明”替代那個“代表著我們的黨”的時候,這一幕幕的悲劇可以不再上演。

別了,2010,我們不會忘記留在這裏血與淚;別了,2010,總會有一天,當歷史的車輪壓過那個“偉光正”的頭顱時,陽光下將不再有這樣的罪惡!

 
分享:
 
文章二維碼: